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彩票中心|网易彩票手机版

飛鹿言情小說網

迷上媳婦 第七章 真正的魔眼

小說:迷上媳婦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錄  舉報
  陰暗的巷道里,林黥靠在一邊的圍墻處,不遠處是那輛黃色出租車,環眼四顧,再沒有其他人影,偶爾吹過一陣涼風,加上林黥戒備的神色,更添一抹詭異色彩。

  凡生訣迅速運起,魔眼同時引動,血紅的眼睛和密布的血絲令林黥整個人都顯得妖異。情殤刀緩緩地抽了出來,早就防備著風影的襲擊,這段時間情殤刀不離身。

  腦海中自動地幻化出周圍十米內的所有畫面,所有細微的動靜都逃不過他的精神感觸。剎那間捕捉到了風影的動向,可那近乎極限的速度,以林黥現在的凡生訣功力竟然只能感觸到對方的殘影,正在巷道中不停地穿梭。

  腦海中感觸到的殘影越來越近,林黥橫刀凝神戒備,在無法窺透風影身形規律的時候,他不敢冒然的攻擊,只能被動的防守。

  “唰——”風影在離林黥兩米的距離時,突然從他身上散發出數道銀光,仿佛點點星光般,激射向林黥。

  林黥低吼一聲,情殤刀迅速揮舞起來,在周身舞出一個白色的弧形光圈,剎那間清脆的撞擊聲不斷響起,密不透風的弧形光圈把所有的攻擊都擋了下來。就在銀光消失的瞬間,林黥猛然朝風影所在的方向劈出一道凌厲的刀芒。

  “轟——”一聲巨響,對面的墻壁上被劈出了一道裂縫,林黥卻暗自嘆息,腦海中的精神感觸告訴他,風影很輕松地躲過了這一記刀芒,人影再次消失。

  既然肉眼無法看見,林黥便閉上了眼睛,集中精力擴展精神感觸力,范圍頓時再次擴大,腦海中的畫面也越來越清晰,只是依舊無法完全捕捉到風影的具體身形,只能“看到”細小的影子在不斷地挪動。

  林黥默默地集中精神,尋找著風影不斷閃爍的規律,風影似乎沒有想要給他太多的時間,片刻之后,已然閃爍到了林黥上空,銀光乍現。就在這一瞬間,林黥舞動情殤刀,趁著他沒有著力點,迅速劈出一刀。

  詭異的事情卻發生了,那道銀光瞬間消失,而空中的風影違反常理的再次消失了,劈出去的刀芒失去了準頭。林黥心里一跳,立刻反應過來是上當了,身旁卻出現了風影,根本來不及反應,腰間被結實地打了一記重拳,整個人橫著飛了出去,在空中噴出一口鮮血。

  風影得勢不饒人,閃身到空中,雙手緊握,對著林黥的胸口毫不留情地砸了下去。

  “砰——”林黥再次涌出一口鮮血,硬生生地被砸在了地上,地面上頓時現出一個凹陷的坑,眼見風影一腳又朝自己的胸口踩了過來,林黥咬著牙,忍受著撕裂的身軀一個翻滾,堪堪躲了過去,隨即彈身而起,飄退到兩米外。

  可風影如影隨形而至,狂風暴雨般的攻擊迎面而來,林黥甚至來不及反應,身上被轟了數記重拳,更令他感到撕心裂肺般痛楚的是,風影的拳頭上夾著尖銳的銀針,每被打上一拳,身上便多了數道針孔,鮮血一滴一滴地涌現出來,染紅了整個上半身。

  腰間再中了一記橫掃,林黥抑制不住地慘呼一聲撞在了墻壁上,鮮血止不住地從口中涌出,全身如散架了一般,粗喘著呼吸,手提著情殤刀,艱難地靠著墻壁站了起來。

  “你的魔眼也不過如此。”嗤笑的聲音傳了過來,眼前出現一個妖異的身影,全身裹著黑色長袍,頭被帽子遮掩著,看不清臉龐,可那雙眼睛卻極為明亮,透著一抹森寒的光芒。

  林黥緊握著情殤刀,戒備地望著風影,并不回應,魔眼附有的治愈能力以極快的速度在恢復著身上的所有傷口。

  “師尊還真是高估你了,竟然還浪費精神力在你身上種下摩根!”

  林黥一愣,“你師尊是誰?”在自己身上種下摩根這句話讓林黥很是費解,卻又感覺好像對這件事情清楚,一時間沒法想透。

  “你不配知道!”話音剛落,風影的身子驟然間旋轉起來,無數道銀光閃現出來,激射向林黥。

  就只是短短一兩分鐘的時間,林黥身上的傷口已然愈合得七七八八了,仰頭怒嘯一聲,魔眼的能力瞬間提升至極限,周身頓時籠罩著一層淡淡的血紅色光芒,清脆的撞擊之聲再次響起,林黥毫發無損。

  風影愣了一愣,就趁著這一瞬間,林黥閃身到了風影跟前,情殤刀毫無停滯地劈了下去。風影反應亦是一等一的快,一個閃爍,躲了開去,人已在兩米開外。只是那身黑袍上多了一道缺口。

  “這才是我的魔眼!”林黥輕哼一聲,消失在風影眼前,速度一點也不亞于風影,情殤刀同時舞出數道光芒,如影隨形般劈向風影。

  陰暗的巷道中頓時乍現出點點光芒,兩道殘影不時糾葛在一起,碰撞之聲不斷響起。風影越打越心驚,剛才還傷痕累累的人,此刻卻像變了個人一樣,攻勢如潮水般涌過來。

  “唰唰——”林黥連著劈出兩道白色刀芒,風影一個閃爍躲開,身后卻同時出現了林黥的身影,仿佛早一步知道他會閃到那里一樣,情殤刀更是如影隨形般劈向他的后背。

  風影心一驚,迅速閃身到另一邊,可奇怪的是,情殤刀還是結實地劈在了他后背,一道鮮紅的血痕被劃了出來,鮮血止不住地往下流。

  林黥得勢不饒人,情殤刀再次劈向風影的胸膛,風影再次閃爍開,卻還是被劈了個結實,又是一道鮮紅的血痕,鮮血狂涌,觸目驚心!

  “覺得奇怪嗎?”林黥提刀而立,冷笑一聲,“我的魔眼不僅擁有無限的愈合能力,還能在戰斗的狀態下不斷地提升力量和速度,你的閃爍身法早就被我先一步看透了!”

  話剛音落,林黥身形再度閃爍,情殤刀同時舞動起來,數道白色光芒猶如死神的吟唱一般,夾雜著凌厲的旋風朝風影席卷而去。

  風影不斷地閃爍,卻無奈于速度不再是優勢,反倒成了劣勢,每次的閃爍之后,身上都會留下一道刀傷,不過幾分鐘的時間,他已然變成了一個血人。

  “唰——”情殤刀劈下帶起一陣鮮血后,悄無聲息地橫在了風影的脖子上,凝視著風影驚愕的神情,林黥淡漠地問道:“誰是你師尊?”

  風影嗤笑一聲,脖子往上一揚,“殺吧!我風影的一生沒有‘屈服’兩字。”

  林黥卻沒有下手,漠然地笑了笑,說道:“你放心,下一個就是你師尊火鳳凰!”這純粹是試探性的話,不過這也是最有可能的一面。

  “哼,神不是凡人可以企及的。”風影譏諷地笑了,神情中滿是對火鳳凰的崇敬。

  林黥腦中靈光一閃,再次嗤笑著試探地說道:“穿著火紅長袍就是神了?呵,那這個世界的神未免太多了。”

  “不是每一個人都有穿火紅長袍的資格,主宰凡人的命運,一切掌控在手,你連做他的對手都不配!我會在另一頭等著你!哈哈——”風影仰頭狂笑起來。

  林黥眼里寒光一閃,手一揮,情殤刀“唰”地一聲劃過風影的脖頸,隨即收起情殤刀,轉身離開,淡淡地丟下一句話:“你等到的不會是我。”

  巷道里,風影捂著鮮血狂涌的脖子,不甘心的眼睛涌現出無限恨意,凝視著林黥的背影,緩緩地倒了下去,沒有了生息……

  最為棘手的風影已經死了。林黥有種松了口氣的感覺,接下來要等待的是古月樂的消息,然后再次逐個擊破,而唯一有些猶豫該不該下殺手的是紅鬼陳喬偉,可想到老頭子凄慘的死,他又咬牙下定決心,一個也不能放過!

  京都軍區的鬼名都,一間寬敞的辦公室里,諸葛耶鳴望著坐在辦公桌邊的蒼鋒,眼里濃烈的恨意一閃而逝。

  蒼鋒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蒼老的手掌連著拍了幾下桌面,和藹地望著諸葛耶鳴,疼愛地問道:“耶鳴,這些年過得好嗎?”

  諸葛耶鳴搖了搖頭,哽咽道:“想您,想媽媽,很辛苦。”

  蒼鋒一愣,臉色有些不自然,良久,長嘆一聲,緩緩道:“是啊!你媽走得早,外公這些年忙著勾心斗角,鞏固勢力,都沒能照顧到你的感受啊!”

  諸葛耶鳴沉默,或許是想到了那段噩夢般的畫面,眼里泛著淚光。

  “二十多年了,外公坐到了這個位置,一句話也能決定別人的一生,可往下看看,卻沒有誰能夠繼承外公的一切,你愿意來外公這真是太好了,我蒼鋒總算后繼有人了!”

  蒼鋒很是激動,起身走到諸葛耶鳴身旁,摸了摸他的額頭,摟著他的肩膀,重重地拍了拍。諸葛耶鳴順勢靠在蒼鋒胸口,眼里的淚光剎那間消失了,濃烈的恨意不斷地閃爍著,一雙手緊握成拳頭,手指都捏得發白。

  那顆充滿恨意的種子在這一瞬間發芽長大……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優質火爆的連載小說盡在飛盧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迷上媳婦書評:
网易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