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彩票中心|网易彩票手机版

飛鹿言情小說網

迷上媳婦 第三百一十一章 爸,有人欺負我

小說:迷上媳婦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錄  舉報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林黥獨自信步而行,這已經是回京都來的第三天了,在楚心如的別墅里窩了兩天,他有些閑不住了,便撥通了老頭子的電話,相約了在京都北區的一家茶館相見,此刻正是要去赴約。

  臨出門前,林黥化了個妝,看上去是個黝黑的中年人,顯得老實巴交。老頭子現在是在暗處,很可能都是在別人的監視之下,他不得不防備著點。

  步行來到茶館門口,林黥朝里面望了望,沒看見老頭子的身影,抬手看了看時間,心里有些詫異,老頭子做事極為有原則,訂好的時間絕對不會錯過,難不成死而復活后連這點原則都沒了?

  “臭小子,來得這么準時,勤快了不少嘛!”身后突然響起了熟悉的聲音,林黥微笑著轉過身,看見眼前的人,他不禁愣了愣神。

  眼前是個老人沒錯,不過怎么看也沒法和林黥在成都見過的那個老頭子的臉重合起來,眼前的老人有種道骨仙風的味道,下巴長長的白胡須,眼眉毛也是極為修長白色,加上一身略顯返古的打扮,乍一看,跟一個道觀的道士沒什么兩樣。

  “臭老頭,你被張三豐附體了?怎么打扮成這副德行啊?”林黥一臉笑意地shen手碰了碰他的胡須,卻被他拍了開來。

  老頭子不以為意地笑了笑,“沒你想的那么俗,不過,這些年,我一直都在北環石化山的一家道觀里,過著清淡的生活,一把骨頭倒是比任何時候都松散啊!”說到這,林秋道有些感嘆,蒼老的臉龐展露著和煦的笑容,想來的確比以往過得輕松。

  “你倒是好,我就焦頭爛額了,還以為有點什么風吹草動你都會通知兩聲,原來,你竟是享福了啊!”林黥明捧暗諷,毫不留情,雖然這樣說,可他心里明白,老頭子這些年要躲避那些層面的人,又要打探消息,著實閑不了,這副輕松寫意的模樣不過是他自我安慰罷了!

  “有話里面說吧!”林秋道朝他揮了揮手,率先朝茶館里走去,對于林黥的嘲諷,他一點要辯解的意思都沒有。

  兩人找了個二樓靠窗的位置,坐下后點了兩杯龍井茶,老頭子似乎沒有說話的意思,端起茶杯,輕輕抿了一口茶,便轉頭望著窗外人來人往的街道,飽經風霜的臉上有著唏噓……

  “老啦!真的老啦!”良久,老頭子淡笑著搖了搖頭,zui角溢出一絲苦澀,朝林黥說道:“現在已經是年輕人的時代了,用你們年輕人的話說就是,我們已經out了!呵呵……”

  林黥臉上沒有什么表情,低頭沉默著,凝望著桌上茶杯的眼睛里卻閃過一抹悲涼。

  “好啦!不感嘆了,呵呵,回來有些日子了吧?”老頭子身子往后微微一靠,淡笑著望向林黥,仿佛已經知道了一般。

  林黥點了點頭,回道:“三天了,閑了兩天。”頓了頓,又道:“陳喬偉進軍區了,你有什么看法?”

  “權利斗爭罷了,不過是為了幫他老子拉些選票而已。”老頭子說得很淡然,二十歲,他站在學術界的巔峰,三十歲,他是最年輕的市委副書記,四十歲,他在軍區的威望堪比軍政首腦,如今,對于這些所謂的要職他已經提不起絲毫的興趣了,唯一想做的就是重新找回林家在京都應有的尊嚴和地位!

  “他老子?陳忠?”林黥想起了老頭子在成都跟他提起過的這個名字。

  老頭子點點頭,道:“陳忠是京都軍區的軍長,這次軍區要進行一次職權調整,職位高一些的人都在想方設法保留權力,職位稍低一些的,自然是想要獲得更多的支持了。在京都軍區,陳忠只能算是后者!”

  “現在的情況怎么樣?”如果陳忠得勢,那陳喬偉對付起來將更加困難。

  “呵呵……”老頭子輕笑了起來,shen手端起茶杯,淺淺地喝了一口,緩緩道:“為了讓陳忠立功,陳喬偉帶了一隊精英去爭奪那份原本屬于國家的寶藏,不過,被你給打回來后,陳忠的地位反倒下降了不少,他這才要進軍區拉攏人心。”

  林黥笑了笑,放心許多,喝了一口茶后,凝望著老頭子:“你沒想過把我弄進軍區嗎?我想知道陳家到底有哪些人,都是什么樣的人物!”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有張成都軍區特級小組隊長的證件,臭小子,別老想那些虛的!有這張證件就足夠你在京都軍區隨意進出了,想知道的,想看到的,都有這個資格。”老頭子略微責怪道。

  林黥尷尬地笑了笑,對這個他還真不了解,本以為兩個軍區是不能通行的,這樣一來倒是方便了許多。

  “臭小子,有什么需要出主意的事情,你可以找我商量商量,其他的我這把老骨頭就幫補上忙了。”感覺林黥有心事,老頭子想了想,還是直言不諱地說了出來。

  林黥輕輕搖了搖頭,笑道:“我能處理!”幾年來,早就習慣了獨自決策,若是連這些事情都還有麻煩老頭子的話,這幾年也就算白活了。

  兩人在茶館里再坐了一會后,便離開了。林黥沒有提出要去所謂的道觀,老頭子連來見自己都要打扮成這樣混淆視線,想必監視他的人一定不少,自己這般去了,反倒引人注意了。

  看著老頭子消失,林黥這才轉身朝楚心如別墅的方向走去。走在人行道上,林黥思索著怎么處理陳喬偉這個問題。

  當年,陳喬偉殺死林家偉絕對不僅僅是他個人的問題,也有著陳家的因素在里面,這里面的關系錯綜復雜,必須得把它給繞個清楚,否則,就算陳喬偉死了,林家也無法在京都得到承認!

  想到這里,林黥腦海中很自然地閃過三個字:王基銘!身為軍政副首腦,王基銘出入軍區的很多特殊場合都很自由,若是有他帶著進出,這些錯綜復雜的關系很快就能明了。

  相比之下,他那張特級小組隊長的證件顯得很不夠分量,自由出入軍區是沒問題,不過一遇到特定的關卡,肯定得被攔在外面!

  念及這些,林黥也沒再猶豫,站在路邊攔出租車,準備往王基銘家里走一趟,誰料這邊的出租車極為難等,揮手攔了半天,都是載著客人的出租車。

  半個小時后,終于見到一輛空的出租車,林黥趕忙賣力地揮起手臂來,眼見出租車就要到身旁,林黥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往前踏了一步,準備上車跟司機好好探究一番這個打車的問題。

  突然,一個JiaoXiao的身影竄了過來,搶在林黥前面把副駕駛的門給拉開了,迅速往車里鉆。林黥一時愣在原地,待見到眼前的人快要鉆進車里了,他這才反應過來,就在車門要關上時,他shen手拉住了關門的小手。

  “小姐,這出租車好像是我招過來的?”林黥一腳頂著車門,一手抓著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女人的小手,淡笑著說道,沒道理在太陽底下等了半個小時,攔下一輛出租車就要讓給她,這女人林黥知道,在他等車的時候,這女人一直站在不遠處的大樹底下乘涼!還當自己是為她fu務了,這還了得!

  “你也知道是好像,就是你也不確定對吧?我可是很確定我看到這輛車過來了,也很確定我朝司機打過招呼了!”準確地說,坐在副駕駛座上的是個十八九歲的女孩,打扮得稍微有些前衛,大熱的天,她該露的露了,不該露的也露了一些,此刻,面對著林黥的糾纏,她沒有一點要下來的意思,zui角浮著俏皮的笑意。

  林黥一愣:“你和司機打過招呼?!我怎么沒看見?”

  “我跟他是用眼神交流的,你當然看不見了。”女孩撇撇zui,理直氣壯地說道,說完使勁地甩了甩手,卻沒能甩開,忍不住朝林黥驕喝:“放手啊!”

  “眼神交流?!呵,我還是頭一次聽說兩個陌生人會眼神交流這么一招的啊!你給我下來吧!”林黥也懶得跟她狡辯,shen手把她從出租車上拉了下來,隨即自己朝車里鉆,卻被女孩給拽住了。

  女孩指著林黥的鼻子,怒聲道:“你還是不是個男人啊?讓我一個皮膚嫩白的女子在太陽底下曬,你還有沒有點公德心啊?知道憐香惜玉怎么寫嗎?還是你從來就沒讀過書?”一連串的話語,女孩說得沒有絲毫的停頓,跟機關槍似的,林黥甚至都沒有chazui的機會,直接愣在原地。

  “知道錯了吧?給你一塊錢,去擠公交吧!”見林黥一副愣神的模樣,女孩以為說通了,本著慈悲的心懷,她從幾乎露了底的超短裙口袋里掏出了一枚硬幣,塞到林黥手里,隨后繞過林黥,想要鉆進車里。

  林黥頓時反應過來,一把拽住了她,憤怒道:“一塊錢讓我去擠公交車?你還有沒有人性啊?我在太陽底下曬了近半個小時才等到的一輛車,你居然還想一塊錢就打發我,一塊錢只能坐到沒空調的車,你知不知道啊?!”

  “空調車?!那你是要兩塊錢咯,早說嘛!”女人再次從屁.股袋上掏出了一枚硬幣,塞到林黥手中,“諾,給你!你可以去坐有空調的公交車了!”說完便想要鉆進車里。

  “我……”林黥氣得說不出話來,再次把她給拉住了,“你當我二啊!我等半個小時的出租車可不是為了你等的!”

  女人也火了,一手叉著腰,一手指著林黥的鼻子:“你別逼我開口罵人啊!”

  “喲,你還有理了你!”林黥也不甘示弱,擄了擄袖子,準備應戰。

  “砰——”

  就在兩人大張旗鼓準備口水戰一番的時候,出租車的車門突然被重重地關上了,隨后,引擎聲也響了起來,司機探出頭來,怒罵了一聲:“老子誰也不載!”隨即踩下油門,絕塵而去!

  兩人頓時愣住了,指著快速遠去的出租車怒罵,可罵了一陣仍然不見出租車停下來,兩人便都把恨意轉移到了對方身上。

  “都怪你!”

  “都怪你!”

  兩人異口同聲地說道,隨后都朝對方重重地哼了一聲,林黥無奈地朝她擺了擺手,“我不跟你吵了,我走遠一點打車總行了吧?不跟你站同一個地方,我惹不起你這種人好了吧?”

  “你害我在太陽底下曬了這么長時間,別以為我會原諒你!”女孩快跑兩步,攔在林黥面前,怒瞪著他,驕喝道:“站住,別想跑!”

  林黥一愣,只見女孩再次shen手從屁.股袋里掏了掏,掏出了一個手機,林黥看得目瞪口呆,先是硬幣,再是手機,這女人穿的是超短裙誒,繃得那么緊的裙子,竟然還能裝下這些東西!這女人是在變戲法吧?

  “你眼睛看什么呢?還敢耍流氓!你死定了!”見林黥在注視著自己的qiaotún,女孩臉色羞紅的同時,忍不住咬牙切齒地瞪著林黥,心里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

  “我……小姐,人不能刁蠻無理到這種程度吧?”林黥強忍著心里的火氣,一副淡然地樣子面對著女孩。

  女孩冷哼一聲,纖細的手指迅速在手機上按下了數個數字鍵,隨即把手機貼到掛著耳環的耳朵上,眼睛冷冷地瞪視著林黥,臉上是極度鄙夷的神情,只是一張粉嫩的小臉被刺眼的陽光曬得通紅,殺傷力大減。

  “小姐,你想干什么?”林黥有些詫異,這女孩打電話不會是叫一些狐朋狗友來收拾自己吧?看她這副新潮的打扮,還真像那么回事。

  女孩沒有搭理他,保持著她的神態,數秒鐘后,林黥正打算不搭理她,離開這里,女孩突然很嚴肅地對著手機說了一句話:“爸,有人欺負我!”

  (同志們,有事沒事投月票啊!呵呵。。。)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暑期看書樂翻天,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8月24日到8月25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迷上媳婦書評:
网易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