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彩票中心|网易彩票手机版

飛鹿言情小說網

迷上媳婦 第兩百零四章 音樂的誘惑力

小說:迷上媳婦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錄  舉報
  “咚咚!”清脆的敲門聲響了起來,林黥放下手中的報紙,快步走到門前,臉上露出淡淡地笑意,這樣清脆的敲門聲也只有楚心如才能做到。

  伸手緩緩地拉開了房門,“怎么起得這么早啊?”望著楚心如略微有些紅腫的眼睛,林黥有些心疼,輕輕把她拉了進來。

  “呵,昨天晚上休息得晚了點。”楚心如笑了笑,望了望被林黥握在手心里的手,早晨的心情多了一份甜蜜。昨晚輾轉難眠,幾次想要來敲林黥的門,卻都忍住了,直到深夜才迷糊著睡了過去。

  “嗯?怎么你也愛看娛樂報紙嗎?”看到桌上的娛樂報紙,楚心如有些詫異地問道,印象中林黥并不怎么關心娛樂方面的事情。

  林黥笑了笑,走到桌子的另一邊坐了下來,“呵呵。。。離開京都后就習慣了每天看娛樂報紙,有電視的話,也會經常看看娛樂新聞,現在都已經改不了了。”

  聽到這話,楚心如的身子略微抖了抖,驚異地望著林黥,眼里的深情濃烈了一分。

  “心如。”林黥似乎想起了什么,張口輕呼了一聲,打斷了兩人之間的沉默。

  “嗯?”

  “你。。。在倫敦的行程應該結束了吧?打算什么時候回京都呢?”本來不愿意開口說這話,可心里卻明白,自己這兩天就得飛往成都,史家的事情還沒有完全解決,而楚心如也有她自己的工作,自己也不可能讓她跟隨自己去成都冒險。

  楚心如沉默了,緩緩地坐了下來,抬眼朝林黥望過去,隱隱有些失落,輕聲回道:“你希望我早點回去嗎?”

  “沒。。。沒有,我只是不希望你丟掉自己的事業。”林黥輕輕搖了搖頭,緩緩解釋道。

  “你會跟我一起回去嗎?”楚心如希冀地望著林黥,絕美的臉龐寫滿了期待,眼里卻還閃爍著一絲恐懼,似乎隱隱猜到了答案。

  “我。。。我還有些事情要辦的。”林黥不敢面對楚心如的眼睛,輕輕地把頭轉向了另一邊,望著窗外的風景,心里很是壓抑,沉重得喘不過氣來。

  “一年之約有那么重要嗎?你非要守著那個莫名地約定嗎?京都那么多人,難道你一個都不惦念?”

  楚心如突然間覺得很委屈,半年相思的煎熬眼看就要到頭了,卻在這個時候告訴自己他還要再離開,這叫自己如何能接受得了,積壓了半年的委屈頓時決堤而出,絕美的臉龐頓時多了兩道明顯的淚痕,眼睛又紅腫了幾分。

  “心如,我。。。哎!”林黥皺了皺眉頭,張口想要解釋什么,卻不知道該怎么去說,唯有無奈地發出一聲嘆息。

  房間里頓時顯得極為壓抑,楚心如抽泣的聲音充斥著整個房間,一邊的林黥卻皺眉望著楚心如,臉上的神情很是痛苦,額頭上的那抹皺紋又深了幾分。

  良久,楚心如抽泣的聲音停了下來,伸手輕輕擦拭了下淚痕,抬起頭朝林黥勉強地露出一絲笑容,輕聲道:“好了,我會等你的!發下牢騷總可以的吧?”聲音還略微有些哽咽。

  林黥苦笑著點了點頭,“你怎么樣都無所謂,是我沒去顧及你的感受。。。”讓最心愛的女人天天為自己落淚,這樣的男人本就沒有資格去要求什么。

  “好啦!其實劉江已經幫我訂好了明早回京都的飛機票,今天我們出去轉轉倫敦好不好?”盡管笑容有些勉強,楚心如卻還是很自然地說出了這些話。

  “呵呵,走吧!只不過,你是不是該化一下妝呢!這樣的形象似乎。。。可能。。。大概。。。不太好呢!”林黥開著不大不小的玩笑,從來都不想太過傷感,如果可能,他每天都希望能夠微笑著面對每一個人。

  “啊?!哼,都怪你了!”楚心如驚呼一聲,照了照鏡子,回過頭白了林黥一眼,快步跑出了房間。

  望著楚心如的背影,林黥苦笑著搖了搖頭,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什么時候自己才能夠隨心所欲地去做事情呢?那一刻到底還有多遠?

  倫敦的街道上,楚心如依偎在林黥身上,低頭望著十指相扣的兩只手,臉上露出淡淡地微笑。周圍的人群緩緩穿過,依偎著的兩人顯得有些異類,兩人卻都毫不在意。

  “心如,你相信命運一說嗎?”林黥伸手輕輕攬著楚心如,突然開口問道。

  楚心如沉默了一會,緩緩道:“有時候相信,有時候不相信。不過,我更相信依靠自己的努力能夠改變所謂注定的一切。”

  林黥笑了笑,沒有回應她最后的那句話,側頭輕聲問道:“什么時候相信呢?”

  “和你分開的時候,我以為我們的命運注定了要分離,那時候我總感覺有一只手在控制著我們。”說到這里,楚心如身子都有些發抖,似乎對那莫名地手感到害怕,良久,又道:“后來,我天天守著腦海中對你的那份深情,直到在倫敦遇見了你,我就不再相信了。”

  “呵呵。。。”林黥輕笑著緊緊攬住了楚心如,緩緩道:“其實,每個人一出生,他前面的人生路就已經注定了,生活的環境和各方面的因素卻又在慢慢改變著,最后的一切都靠著他自己去選擇,去實踐。”

  楚心如抬起頭,詫異地望著林黥,“怎么會想到說這個呢?”她所知道的是,自己依偎著的這個男人從來就沒有停歇過,身上背負著刻骨的深仇,他卻從來都沒有放棄和命運抗爭,現在聽他話里的意思,卻是有些相信了莫名地命運一說。

  “我只是想到了自己從出生到現在的情況,心里有些感慨了。”林黥笑了笑,沒作具體的解釋,眼里的那抹復雜神情一閃而逝。

  楚心如望著林黥良久,突然放開了林黥的手,把脖子上掛著的懷表拿了下來,輕輕撫摸著那塊表面有絲裂痕的懷表,望著林黥,輕聲道:“你知道嗎?這塊懷表我從來就沒有拿下來過,看著它,總能想起你送給我時的那些話,一字一句都那么清晰。”

  頓了頓,又道:“每次拿著它,我都會閉上眼睛,默默地為你祈禱,不管你是在我身邊,還是在這個世界的其他角落,我都希望你能夠平安健康的回到我身邊。所以,只要我們都能夠堅信,所有的困難都不再是問題!”

  “心如。。。”林黥輕輕喚了一聲,心里陣陣暖流涌過,整個人頓時精神了許多。伸手拿起楚心如手中的懷表,輕輕地掛回了她脖子上,隨即把她攬入了懷中。

  因為楚心如的溫柔體貼,因為她的深情禱告,因為她的嬌柔微笑。。。自己雖然做不到一直陪在她身邊攜手漫步,卻總希望最終的歸宿是回到她的身邊,安靜聆聽她輕柔的歌聲。

  遠處突然傳來優美的鋼琴曲,聽著感覺極為耳熟,林黥疑惑地抬眼望過去,不遠處赫然是鋼琴女子學院。苦笑著搖了搖頭,自己對倫敦熟悉的也就那幾個地方,不知不覺就領著楚心如抬腳往這個方向走了,不料卻是到了這個地方。

  “嗯?這個彈鋼琴的人肯定是大師級的水準,造詣很深呢!”出于對音樂的敏感,楚心如抬頭發出一聲贊嘆,抬眼望著林黥,笑道:“一起進去看看是誰吧!”

  “嗯,好吧!”楚心如眼中的期盼讓林黥無法開口拒絕,唯有在心底無奈地苦笑一聲,臉上還得裝出一副很贊同的表情。

  不知道是因為楚心如太過有魅力的緣故,還是因為這次的林黥看起來很是善良,門口的那個金發老人竟然只是隨意地憋了他們一眼,并沒有任何攔阻的意思。

  林黥心底暗罵,該攔阻的時候竟然無動于衷,不該攔阻的時候卻像條狗一樣瘋狂。想到等會自己馬上就得處于極為難堪的地步了,趕緊背著楚心如朝金發老人猛地眨眼睛,誰知老人卻是朝林黥不屑地冷哼一聲,隨即干脆閉上眼睛不搭理。

  心底無奈地發出一聲嘆息,該來的總是躲不掉,林黥隨著楚心如快步朝琴聲發出的地方走過去,儼然就是歐陽婉婉彈鋼琴的那個房間。

  “心如。。。”

  “嗯?怎么了?”

  “要不,我們就不去了吧?去倫敦的九幽會場聽還更好呢!”林黥拉著楚心如停了下來,輕聲建議道。想了想,還是覺得他們倆不要見面的好,到時候自己的位置都不知道該往哪里放,這兩個女人,無論誰受到傷害,都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

  “咯咯,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鋼琴學院里的高手并不一定比音樂會場彈奏的差,相反,鋼琴學院里很多都是高手,只不過他們的年齡和閱歷不夠,才沒法拿到所謂的大師證。走吧!”

  不理會林黥有些不情愿的樣子,楚心如拉著他緩緩地朝那個房間走了過去,抬手輕輕敲了敲門。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暑期看書樂翻天,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8月24日到8月25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迷上媳婦書評:
网易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