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彩票中心|网易彩票手机版

飛鹿言情小說網

迷上媳婦 第五章 大義滅親?(第二更)

小說:迷上媳婦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錄  舉報
  出了紅粉世家,眼看離下午的約見還有很長一段時間,林黥徑直回了楚心如的別墅,對于她們的安全總覺得不太安心,非得親眼看到他們沒事,心里才放心。

  一路上,林黥在思索著蒼鋒現在會有什么舉動,是否還會找個機會把自己給殺了?這種可能性絕對不小。據老嚴的描述,蒼鋒不是坐等結果的人,他是那種把所有的主動權都牢牢掌握在手心的人。

  也就是說,蒼鋒不會去絕對相信火鳳凰能戰勝陸生,而被動的去依賴火鳳凰的保護,他會想先一步把所有能威脅到他的人清除掉,而林黥是第一個,也是目前最具有威脅的一個。

  問題是他會派誰來對付,田蛙已經死了,就憑胖馬和鷹眼是沒有絕對的把握的,而且有可能會再次損失異能人員。而紅鬼陳喬偉因為陳思敏而跟自己有很微妙的關系,以蒼鋒的謹慎,不太可能會派他來。

  那最后就剩下一個人了,風影!這個自己不曾看到過臉龐,甚至連對方的身影都無法捕捉的人,林黥想想都覺得棘手,可無論如何也必須闖過這一關。

  “回來啦!”剛拉開別墅大門走進去,就看到楚心如歡喜的笑臉,只是那雙美眸中還隱藏著一絲不安。

  林黥微微一笑,緩步走到她身邊,把她緊緊地擁在懷中,湊在她耳邊,低喃道:“心如,對不起。讓你擔心不安,真的對不起。”她眼里的那抹不安讓他揪心。

  這幾個月都在忙著算計,忙著打打殺殺,受傷過,勝利過,也差點丟失性命過,卻忘記了考慮這幾個心愛人的感受,忘記了她們全身心都系在了自己身上,忘記了她們會有多擔心。

  楚心如輕輕地把頭靠在林黥肩膀上,雙手摟得緊了又緊,美眸中緩緩滑落幾顆晶瑩的淚珠,哽咽著輕輕晃了晃頭,“我害怕…很害怕…我想要你平安…想要你永遠平安。”

  “對不起。”林黥再度低聲抱歉,捧著她絕美的臉龐,在額頭上輕輕印下一吻,盯著她的美眸,認真道:“我向你保證,在你沒答應之前,我絕對不死!絕對不死!”

  “那我永遠都不會答應,永遠都不會答應的!”楚心如凄苦地搖頭,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把頭靠在林黥胸膛,嬌軀不停地顫抖著。

  林黥微笑著點了點頭,輕撫著她的香肩,心里卻發出一聲無奈的嘆息。若是火鳳凰不死,自己還真不知道能否做到這個承諾。

  在嬉笑的氣氛中,一家人歡樂的吃完了午飯,林黥囑咐了下老嚴后,再次離開了別墅。

  京都北區的奈何亭,林黥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點上一支香煙,撇頭看著湖面上隨著微風吹動的波浪,靜靜地等待著。

  半個小時后,一個年輕人緩步走進了亭子,一身黑色的西裝,左手手臂上戴著一個白色布條,完全是正在守喪的裝扮,年輕人有一雙灰色的眼睛,看不到絲毫的波動,哪怕是皺起眉頭,那雙眼睛都沒有絲毫的變化。

  “還以為你不來了呢!”林黥扔掉手中第三支香煙,朝年輕人淡淡地笑了笑。

  “怎么?等得心焦了?”年輕人漠然一笑,走到林黥對面坐了下來,撇過頭,嗤笑道:“我可不記得林黥是會提前的人。”

  “呵,對別人可以守時,不過你諸葛耶鳴是出了名的不允許別人遲到,我自然不能破了你的規矩。”林黥打了個笑臉,心里卻在揣測諸葛耶鳴的決定。

  “說吧,希望你能給我個最好的理由。”諸葛耶鳴似乎沒了耐心,皺著眉頭催促。

  林黥沉吟了片刻,隨即緩緩道:“我想,你穿上這樣的服裝,就已經決定跟我站在一條線了,是這么理解嗎?”

  “馬上就是她的忌日,來京都穿上孝服,理所應當。”諸葛耶鳴撇開了正面回答,灰色的眼睛卻閃過一抹苦—澀,那張滿臉是鮮血還在微笑的臉龐仿佛一把刀,每一刻都在攪著他的心,而那一幕卻是九歲的自己親眼所見,他怎么能忘卻埋藏了十幾年的仇恨種子。

  “呵,如果只是這么個理由,我們的合作也不會順心,你覺得呢?”林黥不急不緩,這樣的答案他不滿意,反正主動權也還在自己這邊。

  諸葛耶鳴眼神一緊,凝視著林黥,良久,低頭長嘆一口氣,“他不是那么好對付的,一個禽獸不如的人手段不是我們可以相比的。”

  “田蛙死了。”林黥似笑非笑地吐出這么一句話,凝視著諸葛耶鳴那張臉,不放過任何細微的表情。

  諸葛耶鳴神色一變,眼里閃過一抹驚疑,見林黥似笑非笑的神態,他不相信地搖了搖頭,“不可能的,他的異能隊伍一直都隱藏著,實力更是深不可測,憑你?我不相信!”

  林黥笑了笑,突然間運起凡生訣,同時引動魔眼,一雙眼睛頓時變得血紅,眼角周圍密布著凸起來的血絲,一雙手燃燒著血焰,朝驚愕的諸葛耶鳴淡淡道:“憑林家傳承下來的魔眼,你還覺得不夠嗎?”說完便散去了一身異能,恢復常態。

  “魔眼,林家才有的魔眼,哈,我怎么能把這事給忘了呢!”諸葛耶鳴從驚愕中回過神來,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

  “耶鳴兄,現在還有疑惑嗎?”現在看來已經說服了諸葛耶鳴,林黥心底也是松了口氣。

  諸葛耶鳴輕笑著搖了搖頭,“沒有了,只是,我還想知道你具體的計劃。”

  “雙管齊下。”林黥解釋道:“蒼鋒旗下的異能隊伍由我來負責各個擊破,而耶鳴兄你就得委屈一下了。”

  “什么意思?”諸葛耶鳴費解地望著林黥。

  “蒼鋒的舉動我們無法知悉,所以,希望有一個人能潛到他身邊做內線。而你是最好的人選,因為,你是他的外孫,他現在后繼無人,你的出現對他來說是一種精神支柱。”說到后來,林黥顯得有些尷尬,畢竟說破別人的秘密對別人有點不尊重。

  “呵,這個內線還真特殊。”諸葛耶鳴笑得并不苦澀,眼里反倒閃過一抹冷狠,對付那個擁有血緣關系的外公,他從來不曾有過遲疑。若不是這個冷血無情的外公把母親像畜牲一樣對待,九歲那年撕心裂肺的一幕也不可能發生。

  林黥沉默不語,靜靜地等待著諸葛耶鳴的答案。

  “我答應,不過我有個要求,他必須死在我的手里!”充滿無限恨意的語氣,那一張俊逸的臉龐突然變得異常猙獰。

  林黥點了點頭,心里突然有種異樣的感覺,諸葛耶鳴要殺他外公蒼鋒是為了報他母親的仇,而自己也將要面對外公方正雄,同樣是為了報母親糾結而死的仇,這算不算異樣的大義滅親?

  可轉念一想,若非有這么兩個形同禽獸般對待女兒的男人,自己和諸葛耶鳴又怎么會失去母愛長達二十多年,這也算不上是大義滅親,而是為社會除害!想到這里,林黥心里也涌起了一股濃烈的恨意……

  湖中央的一座奈何亭里,兩個年輕人同樣凝視著波蕩不已的湖面,眼里閃爍的都是濃濃的恨意,還有著無限的緬懷……

  從奈何亭出來,林黥走到喧鬧的街區,揮手正準備攔輛出租車,一輛紅色的豐田停在了他身旁,車窗緩緩搖開,露出一張熟悉的可愛臉龐,皮膚卻是古銅色。

  “上車吧!”駕駛座的女人朝林黥揮了揮手,林黥點了點頭,轉到副駕駛座,拉開車門鉆了進去。紅色豐田再次啟動引擎,一溜煙消失在街道上。

  車里,林黥撇過頭,望著那張熟悉的臉龐,微笑道:“夏蓉,怎么想起來找我了?”

  駕駛座的女人正是夏鵬最為看重的孫女夏蓉,只見她孥了孥嘴,不滿道:“我就不能找你了嗎?還是因為不是你的女人找你,所以很失望?”

  “我可沒有這么想,只是想知道你找我什么事,你從來都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的。”林黥輕笑著回應道,腦子里的念頭同時在急速地轉動著,夏蓉在自己面前就代表了夏家,這么說來,夏鵬那個老家伙要表態了。

  “是嗎?要不然我改個方式好了,就單純的找你玩玩,讓你陪我逛街,怎么樣?”夏蓉一改以往的悲苦模樣,活潑得讓人驚訝。不過,若是知道這個女人是偵察兵,那她此時可愛的神態更會讓人大跌眼鏡。

  “好啊!這種活還真的很久沒干了呢。”林黥無所謂地聳了聳肩,心里卻很篤定夏蓉不會真的這么做,正事歸正事,玩樂歸玩樂,她是個分得很仔細的人。

  “算了,你就是假裝答應的!”夏蓉輕哼了一聲,仿佛情人間的撒嬌,隨即神色正經下來,淡淡道:“我爺爺要見你。”

  林黥打趣地笑了笑,“呵呵,你有給我不見的選擇嗎?”見夏蓉臉色不慍,趕緊轉口,“開快點吧!我迫不及待了都。”

  “算你會說話!咯咯……”車里響起了夏蓉真心的笑聲,異常響亮……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優質火爆的連載小說盡在飛盧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迷上媳婦書評:
网易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