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彩票中心|网易彩票手机版

飛鹿言情小說網

白夜緝兇:第六感 第052章 繩結(求鮮花)

  他們有意拉開十多米距離,路影居中,梁執居左,洛凡居右。

  他們買的都是海桿,魚竿尾端有一個小鈴鐺,魚上鉤后拖動鈴鐺會發聲。

  梁執用八卦羅盤測了一下方位,然后拋下魚餌。

  “師父,你在釣陰魚?哈哈,笑死我了……”洛凡大笑。

  “你懂什么,我是在看哪個方位利于垂釣。”梁執瞪了他一眼,“你難道能用程序攻擊魚的腦袋?讓它咬你的魚餌?”

  “我自有辦法,看誰上魚最快。”洛凡倒不急,他悄悄地將一個東西拋進了水里,然后在玩手機。

  路影也不會釣魚,她盡力將魚餌拋到最遠,然后握著魚竿靜靜地等待。

  釣魚最講究耐心,有時候幾個小時也釣不到一條小魚。

  十分鐘后,鈴鐺沒有響。

  二十分鐘后魚竿沒有動。

  梁執看了看羅盤上的指針,又捏了一下指肚,然后拉起魚餌重新拋下;洛凡在手機里測到有魚接近,他快速地將魚餌拋進了水里。

  “鈴鈴鈴……”忽然路影手中的魚竿震動了起來,她立即用力揮桿,可是用力過猛,魚脫鉤了。

  釣了一會再也沒有任何收獲。

  “你們繼續釣吧,我到處看看。”路影扛著魚竿離開了,她沿著一條小路慢慢走,在經過每一個垂釣者身邊時,目光都會在他們身上停留一會。

  忽然,她視線落在了一個男子身上。

  男子頭上帶著一頂鴨舌帽子,單手握著五米長的魚竿,而魚竿的尾端沒有一絲抖動,著需要一定的手腕力,普通人做不到。

  男子神情專注地盯著海里的一支浮標,兩眼在微弱的星光映襯之下似乎微微泛著冰冷。

  “這是一個釣魚老手!”路影暗暗道。

  “hi.有沒有收獲?”路影走近幾步小聲地問。

  男子平靜答道:“沒有,我也是剛剛到。”

  路影又看了一眼男子身前那個裝魚的網袋,網袋的一頭已經放進了水里,偶爾還會有點微微的震動,顯然里面裝著魚。

  “你是俱樂部的人嗎?”路影試探地問。

  “不是,我也是第一次釣魚,沖那一萬元獎金而來。”男子依然盯著水面上的浮標。

  路影視線再次落在男子抓魚竿的手上,皮膚微黑,大概是白天經常釣魚被曬黑。

  視線沿著魚竿掃視,看見魚竿的一頭連著一根黑色的防失手繩子。

  在夜晚,一條不起眼的黑色繩子很容易被忽略。

  “繩結?”她心里微震。

  她忽然想起女主播手腳被繩子綁住的一幕,恰恰那結也跟眼前的繩結類似。

  這種結法不多見,因為要按照一定的步驟結繩,一般人多數是打個活結或者死結即可。

  “兩者會不會有關系?”單單憑一個繩結還不能肯定什么。

  “我也是第一次釣魚……”她離開男子幾米的地方開始釣魚,余光卻不時地掃向男子。

  鴨舌帽男子沒有接話,而左手壓了壓帽沿,似乎無意間遮住了臉孔。

  忽然,浮標動了一下,鴨舌帽男子的手條件反射般用力一揮。

  “大魚!”男子手忙腳亂地往后拉。

  “咔嚓!”用力過大,魚竿尾部斷裂。

  “是一條大魚!可惜了!”男子看了看斷竿,自言自語道,繼而無奈地收拾東西離開。

  “這個人可疑!”

  遛魚是釣魚高手最基本的技能,然而鴨舌帽男子卻崩斷了魚竿,而再與那根繩結聯系在一起,鴨舌帽男子也許跟兇手有關系。

  看著鴨舌帽男子的背影越走越遠,路影也不著痕跡地收竿尾隨而去。

  走了幾十米,鴨舌帽男子回頭看見路影向自己方向而來,他立即加快了腳步。

  路影也加大步伐緊緊跟上。

  轉了一個彎,男子往偏僻的地方而去,繼而鉆進了小樹林里,消失不見。

  雖然暫時還沒有危險,但路影已經悄悄地戴上了梁執送給她的“鐵四指”防護著,然而不到非不得已她不會通知梁執和洛凡兩人。

  她繼續追了進去,穿過幾十米的樹林。

  忽然,男子從一棵樹后面走了出來,漁具袋子丟在一旁。

  “哈哈哈……”男子大笑。

  “你不是第一次來釣魚的吧?”路影也停下腳步,雙手背在身后,暗地里緊了緊她的四指虎。

  “我是第一次來,算你運氣不好。”鴨舌帽男子舔了一下嘴唇,在一點星光的反射下,兩眼如一匹狼,有一抹貪婪的光芒。

  路影小心防護著。

  鴨舌帽男子掰了掰手指,如炒豆般發出噼里啪啦的響聲。

  “說,你的目的是什么?”看著男子冷靜的表情,路影忽然發現自己似乎落入了圈套了。

  “叮……”

  男人從大腿旁抽出一把亮堂堂的匕首,眼光在路影身上掃:“身材不錯,我很久沒享受過了,乖乖就范,否則我殺了你。”

  淡淡的月光,四周無人,她想起十歲的時候,也是被一個男人騙到一處無人之處,那個時候她沒有自保的能力,雖然最后脫離了魔爪,但從此她對欺凌婦幼的人特別憎恨。

  不管這個男人是否與案情有關,就憑持刀威脅女人,就該死!

  “你禍害了不少良家婦女吧?”冰冷的語氣似乎能凍僵人。

  “你沒資格知道。”鴨舌帽男子用匕首直指著路影,“脫!”

  “找死!”路影雙腳驟然一踏地面瞬間撲到,右手一拳砸向男子胸口。

  鴨舌帽男子微微一愣,繼而咬了咬牙,匕首刺向路影的拳頭,嘴角掛著一抹不屑。

  “叮”的一聲,鐵四指與匕首相撞,巨大的沖擊力將匕首撞飛,而路影那并不寬大的拳頭依然砸了過去。

  “咚……”

  鴨舌帽男子的胸口如被一只大鐵錘狠狠地撞了一下。

  “噗哧……”

  他如斷線的風箏飛了出去,沿途噴出一口鮮血。

  “噠噠噠……”

  路影一步一步地朝男子走去:“我廢了你!”

  男子受了重傷,艱難地爬起來,然而又倒了下去,露出絕望的眼神,他想不到自己居然接不下這個女人的一錘!

  他咳嗽了幾聲,哀求著:“咳、咳,放我一馬。”

  “你禍害婦女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放人一馬?”

  路影沒有放他的意思,如果自己不夠強,躺在這里的就是自己。

  “我,我,咳……”

  螻蟻尚且貪生,在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男子只好先自保。

  “說!”

  路影緊了緊鐵四指,她沒有立即動手,然而目光卻鎖定了該男子。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暑期看書樂翻天,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8月24日到8月25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白夜緝兇:第六感書評:
网易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