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彩票中心|网易彩票手机版

飛鹿言情小說網

迷上媳婦 第三十三章 住院風波

小說:迷上媳婦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錄  舉報
  這幾天,歐陽婉婉心里很是煩悶,發了不是少的短信給林黥卻沒有回音,考慮到他在工作,又不想打電話而打擾到他。這天晚上實在是沒有睡意,打開后院的門,想到小時候經常去的小亭子里坐坐,誰知剛走不遠就撞上了身上血淋淋的林黥。

  驚嚇過后,嬌小的身子費了好大力氣把林黥扶到自己房間里,趕緊打了電話叫救護車。一見血就頭暈的她,這時候卻似乎再沒有這種恐懼癥,顫抖著手找了些棉花和布,簡單地幫他包扎了下傷口。

  血流像是堵不住般,包扎的棉花瞬間就被血濕透了,歐陽婉婉一邊拿干凈的棉花再堵上去,一邊無聲地抽泣著。爸媽常年呆在外國,歐陽婉婉一直都和還健在的奶奶住在這棟大房子里,還好沒有弄出多大的動靜,奶奶并沒有被吵醒。

  京都某處四合院,一條黑影閃進了院子角落處的一間房子里。過了一會,房間里突然亮了起來,隱約能從外面看到房間里面有兩個人的影子。

  “少宇,事情辦得怎么樣?”

  “跟您猜想的一模一樣,他確實有可能是闖進京都飯店的人,身手絕對不凡。不過我們其他的五個兄弟都。。。”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明天我安排給他們家人沒人二十萬。賭場情況怎么樣?”

  “對方有槍,讓您失望了!”

  “周劍英這都敢弄給青龍幫?這事不能怪你,我也沒想到。你去處理下傷口吧!”

  “是!”那條影子躬身應答后轉身往門口移動著,卻又突然停了下來,猶豫著什么,良久又道:“他受了槍傷,估計會去醫院的。”

  京都飯店最頂層的董事長辦公室里,齊青慌張地拿起話筒,撥了個電話。電話接通后,齊青焦急地說道:“那個小子剛才跑到我們賭場鬧事來著,還不止他一個,有六個生面孔。”

  “我要的是結果!”話筒另一邊傳來老年人威嚴地聲音。

  “死了五個,剩下那小子和另一個人逃走了,不過那小子受了槍傷。賭場那邊死了好多兄弟呢!”

  “廢物!把那小子給我找出來!”

  京都市立醫院,幾個護士慌張地推著一張擔架進急救室里,擔架上沾滿了鮮血。隨后幾位醫生急忙沖進了急救室里,隨著手術中三個字的亮起,門口的歐陽婉婉脫力地坐倒在地上。

  過了一會,一個護士急忙走了出來,朝歐陽婉婉問道:“你是病人家屬?”

  “不是,哦,是,我是他表妹!他怎么樣了?!我求你們,救救他吧!”

  “放心,我們會盡全力的。在這里簽字吧!”護士拿出一份文件,遞給歐陽婉婉。

  歐陽婉婉剛簽完字,門里又沖出來一個護士,焦急地喊道:“病人失血過多,需要馬上輸血!”

  “護士,用我的吧!我是O型血!”

  護士打量了下憔悴的歐陽婉婉,嘆了口氣,點頭道:“你跟我進來。”

  清晨,楚心如擦了擦朦朧的眼睛,起身穿好衣服。來到林黥的房間門口,敲了敲門,沒反應,再敲,還是沒反應!懶鬼!暗罵了一聲,掏出口袋里的鑰匙打開了門。

  “林黥,起床。。。”看到房間里空無一人,楚心如沒再喊下去,不是搬走了吧?可是所有的行李都還在啊!床上還有衣服呢!心里莫名地感覺不安,拿起手機找到通訊錄里保鏢兩個字,按下了呼叫鍵。

  良久電話接通了,對面卻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喂,你是楚心如吧!林黥他受傷住院了,今天不能去做你保鏢。”

  “受傷?!傷到哪了?在哪家醫院?”難怪剛才感覺不安,楚心如整個人瞬間就慌了,知道醫院地址后,也不管今天要參加什么活動了,胡亂地刷洗了下,直接就出門了。

  歐陽婉婉放下手機,看著林黥依舊有些蒼白的臉龐,輕聲笑道:“原來你手機里的女老板就是她啊!呵,算你還有點良心,通訊錄里就只有我和她的電話。”

  昨天晚上雖然也被抽了不少的血,身子骨已經夠虛弱了,可她實在放心不下林黥,整個晚上都睜著眼在照顧著他。如今,她整個人看上去倒是病得比林黥還嚴重。

  當楚心如打開房門沖進來時,見到林黥已經醒了過來,旁邊趴著睡著了的歐陽婉婉。“林黥,你怎么樣?沒事吧?”

  “噓!”林黥拿手指在嘴邊做了個小聲說話的動作,蒼白的臉龐露出笑容,“沒事了,今天要向你請假了!”

  “請什么假!我也不去了,我要在這里照顧你!你的手受了什么傷?”楚心如把手中的包放下后,走到林黥身邊問道。

  “沒什么,就是不小心掉到了水溝里,被鋼筋給扎傷了。”林黥不想她擔心,更重要的是害怕待會有人來問的時候,對不上口。

  “你怎么這么不小心啊?!嚴重嗎?”

  “沒事了,這不都包扎好了嗎?就是失血過多,明天就可以出院了。”雖然傷口還是偶爾會傳來鉆心的疼痛,不過林黥知道已經在慢慢地恢復了,醫院可不是他想呆的地方。

  果然如林黥所想,下午就有兩個警察過來詢問,醫生給林黥做完手術后,取出來的是子彈,當時他就報了警,槍傷可不是鬧著玩的。

  林黥可不想被警察給牽引了,一口咬定就是被鋼筋扎傷的,搖頭說那顆子彈不是從自己手里取出來的。警察也不太好打擾病人休息,一個小時后,見實在問不出什么來,也就散了,不過看他們的樣子應該不會死心的。

  過了一會,陳喬偉也來探望,兩人心知肚明到底怎么一回事。林黥心里也有些疑問,想問問他。扭頭朝歐陽婉婉和楚心如笑道:“我有點餓了,你們去幫我買點飯和水果吧!”

  兩人都是明事理之人,知道這兩個男人是有話要說,兩個女生并肩走出了病房,似乎關系很好來著。

  “怎么樣?好點了嗎?”陳喬偉放下手中的水果籃,走到林黥旁邊坐了下來。

  “嗯,沒事了。伯父,為什么?”林黥盡量控制著自己憤怒的情緒,平靜地問道。

  “哎!年少輕狂惹的禍啊!我本意是讓你們去探探賭場情況,誰知這小子根本沒把我的話放在心上。有點手藝就要顯擺起來,輸了卻又不甘心;年輕人就是不夠成熟穩重。”

  這個解釋林黥覺得完全說不過去,自己當時可是在現場看得清清楚楚。疤臉青年絕對有特意挑釁的心思,沒有陳喬偉的指示,他也不可能剛入賭場就挑釁。見陳喬偉不愿意多說什么,林黥也不想追問,追問下去他也會有借口來塞堂自己。

  “那下一步您打算怎么做?”

  “沒想到出了這事情,你先好好養傷吧!其他不要多想,到時候我再通知你。暫時就這樣吧!公司里還有事情等著我去忙,我就先走了啊!”

  陳喬偉輕輕拍拍林黥的腿,起身走出了病房。林黥盯著門口的身影,悄悄地嘆了口氣,看來還是得靠自己,似乎他也不是真心地在幫林家復仇,又只有自己一個人了!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優質火爆的連載小說盡在飛盧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迷上媳婦書評:
网易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