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彩票中心|网易彩票手机版

飛鹿言情小說網

白夜緝兇:第六感 第011章 兒子被拐

  “哪里逃!”梁執率先追了過去。

  “別追了,你不是他對手。”路影甩了甩自己的拳頭喊,“哇,痛死我了。”

  路影畢竟是女人,體力和爆發力不及梁執和項寵,戰線一拉開很容易被項寵逐一擊破。

  “這樣就放他走了?”

  “如果你不怕死就追去啊。何況我們又不是警察,用不著去拼命,不是嗎?”

  “可是沒有證據指控他,我依然還是通緝犯……”

  “不會吧,你剛才跟項寵說什么來的,這么快就忘記了?”路影道。

  “哪句話?”梁執愕然,他想了想道,“哪里逃?”

  路影搖了搖頭。

  “找死?”

  “再上一句。”

  “煙頭是假的……等等,你是說真的煙頭還在?”他知道路影曾經找到一個煙頭,以為剛才被毀掉了。

  “你說呢?”

  “哈哈,丫頭你連梁叔都騙了。”有煙頭在,項寵就成了兇手,梁執自然就洗脫了嫌疑。

  “那你剛才又那么肯定是假的?”她好奇地問。

  “我只是忽悠他而已。丫頭你好深沉啊,說不定有一天你將梁叔賣了,我還得幫你數錢……”

  路影沒有說話,她感覺事情并沒有這么簡單,至少弄不清楚項寵殺人的動機,況且項寵逃了,有可能在暗中報復。

  見路影不出聲,梁執豎起一個大拇指道:“不簡單啊丫頭,你那鐵拳是怎么煉成的?”

  “走吧,你想學可以天天用拳頭砸磚塊。”路影往外走去。

  “瘋子,一家人都是瘋子……”梁執咕噥著。

  小時候他也跟過自己的大哥學打鐵,但年輕的他忍受不住那種清貧與孤寂,覺得外面的世界是多么的精彩,于是他一個人出來打拼,并發誓不發跡永遠不回去。

  想不到一個女子居然練出一雙鐵拳,這需要什么樣的耐力,要經歷過多少磨煉,梁執自然一清二楚。

  “丫頭,你那一腳也太狠了吧。”再想起路影踢向項寵子孫袋那一腳,梁執全身打了個冷顫,下意識地夾緊了雙腿。

  “哦?哪一腳?”路影平靜道,在學院的時候天天都要訓練各種搏殺技巧,她倒是忘了不經意的一腳。

  梁執抹了一下額頭上的冷汗。

  “項寵逃脫了,要小心一點,別陰溝里翻船。”回到住處,路影將萬寶路煙頭丟給了梁執,“你是洗清了罪名,卻惹上了麻煩,況且事情并不是那么簡單。”

  “是啦,梁叔吃鹽比你吃飯還要多……”

  “咸蟲!”

  梁執接過塑料袋收進了自己懷里,拍了拍口袋生怕丟失。

  “要不要我跟你跑一趟?”看著梁執那么緊張,路影問。

  “你休息一下,我一個人就行。”梁執吹著口哨昂首挺胸走出了院子,感覺天空藍了很多,陽光明媚了許多。

  “車匙。”路影叫道。

  “我還是坐公交車方便。”雖然他也敢開車了,但還是有點忐忑,如果非必要他是不想開車了。

  看著梁執孤寂的背影消失在路的盡頭,路影暗暗搖一搖頭。

  一個人來到一座陌生的城市打拼,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其中的酸甜苦辣唯有自己知道。

  自己來到維多利亞,目的是找到“白夜”,完成義父臨終的囑托,但“白夜”又是誰?

  茫茫人海中,該如何尋找?

  路影摸了一下粉頸上掛著的半邊鑰匙,看著籬笆上那朵喇叭花出神。

  “要不去問一下洛凡?”在維多利亞,除了梁執,她只認識有點神秘的小偷洛凡。

  說洛凡神秘是因為他既是迷情酒吧的老板,按道理不缺錢,但他為什么還要做梁上君子?并且還是一位黑客,做著見不得人的勾當?

  “不知道這個小偷是如何讓項寵去案發現場的?”

  直覺告訴她洛凡不是泛泛之輩。

  “他還欠我一個承諾呢。”路影狡黠地笑了笑,習慣性地將自己的披肩散發掛在耳上。

  她雖然做了不少功課,但對維多利亞并不十分熟悉。這里地大人稀,真正的本土人只是一小部分,而來自華夏的卻不少。

  大家都來自同一個地方,故此都有不少鄉情。

  “你好,要出城?”

  走在小路上,一位大叔開著一輛小貨車經過,熱情地打招呼。

  “是的!”

  “上車,我載你一程,我恰好進城買點東西。”

  這是一位六十多歲的淳樸的農民,兩鬢已經霜白,短短的胡子上也夾雜著幾根銀針,他半斂著眉,眸子卻如一泓深潭,讓人看不清深淺。

  “好的,謝謝!”

  路影點了點頭,拉開車門坐了上去,搭了一程順風車。

  “剛來維多利亞?”老伯用余光不經意地瞥了一眼路影。

  “是的。”

  “唉,這個地方充滿希望卻又充滿失望……”老伯嘆息著。

  老伯原來是臺山人,年輕的時候也是跟人偷渡而來,拼搏了幾十年生活雖然無憂,但年老后卻有葉落歸根之情。

  他原本有個兒子,但很小就失蹤了,現在只有跟妻子相依為命。

  這也是他之所以說充滿失望的原因吧。

  “唉,如果我兒子還在,也可以幫我的忙了。”老伯嘆息道。

  “也許他還在……”路影連自己的話也不太相信,“他叫什么名字?”

  “他叫項寵。”老伯眼里充滿著思念與怨恨。

  “項寵?”

  她心一凜:是不是那殺人兇手項寵?

  “你認識他?”老伯偏了偏頭,又搖一搖頭,“不可能,他已經失蹤二十七年零三個月了。”

  “失蹤的時候是多少歲?”路影問。

  “兩歲。”

  兩歲已經有記憶了,如果兇手項寵真的是老伯的兒子,應該會主動尋找父母,但按照年齡推斷,倒是相差不大。

  但失蹤二十七年都沒有找到的人,生存的幾率太少了。

  “也許是巧合吧,我想多了。”路影暗暗道。

  老伯很健談但眸子里似乎有一抹異樣的光芒。進了市區,他停下車好心地提醒了一句:“據說前幾天發生兇殺案,你一個年輕女子晚上要小心一點。”

  “我會的,謝謝!”

  下了車,她獨自走在街道上,不得不說維多利亞是一座整潔的城市,地面上很難看到有垃圾,街道兩旁的店鋪更裝潢得吸引眼球。

  就算是路燈桿也各具特色,上面有不少點綴。

  最令人賞心悅目的是人行道與機動車道間,開滿了五彩繽紛的鮮花,乍眼看去就像進入了一個花園。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暑期看書樂翻天,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8月24日到8月25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白夜緝兇:第六感書評:
网易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