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彩票中心|网易彩票手机版

飛鹿言情小說網

安樂的安樂 第二十四章

小說:安樂的安樂  作者:錦瑟流年  回目錄  舉報
  安樂隨平澤來到兩位貴客面前,男的英俊瀟灑斯斯文文,女的美貌如花溫溫柔柔,倒是一對看著就賞心悅目,人畜無害的模樣。

  “安公子,安小姐。”安樂拱拱手,微笑道。

  安景煥和安如瀾也自然地打量著這位在京郊里有名的吳同公子,雖然是商賈之戶,倒是沒有那些趨炎附勢,卑躬屈膝的樣子,看著不卑不亢,渾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子安然自若的神態,倒是不像商戶之人,反而像是清貴人家的公子哥。

  “早就聽得吳同公子大名,聽說你和大哥交情很好,我們想來卻一直沒機會拜訪,今日一見,果然的不同凡響。”安景煥溫和的說到,一副當真是欽慕已久的好弟弟模樣,仿佛真的是因為大哥的緣故所以對他謙和有加。

  “安公子過獎了,小人不過是一商賈,哪里當的公子這般夸贊。”安樂笑笑,卑謙道。

  “吳同公子過謙了,聽聞前些日子,你與那前十的進士切磋一番,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我心中敬佩不已,連小妹也聽聞公子大名,要來與吳公子您請教請教呢。”見安樂對他的恭維毫無反應,安景煥又道。

  “吳公子,小女雖然才疏學淺,倒是對琴棋書畫專研已久,望公子賜教。”安如瀾淺淺的笑著,端是一副虛心討教的樣子。半點沒有貴女的傲氣凜然,叫人生不出拒絕的意思來。

  “安小姐嚴重了,小人哪里當的起小姐的討教二字。若是小姐有意,與您探討一二也是小人的榮幸,小姐不嫌棄就是小人三生有幸了。”安樂不知這位安小姐抽什么風,不過也只能順著她的話說。靜觀其變,看看這兩人能玩出什么花樣來。

  “我去把叫人妹妹的琴拿上來,吳公子先坐著。”安景煥說著便出去了,這下子,只剩下安樂和安如瀾兩人。

  另一頭,平遠火急火燎的進城找安景然,也是趕巧了,安景然正與秦泰一路往城外走去。一見兩人,平遠的心一下有了落在了地上,忙跑上前去。

  “安世子,秦公子。”

  “你怎么來了?可是有什么事?”平遠人機靈一般都在小竹樓幫安樂看著店子,這會出現在這里,讓安景然心頭不由得咯噔一下。

  “可是吳同出了什么事?”秦泰自然也知道平遠一直跟在吳同身邊,這會也心頭一緊,問道。

  “吳公子讓小的過來找您,安家那兩位公子小姐去找吳同公子。不知道是要做什么?”平遠著急說道,平遠是吳宇的人,自然是知道安景然與他弟妹有些不對付,跟著吳同久了,也對這位學識淵博的小哥佩服不已,吳同對著他們從來都是柔柔和和的,并且一向對他們都不錯,就是比起吳宇也更體貼他們一些。

  “你那弟妹去找吳同干什么?”秦泰做為有名的紈绔子弟,自然也聽到過安家那兩位人見人夸懂事有禮的小姐公子,只是安景然素來是不搭理他們的,這會他們找跟安景然走的近的吳同,便是秦泰也琢磨出來不對勁。

  “先去看看。”安景然皺著眉頭,也想不出那兩位到底要做什么,雖然在外頭一副謙和有禮,但是安景然可是知道,他們骨子里最是看不上商賈之人,覺得他們低人一等,從不肯與之為伍,就算吳宇是皇商之家,他們也從來淡淡的,這回貿然找到了吳同,只怕也沒有什么好事!

  “吳同公子請坐。”安景煥一走,安如瀾便微笑著說到,并一邊給安樂端茶去了。

  安樂看著也覺得十分有趣,雖然她之前在深宮里頭不理俗世,也聽過這位安三小姐的大名,極愛惜羽毛,輕易不與男人接觸,影影聽著像是想跟三皇子有些關系。榮安王又極寵愛她,幾乎是要星星要月亮都無有不從。這樣的貴女,如果不是真的禮賢下士,就是另有所圖了,只是不知道她一個小門小戶身上有什么可圖的。

  “安小姐小心。”那安小姐端著茶過來,大約是因為沒有這么殷切的對過人,所以有些六五不是,走起路來晃晃悠悠,那茶杯眼看著就要摔到地上,安樂這時也顧不得其他,只得上前一步shen手去接。

  “啊!吳公子,你這是做什么。”安樂才堪堪端著茶杯,那安小姐便驚呼起來,一臉驚恐萬狀。

  “妹妹,怎么了?”這時候,安景煥也那么恰巧的回來了,聽得妹妹聲音,連聲驚道,并一臉詫異的看著吳同。

  “哥哥,我只是想端杯茶給吳公子,沒想到他竟然對我動手動腳的。”安如瀾眼里頓時生出淚花,撲倒安景煥懷里,滿臉委屈。看樣子,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安樂怎么他了。這會小竹樓也來了不少千金貴公子的,聽到動靜都探出頭來。

  這一系列變化,看的安樂眼花繚亂目瞪口呆。剎那間倒是明白了這個局!倒是簡單確難破的一個局,她現在的身份是男的,只要這一點不變,怎么也洗不脫嫌疑,沒人會想到堂堂榮安王府上千金會這樣擯棄身份難為一個商戶,他們的身份說起來,那就是云泥之別。

  “吳同公子,你這是何意,如瀾千金之軀,如此以禮相待,你為何動手動腳。”安景煥這時tuì.去了溫和,一臉大氣凌然,瞪著安樂似要把他戳穿。

  “哥哥,我還怎么見人。”安如瀾只嗚嗚哭著看起來弱不禁風,柔柔弱弱讓人生起保護欲。

  “吳同公子,便是你有些才氣,怎么能對安小姐無禮,怎么?不會是覺得你有些才氣,便誰也能對你另眼相看吧?。”邊上一個公子望著安樂有些幸災樂禍的,出聲道。一些千金小姐望著安樂也是有些異樣,她們也多因吳同的名聲過來,若是他坐實了對安如瀾有不軌的行為,那只怕她們常來的人也要洗不脫被動手動腳的嫌疑了。

  “安公子,這事想來是有些誤會。小人還是知道自己什么身份的,怎么會對安小姐無禮?安小姐,適才怎么回事,別人不知道,你是心里頭明明白白的,您是受了什么刺激嗎?”安樂既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也就不那么慌張了,說起來也不過著拙略的把戲,偏偏又教人不能輕易澄清,安樂看看正嚶嚶啼哭的安小姐,只能感嘆這位的演技實在是高超,都快趕上奧斯卡影后叫人拍案叫絕。

  “吳同公子這是什么意思?難不成安小姐千金貴體,還會冤枉你一個小小的商戶?”安景煥和安如瀾還沒說話,那位貴公子便搶先說到,一臉鄙夷的看著安樂,仿佛看到他對安小姐動手動腳一般。這廝平日里就不喜歡安樂,他一個小小的商賈之人卻得千金貴女的另眼相看,不免有些嫉妒,這會子能把吳同踩到腳底下,自然異常興奮。

  等到安景然和秦泰緊趕慢趕的到了就看到了這情景,吳宇在后頭聽說,也是滿臉怒氣。

  “怎么回事?”安景然看著自己那一對弟妹,冷冷的問道。

  “大哥,如瀾一直聽聞你與吳同公子相交頗深,吳同公子又才名在外,這才仰慕而來,沒想到他竟然對如瀾動手動腳的。就是你與吳同交情頗深,也不能護著他了吧!”見到安景然前來,安景煥煞有其事的說著。

  “你說吳同對她不軌?”秦泰氣的臉都綠了,跟吳同相處那么久,也知道吳同的性子,怎么可能對安如瀾有什么不軌行為,安如瀾對吳同不軌還差不多。

  “吳同還是安公子與安小姐請過去的,怎的身邊就不帶著丫鬟小廝?”吳宇這會也上前來,一看這場景,還有什么不懂得,擺明被這對兄妹yin了,跟安景然走的近了,這兩人也不是沒對他拉攏暗示過,只是他一味裝不懂,與他們也一向保持著距離,這才沒有讓他們得逞,沒想到他們卻用這種方法對付吳同,吳同根基不深,平日里也坦坦蕩蕩哪里是他們的對手,再加上,這兩兄妹親近三皇子,而三皇子,正是他上回說的拉攏他父親的人,這時候吳宇腦子里轉了一個又一個圈圈。

  “吳同公子是大哥的朋友,我哪里想到別的,只覺得帶著丫鬟小廝會讓吳公子不自在。誰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安如瀾那眼淚又落了下來,眼睛通紅委屈巴巴的說著。

  事情到了這里,便只能是一個僵局,吳同是男的,雖然有些才氣,但是士農工商終歸是末流之輩,只有他們兩人,這事便有些扯不清楚了。就是安景然明知道不是那么回事,也不能偏幫著吳同。因為,怎么也無法說明白。到底是吳同的身份太低了,實在沒辦法撇清。

  “安小姐,你真的誤會了,我是不可能對你有什么不軌行為的。”安樂這會倒是回過神來,微笑道。

  “你怎么證明?除非你不是男人。”安景煥冷笑著,說到。是的,到了這時候,除非吳同不是男人是女子才能洗脫這事,便是這位xiong有成竹的安公子也沒想到吳同真的是女兒身。

  “安景煥,你說你們好端端沒事找吳同做什么?”秦泰急眼了,嚷嚷著道。

  “秦公子這是什么話,如瀾好好的,還能冤枉他一個小門小戶不成?”安景煥只這一句話便堵的他說不出話來,滿臉憋的通紅,反駁不得。

  “我的確不是男的。”安樂彈彈衣服,笑到。一片靜默,周圍鴉雀無聲的。

  “吳同,你沒事吧?”秦泰一下子焉了,看著安樂,扯著她的衣袖怕他是不是氣傻了,跟著吳同那么久,也知道他自身有一股傲氣,小心翼翼的問道。

  “來這里也有不少千金貴女,與各位也曾有過相知相交,若是這個事情不弄明白,只怕明日我這就不會有千金小姐愿意過來了。就請各位做個見證。我小時候學過腹語,在外面用女子的身份行走不便,這才女扮男裝。就請各位貴女喊個丫鬟進來驗驗,給吳同做個見證。”安樂恢復了女聲,朗聲到。

  
  飛鹿言情網 www.iashc.com.cn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鹿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安樂的安樂書評:
暫無讀者還喜歡
网易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