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彩票中心|网易彩票手机版

飛鹿言情小說網

白夜緝兇:第六感 第012章 誰計算誰

  “下午四點十分。”路影看了看手表,便又慢慢走著。

  沿途上不時有男人跟她搭訕,然而當看見她那冷若冰霜的俏臉,卻也不敢有過分的舉動。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這并不是她有多冷漠,而是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她不想惹麻煩,這也許是女人在潛意識里的一種最好的自我保護。

  她曾經是刑警學院的學生,對這些狂蜂浪蝶自然是免疫,何況她自小心理有陰影。那時候她才十歲,放學路上有一位陌生的男子向他問路,不更事的她被騙至一條小巷并對她動手動腳。

  她非常害怕與無奈,萬幸的是遠遠看到一個中年男人路過,她喊了一聲“爸爸”才得以脫身。

  從此對陌生男人多了一層防御,披上了一副冰冷的面紗。

  走著走著,她聽到背后有輕微的腳步聲,繼而褲兜口動了動。

  她一手抓住了一個男子的手。

  她微微用力,聽到了對方骨裂的聲音。

  “啊,啊……”男子痛得眼淚直流。

  “滾!”路影放開了手,那男子飛快地跑了。

  此時,褲兜里的電話響了。

  “嘀嘀嘀……”

  是手機有信息進來。

  路影拿出來一看,是一個陌生人申請加為微信好友。

  “會不會是梁叔?”她隨手點擊添加。

  “哈嘍!”對方打了一聲招呼。

  “你是?”路影回了兩個字。

  “你猜?”

  這是新手機,在維多利亞只有梁執一個人知道她的電話號碼,而梁叔絕對不是這種口氣。

  她思考了一會,眸子略微瞪大了一點:“如果我猜中呢?”

  “猜中了送你一條消息!”

  “你偷我手機就是為了我的號碼?”路影想起在迷情酒吧的事情。

  當時沒有立即拿回來,手機在洛凡手里呆了一晚,雖然設置有密碼鎖屏,但對于一個黑客來說形同虛設,號碼自然也就被他知道。

  “我要查你的號碼,即使不拿你的手機也不難吧?”洛凡算是默認了,發了個見牙不見眼的表情包。

  “不允許查我的隱私!”路影附帶一張帶血的菜刀表情。

  “兇巴巴,誰敢要你,這算第三個要求嗎?”信息后面是一個抹著冷汗的動畫。

  “不算!說吧,什么消息?”

  “一輛出租車意外掉河里去了,車里面有一個男人。”

  路影蹙了蹙眉:“這跟我有什么關系?”

  “鑲著一顆金牙的男人可慘了……”

  路影嚇了一跳:“梁叔出事了?”

  “在哪?”跟自己有關系的鑲金牙的男人就只有梁執了,她心急如焚起來。

  “這算不算第三個要求呢?”

  “靠,快說!”路影爆了粗口,也算是默認了。

  “哈哈,我終于贏了一回!唉,你以后要見他可難了!”

  看著信息,路影有揍人的沖動,但她強壓了下來:“冷靜,冷靜……”

  “放心,他只是被關進了警察局而已。我在老地方等你。”既然扳回一局,洛凡也不再賣關子。

  “洛凡,我跟你沒完!呼……”知道梁執沒事她長長地呼出一口氣。

  她騎上一輛共享自行車直奔迷情酒吧而去,一路上響起了叮鈴聲,引來無數驚訝的目光。

  “靠,趕著去投胎啊!”有一個男子正低頭看手機,差點被撞中,不過抬頭看見路影那窈窕的背影時便又改口,“也許有急事吧,騎得還賊快的。”

  五分鐘后。

  路影將自行車丟在了迷情酒吧門口,噔噔噔地沖了進去。

  看著路影風風火火地走進來,洛凡嘴角抽了抽:“這個女人惹不得!”

  “什么情況?”路影坐到洛凡對面劈頭就問。

  洛凡將一瓶礦泉水遞了過去:“冷靜,要冷靜,知道么?”

  “冷靜?不是你親人,你倒是下巴輕輕的……”

  “好吧,我投降還不行嗎?我倒是欠了那不靠譜的家伙一個人情……”

  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小偷遇警察就如老鼠見到貓,而自己似乎就是小偷。

  洛凡的身份沒有幾個人知道,卻偏偏被路影猜出來了,這個女人發起狠來,自己吃不完兜著走。

  “什么時候的事情?”路影喝了一口水,也漸漸平靜了不少,畢竟她也是刑警學院的優秀學生,只是涉及到自己的親人亂了分寸。

  洛凡:“三點五十分。”

  路影看了看手表,這是三十八分鐘前的事情,那個時候她還坐在老伯的車上。

  “地點是哪里?”

  “軍橋。”洛凡很配合,少有的沒有搗亂。

  “司機死了吧?”

  “你知道還問?”洛凡反駁著,然而看到路影冰冷的眼神,連忙補充,“是的,車內有扭打的跡象。”

  司機已經死亡,梁執還是通緝犯,警察自然不會放過梁執,估計他身上的證物也會丟失。

  “對方目的是為了毀掉證據,然而證物只有三人知道,應該是項寵或者是他背后之人所為。”路影靜靜思考了一會。

  “這不是普通的一個案件!也許是梁執知道點什么。”她想。

  本來以為揭穿項寵就完事,可是事情似乎越來越復雜,至少證明不是簡單的兇殺。

  但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自己一個人該如何去找出兇手救出梁叔?

  路影有點頭疼,她看了看洛凡,貝齒咬了咬紅唇,既而臉色一冷盯著洛凡不放。

  “喂喂,你的眼神很可怕。”

  “我懷疑你是背后之人!”路影冷冷道。

  “靠,你瘋了?東西可以亂吃,話卻不能亂說!”洛凡嚇了一跳,他霍地站了起來,眼睛瞪得老大。

  有沒有做自己最清楚,然而自己本身有見不得光之事,警察追尋起來麻煩大了。

  好奇害死貓,他真的有點后悔惹上了這個瘋女人,可是世上沒有后悔藥。

  “有三點原因,你很難洗脫嫌疑。”路影繼續道,但語氣似乎平緩了一絲,她知道洛凡跑不出自己的五指山。

  “說來聽聽。”

  “第一,你認識項寵,并能指揮他,這點你就有口難辯。第二你曾經跟梁執做過見不得人的事情,分贓不均有作案動機;第三,即使你什么都沒做,你的身份至少得坐三五年吧?”

  路影狡黠一笑,洛凡卻頭皮發麻,這擺明的是吃定了自己。

  “靠,這是陽謀,你早就計算好的?”洛凡拍了拍額頭,似乎有點痛苦模樣,“唉,我上了一條賊船。”

  這個女子心機太重了,自從被這個女子看穿身份,就注定是一個杯具。

  “你唯一的路是找出真正的兇手,洗脫自己的嫌疑。”

  “好吧,算我怕了你。”他拉長著臉,一副無奈的模樣。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暑期看書樂翻天,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8月24日到8月25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白夜緝兇:第六感書評:
网易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