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彩票中心|网易彩票手机版

飛鹿言情小說網

白夜緝兇:第六感 第031章 混合鎮靜劑

  “死因是什么?”黑臉神隊長問法醫。

  “不確定,似乎是猝死,需要回去解剖才能確認,但從尸體的表皮判斷似乎是中了一種毒藥。”

  “毒藥?”

  “大概是的!”

  黑臉神隊長嘴巴張得老大,露出來一排黃牙,看得出他是一個煙鬼。

  “趙云菲,通知了路影來嗎?”

  “噠噠噠……”

  一陣腳步聲響起,路影及時趕到:“一大早的,找我有事?”

  黑臉神隊長竟然沒有發飆:“他果真出事了,你看看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你不是不信嗎?”路影反問著。

  其實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第六感告訴她,背后之人絕對不會讓賽車手活下來。

  “真的看不出什么?”

  黑臉神隊長聲音有點冰冷。

  “目前為止,只能看出他死了。”路影帶上手套檢查一下尸體,又看了看吊架上的藥水袋,其中有兩個袋子是空的,而另一個袋子里還剩下一半。

  “至于中什么毒,得法醫鑒定。”

  路影補充著。

  “你確定是中毒而不是猝死?誰下的毒?”

  黑臉神隊長詫異地問,剛才法醫也只是猜測是中毒而已。

  “從滴針口四周淺藍色向外擴散上判斷,大概是中毒。至于是誰下毒,就得問你黑臉神隊長了。”路影不好氣地答,還將“黑臉神隊長”幾個字咬得特重。

  她在接到趙云菲電話的時候,就已經問了一下大致的情況,知道黑臉神隊長和趙云菲在醫院里守了一個晚上,但依然出事了。

  可是兇手是如何下手的,還真是一個謎,其中嫌疑最大的就是那個監控醫生了。

  “讓人化驗一下針水,以及仔細找一下藥袋有沒有破口。”黑臉神隊長吩咐道,“還有,帶這位醫生回警察局錄口供……”

  尸體被搬走了。

  黑臉神隊長和趙云菲兩人一夜沒睡也回去休息了,破案的事情就交給了手下。

  路影又不是真正的警察,故此也回去了。

  回到住處已經是早上七點半,梁執已經買了早餐回來。

  “丫頭,怎么回事?”梁執知道路影去了綜合醫院的事。

  “黑臉神昨晚在醫院里守了一晚,但那賽車手還是被下毒死了……”路影邊吃早餐邊簡單地說了一下情況。

  “會不會是那值班醫生下的手?”

  “大概不是,如果是他直接拔掉氣管就行,何必下毒?況且有監控錄像呢,誰會這么笨?”

  “那會是誰?”

  “我怎么知道,反正沒有那么簡單。”路影也沒有絲毫頭緒,“本來以為扯出一條線索,想不到卻弄出一團麻線。”

  “能弄出麻線已經很不錯了,總有解開的時候。會不會藥水本身有毒?”梁執猜測著。

  “也不太可能,如果是藥水有問題,檢測一下就知道了,誰會那么無腦?”路影再次否定了。

  “如果是中途掉包呢?”

  兩人就這樣探討著,但都沒有一個能說服自己的答案,因為找不到下手的時間。

  “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下午找洛凡那家伙商量一下吧?”梁執建議道,“那家伙干壞事的道道不少的,也許能找到答案也說不準。”

  下午兩點半,迷情酒吧。

  酒吧門口掛著一個“下午打烊”的牌子,里面有三個人圍著一張桌子而坐。

  “洛凡,假如你是那下毒的人,你會怎么下手?”路影問。

  “這還不簡單,先關掉監控攝像頭,然后下毒。”洛凡是黑客,關掉攝像頭不在話下。

  “但門口有黑臉神隊長守著,你進不去。”梁執答話,眼光有點像看白癡。

  “梁叔你忘記了里面還有一個醫生嗎?”洛凡不屑道。

  “好吧,如果你是那醫生,你下了毒卻跑不掉,你會那么傻?”梁執反問著。

  洛凡想了一下,也覺得應該不是醫生所為:“這,我可以將藥水掉包,而里面的醫生不知道,這總可以吧。”

  “但藥水是正常的生理鹽水,就加了一些消炎藥和鎮靜劑。”中午的時候,路影收到化驗報告,說藥水沒有毒。

  “不是吧,這也不行那也不是,你叔侄兩人專門找茬來的?”洛凡被問得有點毛躁了。

  “容易的事會來問你?”路影粲然一笑。

  “也是,不過你每次一笑都不是好事。”洛凡找到了存在感,又開始沉思起來。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雖然路影跟洛凡不算是男女朋友,但看著也養眼不是?何況兩個好強之人在一起,總會盡力表現自己的存在。

  “啊!我想到了。”洛凡大叫一聲。

  “誰下的毒?”梁執激動起來了,連忙問。

  “是鬼啊,鬼才有這種無影無蹤的本事!”洛凡言之鑿鑿,似乎真的一樣。

  “是你這個大頭鬼!世上哪有鬼?”路影罵道。

  三人絞盡腦汁,說到口干也想不通其中的道道。

  “梁叔,要不要來一杯“紅粉佳人”雞尾酒?”

  “你會調?”

  “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這有多難,不就是將君度酒、朗姆酒、伏特加三種酒加在一起,再加上檸檬汁、紅石榴糖漿……”洛凡是迷情酒吧的老板,他知道配方。

  “停!你再說一遍配方?”路影在沉思著下毒之事,聽到洛凡說配雞尾酒,她似乎想到了什么。

  洛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又重新說了一遍。

  “是你了。”路影腦海里忽然出現了病人床頭上的三袋藥物。

  “怎么了,丫頭?”梁執好奇地問。

  “沒事,我也要一杯雞尾酒。”路影狐媚一笑,露出一排貝齒。

  其實她是由三種酒合起來想起了一種可能,就是將三種藥物按照一定的比例合在一起有可能變成一種新的毒藥。

  這三種藥物本身是一種鎮靜劑,有鎮痛之效,重病之人都要注射,但量不大。

  它們分別是:藍精靈(midazolam)、普洛福(propofol)、羅庫溴銨(rocuronium)。

  溫哥華醫生維貝就曾經幫七位安樂死的人注射過這些藥物,而亞德道夫也是吃了一種類似的藥物自殺。

  她猜測每一個藥水袋里分別放了一種鎮靜劑,開始的時候并沒有什么不妥,但到滴第三袋的時候就出事了。

  也許是三種藥變成一種新毒藥,在極短時間內造成了死亡。

  她不是醫生,這只是一種猜測,然而只有這種可能才說得通自己。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暑期看書樂翻天,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8月24日到8月25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白夜緝兇:第六感書評:
网易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