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彩票中心|网易彩票手机版

飛鹿言情小說網

迷上媳婦 第十章 調虎離山

小說:迷上媳婦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錄  舉報
  房間里,胡方寒耐心地等候著古月樂的沉思,良久,看到古月樂抬頭望著他,他才微笑著說道:“怎么樣?現在感興趣了?”

  “你的立場是什么?”古月樂沒應聲,反倒反問了一句。

  “我?呵……”胡方寒笑了起來,笑到中途抑制不住地咳嗽了兩聲,掏出手帕捂住嘴,蒼白到病態的臉色多了一抹紅潤,故作隨意地把手帕疊好收進了口袋,吐出口氣,朝古月樂淡笑道:“公子黨看似自由,不過吃的是公家的飯,自然也是為公家做事了。”

  古月樂神色一緊,凝視著胡方寒,“這么說來,辭生堂解散是由你來操刀了?你今天把我帶到這里,是想讓我做個叛徒!呵,我說呢,繞了大半個圈,竟然是來做說客了,免談!”

  “你要這么想的話可就錯了,我胡方寒從來不做說客,我只會告訴別人相關的信息,最終的決定權完全掌握在你自己的手里。”

  胡方寒依然保持著微笑,繼續說道:“辭生堂的組織太過龐大,已經引起了上面人的注意,解散是在所難免的,另外,作為辭生堂最有影響力的老大,林黥必須得死。”

  “哼,就怕你們有這個心,沒這個能力!”古月樂冷笑不止,林黥在他心中算是不死的存在,一次次的危機他都能夠化險為夷,相信這次也不例外。

  “古月樂,你不要太無知,自己騙自己的行為有多愚蠢你應該明白。從古至今,有哪一個龐大的組織能夠存活在上面的打壓下,哪一個組織的頭領能夠逃脫死的命運?沒有!”

  胡方寒神色極為正經,“你再想想林黥為什么要隱瞞這么一件事情,他心里肯定也知道他逃不了,他沒告訴你們是為什么,你自己想想。”

  “為什么……”古月樂冥思苦想,突然間神色驚變,驚愕地望著胡方寒,“他想拿辭生堂的所有人做擋箭牌?”說出來后,古月樂又不停地搖頭,“不可能!不可能的!老大不是這種人!”

  當初,大家一起出生入死,誰也不曾放棄過誰,更不曾算計過誰,可為什么要自己去精減辭生堂?除了拿辭生堂最忠心的人做擋箭牌外,還能有什么解釋!精減辭生堂不就是為了去掉一些不忠心的人嗎?想到這,古月樂心底涌起一股寒意。

  “這個世界,沒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一旦關系到自身的性命,任何人都可以舍棄。”胡方寒淡淡地加了一句,就這么一句話深深地進駐了古月樂的心,一直堅持的信念終于動搖下來。

  良久,古月樂抬頭凝視著胡方寒,“你想怎么樣?”同樣的一句話,在這個時候說出來已然完全不一樣了,這是妥協,甚至帶點討好的語氣。

  “不是我想怎么樣,而是你想怎么樣,是繼續站在林黥那邊,充當他的擋箭牌,還是站在公家這一邊,這都取決于你的態度。”胡方寒不緊不慢,不過眼中已然透著一抹笑意。

  古月樂沉吟了片刻,問道:“我能得到什么?”既然你林黥都敢為自己考慮而犧牲我,我古月樂何須去為你考慮,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辭生堂雖然必須得解散,不過,那些大的地盤還是會留下來的,當然了,持有者必須是公家的人。京都北區、南區、東區的地盤也都已經有人定下了,最后的西區可以由你持有,而且是合法的產權人。”胡方寒拋出了條件。

  古月樂卻搖了搖頭,“京都的我沒有興趣,我想回成都。”

  胡方寒故作沉吟,一會之后點了點頭,“可以,問題不大。”

  “好,”古月樂仿佛下了重大決定一樣,拍了拍大腿,起身朝胡方寒說道:“以后,我就是公家的人。”說完轉身離開了房間,步伐卻有些沉重。

  古月樂離開之后,一身健碩肌肉的張天成推開門走了進來,到古月樂之前的位置坐了下來,“成功了嗎?”

  “嗯,基本上沒有問題了。”胡方寒點了點頭,又沉思了一會,皺眉道:“不過還得再找一個機會,在我們對付辭生堂的時候,林黥不能有出場的機會。”

  一場周密的計劃在黑暗中緩緩地醞釀著,誰也不知道,當一切爆發后會有什么樣的效果……

  第二天中午,林黥再一次找上了王基銘,依舊是王琳開的門,這一次她學得很乖,穿著一身休閑的運動服,似乎也滿意于自己這樣的裝扮,她得意地朝林黥嘟了嘟嘴。

  林黥頓時起了頑皮之心,一雙眼睛仍舊帶著某種光輝直勾勾地盯著她胸口兩處傲然的高聳。盡管休閑運動服包裹住了身軀,可那傲然挺立的身軀依舊耀眼。

  “你……”王琳恨恨地跺了跺腳,滿臉羞紅,拉開鐵門后,轉身便走進了臥室。林黥竊笑不已,這小丫頭有趣得很。

  “來啦!”王基銘走了出來,微笑著朝林黥點頭打了個招呼,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林黥也不客氣,走到沙發上坐了下來,“這次要你給我一個通行證,軍區醫院的通行證。”

  王基銘一愣,“這可是進鬼名都啊!冒這個險會不會太大了點?”軍區第一人民醫院是在鬼名都里,唯有特殊的人員才能到里面治療,里面的醫療設備是最為先進的,而若非沒有特別的通行證,是無法進入的。

  “弄不到嗎?”林黥有些失望,畢竟沒有了通行證的話,只能夠避開所有人的耳目潛入進去,困難系數太過大。

  “這倒不是,只是覺得你不該冒這個險,蒼鋒的異能隊伍只剩下兩個了,你沒必要這么做。”王基銘這一次倒真的是為林黥考慮。

  林黥搖了搖頭,“必須得萬全的考慮,你幫我弄一個就是。另外,夏鵬那邊也確定了會支持你。”

  “已經和他談過一次了。”王基銘面帶笑意,有種春風得意的味道,“通行證的話,晚一點你再來找我拿。”

  林黥輕“嗯”了一聲,仔細想了想,也沒什么事情可說了,起身告別了。

  傍晚時分,林黥從王基銘手中接過了一張通行證,便直接往軍區奔。途中找了個沒人的地方化了一下妝,一張臉有了變化,古銅色的皮膚,原來的雙眼皮變成了單眼皮,正是一張堅毅的軍人臉,這才朝軍區走去。

  持著通行證,林黥一路來到了鬼名都,這一次,他大搖大擺地乘著地下電梯,徑直走了出去。七拐八拐,最終來到了軍區醫院,令林黥感覺有些異樣的是,地下的醫院和地面的醫院布局沒有絲毫的不同。

  按著古月樂給的信息,林黥花了十分鐘的時間找到了重病區,一個一個病房找過去,最終透過第五間病房的小窗戶看到了一個肥胖的身影,病床上是一個臉色蒼白神色憂愁的老太太。

  林黥正想推門進去,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林黥心里一跳,趕緊裝作朝前面走的樣子,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是諸葛耶鳴打來的電話,猶豫了片刻,還是按下了接聽鍵。

  “你現在在哪?”不等林黥發問,諸葛耶鳴焦急的聲音便傳了過來。

  林黥沉吟了半響,還是決定實話實說,“在軍區醫院。”同時心里有種不祥的預感。

  “你上當了!胖馬不在醫院,這是調虎離山計,胖馬和紅鬼已經趕去殺王基銘了!你要是再不趕過去就來不及了!”

  林黥身子一顫,迅速掛掉了電話,回頭走到原來的房間,透過窗戶仔細地看了眼肥胖的身影,頓時恍悟過來,暗罵自己太過自信,竟然沒從鷹眼的話中想到些什么。

  顧不得受關注,林黥扒開腿沖出了醫院,一路跑出了鬼名都,直接奔著王基銘的家里去。心里甚是懊悔,雖然一直覺得蒼鋒不是好惹的人物,可還是低估了他。

  王基銘突然間多了老頭子以前的班底和夏鵬的支持,蒼鋒肯定能感覺到什么苗頭,甚至連自己的計劃都可能一清二楚,既然沒辦法殺自己,他選擇殺了王基銘對自己來說,也是致命的一招。王基銘一旦死了,自己在軍區就沒有立足點了,更不可能有誰可以幫著自己對抗他。

  不得不說,蒼鋒是個陰謀家中的陰謀家,無人可以出其右。就在林黥覺得勝券即將在握的時候,局勢卻突然間要扭轉過來。

  一路狂奔到了王基銘家門口,鐵門早扭曲,房門更是破爛不堪,里面傳來王琳的尖叫聲。林黥也不多猶豫,閃身沖了進去。

  印入眼簾的是被紅綾勒著脖子吊在了半空中的王基銘和倒在地上被胖馬拉扯著發出撕心裂肺叫喊的王琳。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暑期看書樂翻天,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8月24日到8月25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迷上媳婦書評:
网易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