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彩票中心|网易彩票手机版

飛鹿言情小說網

迷上媳婦 第一百九十三章 鉆石的異變

小說:迷上媳婦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錄  舉報
  “確實是好久沒見了。”林黥緩緩地走到陳喬偉對面,冷下臉來望著他,一股滔天的恨意從心底升了起來。

  “嗚。。。嗚。。。”被捆綁的楚心如努力地想要發出聲音,神情極為激動,看到赤膊的林黥胸口處那么一條傷痕,卻又安靜了下來,眼中有著濃烈的擔憂。

  林黥抬眼和楚心如對視著,心突然間抽搐起來,腳下動了動,卻還是忍住了沒上前。旁邊的卻是許慧美,另外一個是中年男子,總感覺在哪里見過。皺了皺眉頭,突然記起來了,正是那晚彈吉他的男子,他臉角處腫起了一塊,還有些血絲殘留。

  轉頭望著陳喬偉,他的衣袖都擼了起來,右手處還有著一絲血跡,看來中年人是被陳喬偉給收拾了,想來剛才的慘叫聲就是從他嘴里發出來的。

  心里頓時戒備起來,中年男子的身手那晚已經見識過,卻也不差,還是這么輕易地被陳喬偉給拿下了。心里輕輕嘆了口氣,鄭少宇說的話看來真的不假,陳喬偉的身手很恐怖。

  “怎么?退縮了?!”一直在注意林黥表情的陳喬偉緩緩地把雙手靠在背后,望著林黥笑了笑,眼中的鄙夷神色一閃而過。

  “什么意思?”盡管心里知道是他殺了老爸,也知道他在林家消失的事情上脫不了干系,可奇怪的是,林黥心里就是沒法對他升起刻骨銘心的恨意,腦中閃爍的是他的慈祥,還有陳思敏的刁蠻任性,還有她凄苦的眼淚。

  陳喬偉笑了笑,往前走了兩步,來到楚心如跟前,伸手輕輕地放在她頭上,微微用力不讓她亂動,抬眼看著林黥,道:“我想我已經用行動來表達了我的意思,把東西給我,我可以考慮放了她們。”

  “哈哈。。。”望著陳喬偉傲然的神態,林黥突然狂笑了起來,“陳喬偉,你真是一個貪心不足的人渣!敏敏有你這個爸爸真是她的不幸!”

  這一刻,突然間覺得陳喬偉在自己面前,再沒有了一絲可以值得自己不去恨的地方。

  “哼,林黥啊!我想,半年來你已經知道了些什么,我有必要再對你隱瞞什么嗎?”陳喬偉不以為意地笑了笑,頓了頓,又道:“另外,我警告你一點:敏敏是我女兒,你別再去和她接觸!你不配!”

  “不配?!”林黥冷笑一聲,望著陳喬偉的眼神中多了一份深深的鄙夷,“你是在害怕什么嗎?林家的人讓你感覺到威脅了吧?”

  “呵呵,林侄子,你未免也太自信了些。一個辭生堂,一家服裝公司就能威脅到我?”陳喬偉輕笑著回應道,放在楚心如頭上的手再次緊了緊,楚心如吃痛卻強忍著不發出聲音。

  “你什么時候知道的?”林黥愣住了,一直以來自己都做得很保密,想要調查更是很困難,卻被他一語道破,心里極為震驚。

  “這年頭誰都無法藏住秘密,你以為你做得夠隱蔽是吧?哼,我的情報網你都無法想象!”陳喬偉悠然地說道,望著林黥的眼神就像在看小孩一般玩味。

  林黥皺眉想了想,陳喬偉就算真的知道辭生堂和服裝公司是自己的,可最近張少歡也帶過來消息,根本沒有辭生堂受到鬼菊幫攻擊的消息,上層的幾個人更是沒有受到任何的威脅,服裝公司也發展得很好。這么說來,他并非有十分的把握毀滅自己,安插在鬼菊幫的人他應該也沒發現。

  想到這里忍不住冷笑起來,“那又如何?你還不是只能任由我去發展壯大?!”

  “是嗎?”陳喬偉不以為意地笑了笑,隨即略有深意地淡淡道:“林侄子,你可能真的不明白,政界、商界、黑社會組織,這三個永遠是相輔相成的,全世界都是這樣。”

  “什么意思?”望著陳喬偉有些鄙夷地笑容,林黥微微皺了皺眉頭,心里突然多了份不安。

  “什么意思?!呵呵,你的辭生堂沒有任何的靠山,一旦發展到引起了上面注意的地步,那就是叛黨了。呵,還用得著我去收拾嗎?”

  林黥愣住了,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曾經是想過要讓辭生堂和京都的政界人物掛上鉤,卻一直沒能找到有重大分量的人,所以作罷了好長時間。唯一值得慶幸的是,自己離開后的這半年,辭生堂一直在停步不前,這樣的話還能給自己一定的緩沖時間去做這些事情。

  “林黥,我已經給了你機會,做一個平凡的人,可你錯過了!不過,你現在放手也來得及。如果你還想一直繼續下去,哼,我不介意讓你多承受一些痛苦。”陳喬偉緊緊地盯著林黥,沉聲說道,一抹陰森的笑意從嘴角漸漸擴散開來,放在楚心如頭上的手突然用力。

  “嗚嗚。。。”楚心如再也忍不住,發出了痛苦的聲音,臉上的表情有些扭曲。

  “放開她!”林黥有些焦急,揮起刀刃指著陳喬偉,怒聲喝道。楚心如痛苦的表情看在眼里,那顆一直都對她愧疚的心再次糾結起來。

  “怎么?感受到這樣的痛苦了?”陳喬偉緩緩地放開了手,玩味地朝林黥笑了笑,那副樣子完全是一副掌控著所有一切的得意神情。

  林黥再也沒有一絲耐性,冷眼盯著陳喬偉,沉聲說道:“你想要怎么樣?”口袋里的懷表還緊緊地貼著,他再也不想讓楚心如受到任何的傷害。

  “鉆石扔過來!”陳喬偉緩緩地朝林黥伸出了手,另一只手再次放在了楚心如的頭上,隨時準備發力。

  伸手從腰間的小包里掏出了那顆暗淡的鉆石,猶豫著緊緊地握在手中,和沈家的合作憑借就是這顆鉆石,如今卻要拱手讓人,心里在極力掙扎著。

  “嗚。。嗚。。。”耳邊再次傳來楚心如痛苦的聲音,林黥猛地抬頭望去,卻見陳喬偉手抓著楚心如的頭往一邊扭過去。

  “等等!”林黥喝叫住了他,心里卻還是在掙扎著,把手中的鉆石捏得都快要碎了一般,突然間感覺鉆石軟化了下來,掌心處有東西漏出來的感覺。

  趕緊把手伸到背后,手指夾著鉆石,把東西給倒在手掌上,感覺有兩樣東西,林黥心里極為震驚,臉上的表情卻沒有絲毫的變化。手緩緩地從背后伸了回來,揮手的一瞬間,掌心處的東西正好落在了腰間的小包里。

  攤開手掌,望著手中的這顆鉆石,感覺恢復了鉆石應有的光芒,卻沒有剛才軟的狀態,更沒有一絲破裂的痕跡,林黥眼中閃過一絲詫異。

  “扔過來!你還有其他的選擇嗎?”陳喬偉冷聲說道,抓在楚心如頭上的手再次緊了緊,楚心如此時連聲音都發不出來了。

  林黥再也沒有猶豫,揮手把鉆石朝陳喬偉扔過去,同一時間,抖動手里的刀刃,朝陳喬偉沖過去。一直都被動著,林黥想要爭回主動權,唯有把人質先救出來。

  “哼!”陳喬偉冷哼一聲,松開了抓住楚心如的手,突然從腰間抽出了一根絲帶,迅速卷向空中的鉆石,同時側身躲開林黥的攻擊,伸手抓著鉆石閃到了一邊。

  閃到楚心如身邊的林黥沒有絲毫的停頓,刀刃一抖朝右邊男子的心口刺過去,同時飛起一腳踹向左邊的男子。把這兩個人逼開后,自己也就有時間解救開三人了。

  令林黥奇怪的是,兩人似乎早就打算好了要撤離,根本就沒有阻擋,都撤身朝陳喬偉那邊閃過去。林黥愣了愣神,隨即抖動刀刃,瞬間割破三人身上的繩索,蹲下身撕開了身邊楚心如嘴邊的膠布,“心如,對不起。。。”

  楚心如什么也沒說,淚水滑落的瞬間撲進了林黥懷里,仿佛在那里才能釋放一切的思念和痛苦。半年了,這份胸膛依舊讓她那么熟悉,那么溫暖。

  “林黥,這算是我給你的一個人情,換你別再見敏敏!你給我記住了!”陳喬偉把鉆石捏在手上,朝林黥沉聲說道,眼中的殺機一閃而過。

  林黥扶著楚心如緩緩地站了起來,冷眼和陳喬偉對視著,沒有一絲退讓的意思,冷聲道:“陳喬偉,我只想問你一句!我爸林家偉是不是你殺的?”

  盡管從周建國嘴里聽出了這個意思來,林黥在心底還是不希望是事實,陳思敏那張泫然欲泣的臉龐總會在腦中呈現,根本無法和曾經慈祥的陳喬偉搭邊。

  陳喬偉皺了皺眉頭,沉默了一會,緩緩道:“看來你都已經知道了,都有二十多年了吧?呵呵,你再繼續復仇計劃,下場也不會比他好多少!”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暑期看書樂翻天,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8月24日到8月25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迷上媳婦書評:
网易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