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彩票中心|网易彩票手机版

飛鹿言情小說網

穿越之一個廢后的史詩 第四十八話 笑談風塵淺看情

  因為世人都有牽掛,所以他們寧為瓦全,RouTi可以被蹂.躪,尊嚴也可以被踐踏……

  我抬頭看著眼前的眾人,讓我學狗叫讓我學狗爬的芪太后,熱乎的叫我姐姐的嵐妃,還有一幫以踐踏我尊嚴為樂、與我共事一夫的女人們。

  我的人生從來就沒有那么卑、那么賤的活過,可是我還是折服了……

  將手間的帕子塞進袖子里間,雙膝不自覺的曲了下來,重重地跪倒在地,雙手隨后以掌心著地,緩慢地爬向桌子,還能聽到zui里時不時地說著:“汪~汪!”

  ……

  桌子不大,可是似乎我爬了很久~

  我緩緩起身,拂了拂身上的泥塵,瞥過手背不均勻的鞋痕,還有微微顯出的青淤,釋懷一笑。

  “真是為難你了,孩子!”芪太后心疼的走到我身邊,扶起我將我帶回桌邊坐下,“來,讓哀家看看,哪傷了沒?”

  我笑道:“謝謝太后關心,不妨事。”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她又回到起初的慈顏,“大伙兒都吃著,這些早點都快涼了!”

  “是啊,姐姐們都吃啊,這可是太后她老人家賞的,好吃的很!”蕓妃笑著接話道。

  大家便像沒事發生一樣,便又吃著,聊著,笑著,就像剛看完才的鬧劇一樣。

  一盞茶后,太后又發話了:“時辰不早了,哀家也有些累了,大家該散的就早些散了吧!”

  眾妃子一一欠身告退,亭中便只剩下芪太后,柳媽和我。

  “你倒是ting鎮定自若的,倒不怕哀家治你個大不敬之罪?”芪太后懶洋洋的說道。

  “請恕兒臣冒昧,謹聽太后悉心教誨。”我低下頭。

  “怎么?是傷到你自尊了?”她笑道,“生不出皇子就無所謂自尊!”

  見我仍是低頭不發一語,她便繼續說道:“機會來了也不好好把握……”她微微地嘆了口氣,意味深長道,“你和皇兒他不合,哀家也知道……罷了,或許……”

  芪太后突然湊進了我,低聲在我耳邊說道:“或許有個法子你可以試試……”

  ……

  回來遇到余嬪,硬是拉我去她宮里坐坐,刺刺繡,午膳、晚膳都在她那吃了,這一天就快過去了,回到永壽宮已快酉時了,進了內殿,倒是有陣陣熱氣從屏風后冒出,估摸著可能是亦清準備好了給我沐浴用的水,我便將門關上,將發髻散下,邊走邊脫起了衣服,走進撒滿熱氣的內室,一頭便栽進了浴桶。

  “聽說被傷了尊嚴,如何?想哭么?”

  聽見男子的聲音從身邊傳來,我著實受了一驚,可辨出是凌洛,反倒是安心了:“還好!”

  “怎么,與朕赤膊相見也無妨么?”

  我轉過身,正面對著凌洛:“臣妾講個故事給萬歲聽吧!”

  凌洛看著我前面LuoLou的ChunSe,眼中露出一絲驚訝,隨即便被拭了去,戲謔的看著我:“愛妃怎知朕想聽?”

  “從前有個姑娘,本是良家,卻很不幸地被拐騙,還被賣去了JiYuan,老媽子給她做足了思想工作,她仍是抵死不從,她說RouTi勝過一切,寧死不屈!可是事情哪由得了她,老鴇發出狠話,硬是讓守院的大漢粗魯地破了她尚且稚嫩的處子。

  她選擇含恨死去,于是當場就想咬舌自盡,盡管口中已是鮮血淋漓,卻是硬被制止了下來,口中塞滿了紗布。她活了下來,可是重創后不能再言語一二。

  老鴇怕她得罪了客人,就讓她只賣藝不賣身,做了歌姬……直到與書生余翼情投意合,情定終身后,她才有了生的念頭。

  她用筆在紙上寫道:我的身子,不干凈;余翼說:可你的心,是屬于我的;

  她含淚寫道:我的身體,有殘缺;余翼回道:可你的心靈,即純潔,又完整;

  她哀傷道:淪落FengChen,與君難相守;余翼說:他日高中,勢必娶佳人,一生只與你相守。

  所以他們情定了,這是她對他的記憶。余翼說要闖闖看看,做個生意啊什么的,為了表現出她對他的支持,她將所有積蓄給他發家之用。這樣一次又一次,他說不夠,她就再給他。

  無奈之下,她主動去找老鴇,說她愿意接客,老媽子問為什么,她說:曾經女兒以為RouTi金貴,尊嚴神圣,如今女兒明白了,RouTi和尊嚴本就是人們虛偽的幌子~

  老鴇狡黠的笑著點了點頭,見她年輕,又識趣,便就歡喜的應了。許是稚嫩與青澀的曼妙與生俱來的YouHuo,她很討客人的喜,客人們很是留戀她身上的體香,總是指名要她伺^候。

  接客的確賺了不少錢,于是余翼來得更勤快了,有好幾次他來的時候,都聽到她因纏綿而傳來的嬌喘,看到在陌生、老少不等男子兩手不斷地撫摸著身下ChiLuo的她,他只是瞟了一眼,便熟練地從發出‘咯吱’聲的chuang下館子里拿銀子,隨即便悄然離去……

  她也懷疑過,她也質疑過,他到底介不介意?可是他每次都是這般若無其事,依舊那么體貼,便也心安了……

  轉眼間,五年逝去,她依然愛著他,可是她,不再年輕了,原本少女時代的神秘感也漸漸消失,可客人們還是叫了她。可是不為其他,卻是百般羞辱她:讓她唱曲,唱得不合爺的心意了便是一記耳光;要她幫客人洗足,即便水再適宜,心里一不痛快,就隨手將熱水潑在她身上,然后再把銀子仍在她身上……

  遇到更狂躁的客人,更是挨鞭子挨拳頭,更有甚者,有人要她自己拿著鞭子自虐……

  可是她都沒有哭,看著身上青衣塊,紫一塊,她婉然一笑,心道:“我,還有他。”

  她聽說他發達了,她很高興。她偷偷跑出去,找到了他。可是他卻背叛了她,他娶了妻室,春風得意,見了她,只說了句:“你的人早已墮落,心已沉淪,當你在別人身下享受快感的那刻起,你在我心中便齷齪了……”

  “結局呢?”凌洛問道。

  “結局?呵~”我冷笑道,“無非兩種:要么殺了余翼然后自殺,因泄恨而滿足地死;要么茍且,不是被折磨死就是郁郁而終。”

  “所以呢?愛妃就是那個少女?跟自己不愛的男人一起分享她的身子?”

  “如今,或許我沒了尊嚴,可是我的結局不會像她一樣慘!”

  “為何?”

  “沒了尊嚴、被人糟蹋身子都沒什么,只是她錯在了一點,”我閉上眼,緩緩說道,“她不該相信男人,更不該依靠男人!”

  “你是說不會相信所有男人?那他呢?”他頓了頓,斂了笑容,嚴肅道,“如果有一天你發現他也有所圖、背叛了你呢?”

  良久,我才慵懶地回道:“他例外,”我嘆了口氣,“如果當真那么不幸,那么我把我自己獻給你,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你就那么相信他?”他似乎有些不悅。

  “不是我相信他,我只是相信我自己……”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端午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6月7日到6月9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穿越之一個廢后的史詩書評:
网易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