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彩票中心|网易彩票手机版

飛鹿言情小說網

迷上媳婦 第三百一十三章 酒癮

小說:迷上媳婦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錄  舉報
  寬敞的客廳里,林黥訕笑著坐在沙發上,對面坐著的是一臉嚴肅的王基銘,旁邊則是一直怒瞪著他的女孩。

  “爸,你不幫我就算了,怎么還把這家伙給帶回來啊!”對于一向寵愛自己的老爸做出這等反常的行為,女孩忍不住抱怨起來。

  王基銘看了眼林黥,輕咳一聲,朝林黥厲色道:“臭小子,不知道聰明伶俐、美麗可人的王琳小姐是我的女兒嗎?我的女兒都敢欺負,皮癢了是不是?”

  “我……”林黥很是無奈,一年前就見過這女孩,只是當時的女孩雖然古靈精怪,可穿著絕對是中規中矩的,誰知道變化這么大啊!

  “你什么你?爸,把他抓到牢里關一個月!看他還敢不敢色迷迷的看著我!哼……”見老爸開始為自己出頭,王琳頓時興奮起來。

  “啪!”王基銘突然拍了下自己的大腿,笑了起來:“還是女兒的主意好啊!那就……”

  “進牢房!進牢房!耶!”王琳興奮地叫喊了起來。

  林黥一愣,這王基銘不會真的想把自己關進牢房吧?以他軍政副首腦的身份,說這么一句話絕對能把自己給干進去,指不定還真要蹲上幾天。念及此處,林黥趕緊擺手:“王軍政,您別開玩笑了吧!”

  “誰跟你開玩笑了!”王基銘詭異地笑了笑,道:“就罰你……請我們吃頓大餐吧!乖女兒,你說怎么樣?”

  林黥和王琳兩人都愣住了,王琳不依地推搡著王基銘,憤恨道:“老爸,你太沒義氣了吧?我被他欺負,你還讓他請吃飯,難道一頓飯就能把你給打發啊?”

  林黥卻和王基銘相視一笑,林黥心知肚明,這王軍政是酒癮犯了,正好想找這個機會去喝酒。

  “也正好到飯點了,要不現在去?”林黥望著王基銘,笑著建議道,也正好有些事情想要請教,這點很合他的心意。

  “好啊!也有些餓了!”王基銘不顧王琳的拉拽,笑著點下了頭,說完朝林黥打了個眼神,示意他叫上王琳。

  林黥會意地笑了笑,朝王琳恭聲問道:“王琳小姐,出租車的事情還請原諒,一起去吃頓飯吧!就當我道歉,怎么樣?”

  “不去!誰稀罕啊!”王琳一撇zui,氣呼呼地把頭轉到一邊。

  “哎,老爸可是稀罕的很吶!”王基銘故作姿態地嘆了口氣,起身和林黥朝門口走去,走了幾步,又轉頭朝王琳說道:“丫頭,待會你自己隨便炒幾個菜啊!就不用等老爸回來給你做飯吃了,老爸忙啊!”

  說完腳下加快了步伐,shen手便拉開了房門走了出去。王琳一愣,頓時起身追了出去,廚房可是她的JinQu,打死也不高興自己做飯!

  “等等我……”王琳焦急地追了出去。

  樓梯口,兩個男人相視大笑,王琳追上去,兩只小手在兩人身上捶打著……

  京都南區的一家餐廳,林黥三人找了個稍微安靜點的位置坐了下來,點了四五個菜后,在王基銘眼神的示意下,林黥走到柜臺,和柜臺小姐說了幾句話,回來后,偷偷地朝王基銘擺了個ok的手勢。

  “什么時候回來的?”王基銘掃了眼周圍后,朝林黥淡淡地問道。

  “前幾天,該處理的事情都處理完了,一年之約也到了,也就回來了。”林黥給兩人倒了茶水,淡然地回道。

  王基銘輕聲笑了笑,若有深意地望著林黥,“你這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了吧?想必,今天就是來找我的吧!”

  林黥一愣,苦澀地笑了笑,今天打算來找他是真,找他有事也是真,唯一不同的是,沒想到碰巧碰上了他的女兒,又湊巧之下去了他家,這種湊巧之說,讓他如何解釋。

  這時,fu務員提著一瓶洋河藍色經典走了過來,放到桌上。王琳頓時轉頭瞪著王基銘:“老爸,我可是肩負著老媽交給我的任務哦!您不準喝酒!”

  林黥趕緊shen手碰了碰fu務員,fu務員頓時反應過來,笑道:“小姐,今天是你們碰巧,本店這三天優惠,只要點了超過一百元的菜,本店就送洋河藍色經典一瓶,你們請慢用啊!”

  “這……小琳,你看,有優惠不接受就是傻子了,浪費了也可惜,今天老爸就破例一次吧!”王基銘和林黥相視一笑,心道:這小子辦事還真有一套,鬼點子真不是一般的多。

  王琳撇了撇zui,猶豫了一下,點頭道:“好吧!不過,你不能喝超過一杯啊!老媽晚上回來要是聞到酒味了,我可會如實說的!”

  王基銘大喜,不迭地點頭道:“好好好!”

  王琳哪里知道,這一瓶洋河藍色經典是五十二度五A*夢之藍,七百元左右的價格!不過就點了一百塊錢的菜,店家怎么可能會做這等虧本買賣!

  “喂,fu務員!”不料隔著一張桌子的一個中年人朝fu務員揮了揮手臂,“我這邊點了三百多塊錢的菜,怎么沒給我們來一瓶洋河藍色經典啊?什么意思?”

  這中年人耳尖,正好聽到了fu務員的話,正愁著沒好酒喝,頓時興奮起來。fu務員一愣,尷尬地看著林黥,林黥暗罵:這娘希匹的耳朵長那么尖做什么?

  轉眼一看王琳一副懷疑的神態,林黥無奈地碰了碰fu務員,湊到他耳邊,小聲道:“給他,算我們這桌上!”心里卻忍不住嘀咕道:倒大霉了都,碰上這么個順風耳!

  fu務員頓時轉憂為喜,一瓶七百塊錢的洋河藍色經典,他至少能拿到七十塊錢的提成,今天賣出去兩瓶,就是一百四十塊錢啊!賺大發了!趕緊朝柜臺跑過去拿酒,深怕林黥反悔一樣。

  見王琳不再懷疑,林黥暗自松了口氣,就這種小餐廳,三個人吃一頓飯,要花近兩千塊錢!真是奢侈到家了!不過,看到王基銘滿意的神態,他也只能忍了。

  半杯酒下肚后,飯桌上的兩個男人話題聊開了。兩人再碰了個杯后,王基銘率先說起了正事:“回來有什么打算?”

  “把那些陳年舊賬都算清了,這事我一人辦不來,還需要你幫忙。”林黥直言不諱,對于知道事情原委的王基銘,他也沒必要藏著掖著。

  王基銘輕抿了一口酒,略微苦澀道:“我未必能說得上話,現今上頭在整治,大家都處在風口浪尖,只要說錯一句話,或者辦錯一件事,那都是上斷頭臺的事情!”

  林黥一愣,隨即笑了起來,凝望著王基銘,緩緩道:“我記得水月老爺子說過一句話,他之所以沒能在京都軍區任職,是因為他不如你圓滑,和你為人處世相比,他自覺太過稚嫩。”

  “是嗎?”王基銘不以為意地笑了笑,拿起桌上的酒杯,在眼前微微晃動著。

  “我想,這次的整治對你來說,應該是沒什么影響吧!”林黥笑得很篤定,眼前的這個中年人能在軍政副首腦這個位置上屹立不倒近十年,絕對不只是聰明兩個字能形容的!

  王基銘淡淡地笑了笑,朝林黥舉了舉杯,隨即仰頭一口飲盡,長長地吐出一口醉人的酒香,他的表情顯得很享受,沉吟了一會,才道:“說說看吧!你想要知道些什么?”

  林黥提起酒瓶往他的杯子里斟酒,一邊說道:“我有成都軍區特級小組隊長的身份,可以自由出入京都軍區,不過,有些地方我沒法進去,而那些地方,正是我最想,也最需要進去的地方。”

  “你說的是鬼名都和技術研究院吧?你想要進去查東西?”

  林黥微笑著點了點頭,“你知道的,我爸就是在軍區死去的,而且……”說到這里,林黥頓了頓,壓低聲音道:“陳家的人都在軍區,而殺死我爸的陳喬偉就呆在鬼名都!”

  “是嗎?”王基銘淡然地笑了笑,似乎對林黥說的這些話沒有絲毫的驚訝,那副表情很明顯在告訴林黥,這一切他都很清楚!

  “你都知道?!”林黥有些詫異,還有些震驚,陳喬偉早在很多年前就從軍區出來了,而且連檔案都沒有了,這些事情無疑是極為機密的,王基銘竟然也很清楚!此刻,林清腦中閃過一個令他自己都震驚的念頭:當年的事情王基銘也有份參與!

  “不要用這種眼光看我,我知道你想什么,事實并非那么簡單!”王基銘一語道穿林黥的心思,shen手端起酒杯,仰頭大喝了一口,隨后發出一聲沉長的嘆息。

  “當年,我確實曾站在陳家一方,不過,我還是頂住了壓力,讓老林抱著你離開了京都!后來,我個人的勢力培養起來了,陳家再也沒法撼動我了,這才慢慢脫離了。”

  王基銘說得很淡很輕,林黥卻愣在當場,眼神極為復雜。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暑期看書樂翻天,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8月24日到8月25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迷上媳婦書評:
网易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