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彩票中心|网易彩票手机版

飛鹿言情小說網

迷上媳婦 第三十一章 賭場鬧事

小說:迷上媳婦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錄  舉報
  整個大廳都安靜了下來,以為有冤大頭或者賭徒高手來了,所有的看客都圍了過來。其實大廳里都是賭大小、二十一點、二八杠之類的,賭注也并不是很大,一般輸贏最多在百來萬左右,所以看客特別多。而包廂里則是梭哈了,沒有一定的資金根本就不讓進。

  二十萬一壓的賭注在大廳里是從來沒有見到過的。搖色子的荷官也嚇了一跳,這么高的賭注可不是他可以賠得起的,可賭場有規定,賭客是上帝,不能拒絕開牌。

  “開牌啊!”疤臉青年提腳踩在椅子上,指著賭官叫道。

  賭官顫抖著雙手把蓋打開,四五五大!果然是大!周圍一片驚呼聲,林黥也覺得不可思議,剛才疤臉青年也只是剛過來,根本就沒看到荷官怎么搖色子的,難道陳喬偉手下還真有賭徒高手?

  “高手啊!”

  “厲害啊!”

  圍觀的人發出了感嘆,疤臉青年卻沒有什么反應,一副淡然的表情。

  第二局開始,荷官面露難色地繼續搖色子,這次他搖色子的時間長了許多,林黥覺得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搖出來什么點數。

  這次疤臉青年把二十萬加上贏過來的二十萬籌碼再次壓了大,周圍的人開始有些人跟在疤臉青年后面也壓了大。有那么些人想跟隨卻又猶豫的樣子,選擇了觀看,沒能敢相信疤臉青年是真的有實力。要是換做林黥,卻也是選擇觀看,至少他現在不覺得疤臉青年是個高手。

  全場再次發出驚呼聲,三四六大!跟著贏到錢的人嬉笑著向疤臉青年道謝,沒跟的人暗罵自己懦夫,沒膽子!林黥也感覺疤臉青年確實有那么點手段,完全看不明白他是怎么知道大小的。這就是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了。

  這個荷官再也不敢再搖色子,朝大家揮揮手道:“各位先休息一會,會有另外的荷官來頂替。”

  傻子都知道是去找高手了,不過所有的賭場都是這個樣子,要讓你一直贏錢,那他賭場早就關門大吉了。大家也只是敢抱怨幾句,并沒有大聲嚷嚷。

  林黥注意打量著身邊的疤臉青年,看他一副悠哉悠哉的神情,神色沒有一絲的變化。林黥暗贊陳喬偉這個手下真不一般,怎么說在鬼菊幫也應該是很有地位的人。陳喬偉有必要讓這么一個人帶我來賭場見識見識嗎?總覺得哪里有些不對。

  沒過多久,從底下一層的樓梯口走上來五個中年人,三個穿著荷官服,另外兩個一身休閑打扮。夠重視了!林黥瞧見疤臉青年眼中的得意,腦中似乎有道靈光閃過,似乎他的目的就是要這樣的效果。

  領頭的荷官走了過來,朝大家笑道:“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了,來來來,準備下注啊!”說完伸出右手抄起蠱,左手把色子在桌上擺成一排,右手唰地一聲,瞬間把三顆色子給收了進去。

  在空中一陣搖晃后,蓋在了桌上,“請下注!”卻是盯著疤臉青年說的。疤臉青年笑了笑,四十萬籌碼摔在了小字上面,他的這一舉動讓荷官的臉角細微地抽搐了一下。

  這一細節林黥注意到了,心里驚翻了天,這個疤臉青年絕對是個高手中的高手,可陳喬偉為什么讓他帶自己來見識賭場呢?太小題大做了吧?

  蠱子一開,一一三小!連著三把都壓中了!這次再沒有人懷疑疤臉青年的實力,驚呼聲響徹整個大廳。

  荷官朝身后兩個穿休閑裝的中年人看了看,中年人朝他點了點頭,再次換了個荷官上來。二話沒說,拿起色子就塞進了蠱里,沒有一絲的花哨,拿起蓋子蓋了上去,托起來在空中貌似胡亂地搖晃著。可最后要落桌的時候,他卻突然間把蓋子給拿了下來,蠱在蓋子落桌的同一時間落了桌。

  就是不會賭博的人都能看得出來,這一連串的時間掐的剛剛好,一分不差!又是一個高手!所有人都這么想著,這種高手與高手之間的對決絕對很少在這個賭場里見到,圍觀的人都沒敢發出一絲的聲音,深怕錯過了什么。

  “請下注!”

  沒有人再敢過來湊熱鬧,這純粹演變成了荷官與疤臉青年之間的賭博。疤臉青年盯著蠱子仔細考慮了一會,推了八十萬的籌碼上去,壓在了大上面。隨后詭異地朝還沒上場的荷官笑了笑,似乎在說,下一個該他上了。

  五五六,又壓中了!觀眾已經沒人發出驚呼聲了,似乎都已經麻木了。荷官看著疤臉青年,搖了搖頭,嘆息著退了場。

  最后一位荷官上場,左手在桌上猛地一拍,右手同時抓起蠱朝空中的三顆色子裝過去,隨后,左右手互換著搖色子。最后往空中輕輕一拋,任由蠱穩穩地落在了桌子上。荷官伸手朝疤臉青年示意。

  疤臉青年這次臉色變了,皺眉思考了良久,似乎是賭氣般,把所有的籌碼都扔到了桌上,“壓小!”大聲喊了一句,感覺像是在給自己壯膽,又似乎在堅定自己的信心。

  荷官緩緩移開了蠱,三五六大!疤臉青年的臉色變得慘白,周圍的人群驚呼之后議論了開來。林黥心里感慨著,一山還有一山高啊!

  “等等!”

  就在三個荷官和兩個休閑裝打扮的人轉身要離開的時候,疤臉青年突然舉手大喊了起來。

  “我要驗色子!”

  “小兄弟,請便!”最后上場的荷官笑了笑,伸手做了個請的手勢。

  疤臉青年走到荷官搖色子的位置上,拿起了三顆色子。林黥驚訝地發現就在他轉身面向荷官的瞬間,三顆色子被他收進了袖子,瞬間卻又從袖子里滑了出來。這個手速實在是太快了,快到林黥也只捕捉到一點細小的影子,其他人更不可能發現了!

  疤臉青年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瞬間又恢復正常。手中一用力,把三顆色子掰成了兩半,露出了色子中間的鉛。

  “荷官,你跟我開這種玩笑啊?大家都是浸淫賭博十數年的老手了,你還拿這種色子來做文章?!”

  “這?這?老板,這絕對是不可能的!”證據確鑿,荷官慌了神。

  周圍人群也跟著起哄,指責荷官,小聲罵著賭場黑心。林黥沒有說話,他知道真相,他想看看疤臉青年到底想做些什么,或者說想知道陳喬偉到底要做什么。

  “小兄弟,賭場開了十幾年,從來沒有出現過出老千的荷官。我奉勸小兄弟,這個賭場你來玩可以,好吃好喝好玩招待著!可,你想要鬧事的話,最好把眼睛擦亮一點,看看這里到底是誰的地盤!”穿休閑裝的其中一人似乎是管理場子的,往前一步警告著疤臉青年。

  “哎呦!威脅我?大家都看到了,都聽到了吧?賭場的人被發現出老千,不給說法,居然威脅我?”疤臉青年唯恐天下不亂的樣子,站在椅子上煽動著觀眾。

  “來人!給我把他拖到下面去!”

  “我去你媽的威脅!”疤臉青年突然從椅子上跳下來,沖到說話人的眼前,對著他的眼睛就是一拳。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優質火爆的連載小說盡在飛盧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迷上媳婦書評:
网易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