网易彩票中心|网易彩票手机版

飛鹿言情小說網

秘書是老婆大人 004 寧公子

  “誒,我說,你那東西還有本事嗎?”

  “你說什么?笑話。怎么,娘子還沒過夠癮?”

  “王八蛋。男的你也上,如今你拿什么賠給我。”

  “賠?哈,這可好辦。哥哥這就賠給你。”

  “我說……我說的是……啊!別。你別……”

  滄海桑田,無休無止,最是意馳神往,輕易碰之不得。

  沐青空再次昏睡過去。明璽神清氣爽,心滿意足,給青空腰上,還有后頭那處都上了藥,才打開那只盒子。

  “原來是柄玉如意,我當是什么寶貝呢?”不過明璽不屑之際,細看之下,只見那玉如意上,透出縷縷青絲,若是放在陽光底下,又將幻成血紅,讓人看得入了迷,像是被什么神力指引著陷入一片無以言喻的境地。

  “怎會如此?這到底是何物?”明璽還在思索,卻不想星林這時候急匆匆敲了房門。

  “誰?”

  “王爺。星林有事稟告。”

  “說。”

  “想是早先那位獨眼魔剎在王爺這兒吃了空落,或是已有所懷疑,如今魔羅大君親自上門,似是要來向王爺討說法的。”

  “來了多少人?”

  “就魔羅大君和獨眼魔剎,還有他們的一個下屬。”

  “知道了。好生把人請進來。本王在偏廳見他們。”

  “是。”

  皇室內閣,朝臣命婦,往往名不正、言不順的,便是入不得正廳。只在偏廳或站在廳門外,只聽著里屋的尊上位說話便是。

  而眼下來人卻是不知該如何論定,但到底明璽心內總有打算,——或許將來會有用得著這位魔羅大君的時候。

  “寶貝好好安睡,哥哥待會兒再來陪你。”明璽“吧唧”一口,在青空臉蛋上留下一個實實在在的印記,才整理衣冠,信步出了臥房,朝自家府邸西南向的一處廳堂走去。

  “紀陽王殿下,寧某人這廂有禮了。”說來坊間傳道的這位魔羅大君,并非枯朽老木模樣,反倒是意氣風發、剛直凜然的三十出頭的俊逸男子。原名寧星河。

  “寧公子有禮。請坐。”明璽之所以稱魔羅大君為寧公子,實在是寧星河的事跡一直為明璽所贊道。——他們那些人可以明目張膽地指著皇帝的鼻子罵,而明璽不能。

  曾幾何時,平地一聲雷,魔羅大君這一班人馬便陡然掀起反政反朝廷的姿勢。隨后,各路組織也聞風突起。穹皇朝遺留下來的歷史問題,是不知改進,故步自封。

  大敵當前,也出賣同族,靠頂實的坑蒙拐騙之計,或錢財賄賂,或武力威脅,毫無廉恥地求取活路。

  許多賢能之士被皇朝舊族誆來騙去,只為循規蹈矩,與人唯命是從。故而,貧富懸殊,善惡不明,奸狹得不到懲處,正義得不到shen張。

  其實許多落草為寇的俠士,并非實際上的霍亂,恰巧是飽讀詩書,內外兼治,豪情壯志,俠肝義膽的文人武士。

  因此,對于這些江湖異士,比如皇宮大內里的當朝皇帝,就最怕明璽與他們來往,密謀著什么不見光的事。

  而明璽,也如斷藕連絲一般,無論此時用不用得上,也不會同這些俠士們鬧出不愉快,甚至,倘若彼此都有心,暗地里時常聯系也夠上算。

  “不知今日這風是如何刮的,寧公子此次前來我紀陽王府,想必是有要事。”明璽多半已經想到了,魔羅大君為的只會是他剛剛才翻云覆雨了好幾番的小人兒,手里的那柄玉如意。

  “百聞不如一見,紀陽王真乃天之驕子,人中龍鳳啊。”寧星河就算不是什么江湖頭目,也得依理,起身參拜這個當今圣上同夫異母的弟弟。

  “想來寧公子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今ri本王才同公子手下,魔剎所見一面,不想這才半晌而過,就與寧公子相見了。”明璽說著,大掛氅揮擺,嚴正而坐在蛟龍大椅上。“寧公子請坐。”

  “謝殿下。”寧星河儒雅之士,與他那令人聞之色變的江湖名號大相徑庭。
  飛鹿言情網 www.iashc.com.cn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鹿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秘書是老婆大人書評:
网易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