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彩票中心|网易彩票手机版

飛鹿言情小說網

白夜緝兇:第六感 第050章 冤孽

  睡前,路影登錄了手機銀行,轉了一筆七位數的錢到梁執戶口。

  她又數了一下自己銀行卡里后面的零,發覺一個都沒有少。

  據說登錄太久會被盜密碼,她連忙退了出來。

  一連幾天,再也沒有發生新案件,梁執也忙于裝修房子,洛凡也不知道跟蹤得怎么樣了。

  路影覺得有點無聊,于是一天到晚都在打鐵,附近的人終于投訴到了警察局。

  一天中午十二點,路影在睡午覺,胖子警察終于上門了。

  胖子警察并不是刑警,只是維持治安的隊長,跟黑臉神隊長一個級別,不過偶爾也會有交叉。

  “叮咚,叮咚……”

  他按了幾下門鈴后ting了tingxiong,緊了緊腰帶,將微微凸起的腹部壓扁了一點。

  “呼……”他覺得呼吸有點兒困難。

  “咳,咳!”他清了清喉嚨喊,“有人在家嗎?”

  “胖子警察先生,有事?”路影被吵醒,走到院子里,看見胖子警察站在鐵門前。

  “原來是你!”

  胖子警察曾經追過梁執和路影,尤其是在MiQing酒吧里被眼前的女子用玻璃杯砸中鼻子,流了不少血。

  “貌似我并不認識你。”路影沒好氣道,“你的鼻子好了?”

  胖子警察摸了一下自己鼻子,臉色沉了下去:“有人投訴你發出噪音,同時我告你襲警,兩罪并罰,跟我回警察局一趟。”

  “發出噪音最多是罰款,你可以去起訴,至于你鼻子砸爛了我的杯子,我還沒有向你索賠呢。”

  要論狡辯,胖子警察哪會是她的對手。

  “你……”原告變成了被告,胖子警察傻眼了,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路影并不是嫌疑人,自己追人家被砸也只好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何況被一個女子砸中,也無臉告狀。

  “這樣吧,我們來賭一把,你贏了我跟你回警察局,輸了你以后見到我閉上你的zuiba。”畢竟自己也有錯,路影也想解決掉這個麻煩,“題目你來出,我全部接下了。”

  “行,我堂堂一個隊長會怕你一個女人?”

  他沉思起來:

  跑步是自己的弱項,身上馱著幾十斤肥ròu怎么也跑不贏眼前的人,又不可能跟女人比槍法。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臂,比路影的大腿還粗,決定比力氣:“這樣吧,既然你喜歡打鐵,想必有幾下子,我也不占便宜,誰揮動的次數多為贏。”

  “一言為定!”

  路影打開了鐵門,又從屋里提出兩把剛買回來備用的香瓜大小的鐵錘:“一人一錘,誰先停下來誰輸。”

  胖子警察也不廢話,他就不信自己會輸。

  此時,院子外有幾個人經過,他們停下來看熱鬧。

  “你猜那個女子能堅持到幾錘?”

  其中一個老頭看著大腿還沒有胖子警察胳膊粗的路影一眼,問身邊的妻子。

  “五十錘是她的極限吧?”老嫗即使同樣是女人也不看好路影,外表看起來,兩個路影也沒有胖子警察重。

  “未必!我支持她!”一個瘦如竹竿的年輕小伙子眸子閃過一抹光彩。

  兩位老人看了一眼年輕人,暗暗搖了搖頭,他們以為自己的兒子看上了這個女人。

  “這個女子腦子進水了吧,居然敢跟這個有仇必報的肥叉叫板?”說話的人也許跟胖子警察有過交集,說話有點偏激。

  “準備好了?”路影問。

  胖子警察往手心唾了口唾沫,擦了幾下,繼而雙手攥緊錘柄。

  “哬!”他揚起十多斤重的鐵錘往鐵砧上敲了下去。

  “當啷……”巨大的響聲伴隨著火花在錘與砧之間濺出,震蕩著耳膜。

  “當啷……”路影也敲了一錘。

  “當啷……當啷……”

  接著兩人你一錘,我一錘,狠命地往鐵砧上敲。

  十分鐘后,胖子警察額頭冒出了汗珠。

  二十分鐘后,他全身酸軟,似乎鐵錘越來越沉重了。

  三十分鐘后,他瞥了一眼同樣筋疲力盡的路影,顫抖地提起鐵錘敲了下去。

  摸了一下額頭上的汗珠,他感到有點不可思議,眼前這個女子居然能跟得上自己的節奏。

  “你如果能再連敲兩次,我就認輸。”他實在很難再提起十多斤的鐵錘。

  “當啷……”路影又艱難地提起香瓜大小的鐵錘敲了下去。

  “加油,加油!最后一錘!”竹竿男子在圍墻外大喊。

  人往往都是同情弱者,此時觀看的人也為看起來JiaoXiao的路影加油。

  掌聲、吶喊聲此起彼伏,空氣也熱烈了幾分。

  路影微微點一下頭,又一點一點地提起鐵錘,慢慢地舉過頭頂。

  “當啷……”

  隨著一聲巨響,胖子警察狠狠地刮了路影一眼,丟下鐵錘蹣跚而去,背后傳來一陣喝彩聲。

  太丟人了,他不想在這里多呆一秒鐘,而心里卻多了一股怨氣。

  過了一會,路影邪笑了一下,舉重若輕地提起兩個鐵錘走進了屋里。

  “被這個女人騙了。”大家終于明白過來,女子還沒有到達極限,大概再敲十下八下都沒有問題。

  “真難以置信!”老嫗道。

  “是啊,看走眼了。”老頭也反應過來。

  “是很不錯的一個女娃子,不過也許她一只手就能將鋒兒舉起來吧。”老嫗瞥了一眼自己身邊花癡一般的兒子,有點擔心地道。

  “咳嗽,鋒兒走吧!她不適合你。”老頭輕輕叫道。

  “我不管了,非她不娶。”竹竿男子收回視線,捎了捎頭喃喃道。

  “鋒兒啊,世上好女人多得是,我們幫你找個世界小姐當媳婦,又漂亮又溫柔……”老頭勸道,不難想象,如果娶這樣的女人當兒媳婦,自己兒子注定要當阿四了。

  “不要,嬌滴滴的,沒啥意思……”竹竿男子連忙搖頭威脅著,“我情愿讓你們斷后!”

  “冤孽!”老頭無奈地答應著,“走吧,我們明天找人來提親……”

  不久,圍觀qun眾慢慢散去,路影也不再打鐵,附近的人呼出一口氣。

  “丫頭,我回來了,我算過了,今天是黃道吉日,我們搬家去。”

  傍晚的時候,梁執回來了,還沒有進入院子便大聲喊。
  飛鹿言情網 www.iashc.com.cn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鹿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白夜緝兇:第六感書評:
网易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