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彩票中心|网易彩票手机版

飛鹿言情小說網

迷上媳婦 第一百八十一章 盛典般的活動

小說:迷上媳婦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錄  舉報
  良久,楚心如再次發出一聲嘆息,輕輕把相片放在枕邊,拉開被子躺了上去。望了望身上的外套,緩緩拉了下來,蓋在了胸口,這才蓋上了被子。伸出手把相片拿起來,貼在臉上,任由淚水滑落臉頰,滴落在枕頭上,那絲絲的涼意才能讓她感覺到這一切曾經發生過。

  燈光熄滅后,良久,房間里安靜異常,唯有楚心如平緩的呼吸聲在整個房間里淺淺回蕩。窗簾處突然一陣晃動,一道黑影緩緩地走了出來,悄無聲息地來到床邊。

  緩緩地蹲了下去,伸出手,顫抖著撫向楚心如的臉龐,在觸碰到臉的一瞬間,楚心如突然發出一聲喃息,睫毛微微動了動。黑影嚇了一跳,趕緊收回手,幾個閃身躲在了窗簾處。

  良久,并沒有聽到楚心如醒過來的動靜,黑影這才再次從窗簾處走了出來。蹲在床邊,伸手輕輕擦拭掉楚心如臉上的淚痕,輕輕地發出一聲嘆息。

  黑影在床邊坐了下來,透過細微的月光,深情地望著楚心如絕美的臉龐,眼中有著暖暖的回憶。“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就是對楚心如的真實寫照了,那一份情深任誰都不忍心再去讓她哪怕落一滴淚。

  天色漸漸明亮起來,清晨的光輝在云層中照耀著。黑影的臉再也無法在光線下隱藏,一張年輕人的臉龐,卻有著老年人的滄桑感,還有那眼神中的濃烈憂郁,卻是從大巴后下來就消失了的林黥。

  望了望窗外的天色,林黥摸了摸略微有些發麻的腿,緩緩地站了起來。看著臉色安詳的楚心如,嘴角露出一絲淡淡地笑意,低下頭在她臉上輕輕印上一吻。

  楚心如突然毫無預兆的睜開了眼睛,望著剛剛離開她臉龐的林黥,眼神有些迷茫。兩人同時愣了一愣,林黥瞬間反應過來,快速轉身,幾個縱躍閃到窗戶邊,跳了出去。

  “林黥!”楚心如突然間回過神來,猛地坐起上身,焦急地喊了起來,拉開被子,快步追了過去。

  待趕到窗戶處時,探頭往下看,卻沒有了林黥的身影,環顧四周也沒能看到林黥的影子。

  “林黥!”楚心如再次朝窗外大喊了一聲,撕心裂肺般的痛苦顯露無遺,讓人聽了忍不住要心都跟著抽搐一下。無力地坐倒在地上,使勁地抓著胸口,抽泣著喃喃道:“為什么要走啊?為什么啊?!”

  倫敦標志性建筑大本鐘前面的廣場,圍著廣場中央的那個盛大的舞臺,周圍或站或坐,人群極為擁擠,似乎早早的就等候在了那里。

  林黥在廣場外面,望著涌動的人群,苦笑了一聲,朝身邊的幾個人無奈道:“雖然想到人肯定不會少,可還是低估了英國皇室人員的號召力,這樣對我們的行動稍微有點影響呢!”

  “你是說人群中容易隱藏人?”九姐仔細打量了下人群,輕聲問道。雖然從語氣里聽不出絲毫的異樣,林黥卻已經感覺到了那份幽怨。

  “嗯,”林黥點了點頭,“雖然你們要對付的人不太可能會藏身在人群中,不過也并不排除這種意外發生。”微微動了動嘴唇,似乎還想再說些什么,卻沒說出聲。

  “各就各位吧!”朝身后的人揮了揮手,林黥率先擠進人群,往鐘樓走去。身后幾人頓時朝整個廣場的各個方向散開,卻都是在離大本鐘入口不遠處。

  來到大本鐘的四樓,林黥環顧四周后,徑直往其中一個暗角走過去,推開窗戶朝廣場中央的舞臺看過去,同時仔細地打量著最接近后臺的人。心中暗嘆了口氣,現在似乎還早,都看不出什么情況來,后臺入口處只有一些穿著英國皇家警服的保鏢在那站立著。

  喧鬧聲不斷傳來,廣場上的人群顯得有些興奮,拍照的咔嚓聲不段響起。林黥搖了搖頭,看來英國皇室還是很得民心的,雖然沒有多大的實權,卻也是一種至高的存在。

  突然廣場入口處的人群一陣涌動,一群保鏢把人群給推開,掃出一條三米左右寬的道路,林黥瞇眼觀看,領頭的保鏢正是裘影,穿著標準的保鏢制服,高大的身影在英國人之間也不逞多讓。

  一輛豪華的馬車緩緩地開了進來,路易喬治站在馬車上,微笑著朝四周的人群揮舞雙手,頓時引起廣場人群的一陣喧囂聲。旁邊坐著的正是沈君如,依舊是高貴典雅的形象,臉上掛著淡淡地笑容,朝四周含蓄地點頭。

  望著這副場景,林黥嘴角不自覺地露出一絲輕笑,雖然表面上看似兩人的感情很和睦,沒有一絲的裂縫,不過林黥卻不這么想。

  記得從老頭子珍藏的書柜里看過一本書,是關于西方禮儀的,里面關于英國的禮儀特別描述了一段:英國皇室人員在進行盛大活動的時候,夫婦必須相互牽著手站起來朝群眾揮手示意,一來顯示對民眾的熱愛,二來體現皇室人員的和睦和傳統。

  這么看來,沈君如和路易喬治之間已經出現了一些裂縫。想到這里,林黥趕緊仔細盯著沈君如的脖子上看,那顆光亮的鉆石還掛著,這才松了口氣。至少這個說明她們兩人并非為這事而產生的裂縫。

  略微低下頭,打量著裘影,看著他一副戒備的神情,林黥感覺好笑,他眼中的那抹失望之色根本就沒有掩飾住。估計是這幾天都把整座皇家莊園翻遍了,依舊沒有任何的收獲。

  在把視線轉到裘影旁邊的保鏢身上,林黥忍不住皺了皺眉頭,旁邊的保鏢顯得極為普通,根本不像是有一流身手的人。可裘影的合作伙伴尤刺,既然號稱殺手界最能隱跡的高手,肯定不至于沒有高超的身手。

  突然看到裘影朝舞臺中央的一個背著三個呼啦圈的特技演員望了望,兩人的眼神在空中相遇,似乎在傳遞著什么消息。

  看到這一切,林黥釋然地笑了笑,隱跡高手確實不是虛有其名,竟然連這樣的活動都能混進來!要知道能來參加活動的必須是接受到英國皇家的邀請函,才能來的,尤刺的手段還真不一般,不知道他是怎么耍進去的。

  嘴角露出一絲嘲諷地笑意,這兩個人就又沈濃平去應付好了,偶爾看場戲也很不錯的,最好是和周建國的大戰前能有這樣的好戲上演,這就完美了。

  再次朝廣場的人群掃過去,卻再也沒有發現熟悉的身影。暗自搖了搖頭,這些人還真不是一般的難纏,不到最后的關鍵時刻根本就不會現身,個個都想在做螳螂后面的黃雀。

  馬車緩緩地駛進廣場中央,在舞臺入口處停了下來。路易喬治很紳士地彎腰朝沈君如伸出了手,林黥卻注意到他的動作略微顯得有些不自然。

  沈君如卻是表現得很平靜,朝路易喬治點了點頭,把套著白色絲巾的手放到了他手掌上,緩緩地站了起來,一起朝周圍的觀眾揮手示意。人群中再次發出一陣歡呼聲,響徹整片區域。

  兩人緩緩地走下了馬車,走上了舞臺。路易喬治牽著沈君如的手,來到話筒面前,臉上的笑容一直都掛著,對著話筒說著林黥完全聽不懂的英文。林黥只看到舞臺下面的人群每隔那么一會就鼓掌歡呼,抑郁的是不知道他說了些什么話可以得到觀眾這樣的熱情。

  林黥再也無意去聽路易喬治的演講,伸手把窗戶往外推了推,把視野擴大了一點,再次打量起來,卻還是一無所獲。轉眼一憋,突然看到舞臺后臺區站著的楚心如,臉上已不再顯得那么憔悴,卻是因為化了妝的緣故。

  旁邊站著焦急的劉江,似乎對楚心如現在毫無表情、魂不守舍的樣子極為不滿,一手叉著腰,一手指著楚心如,擺著潑婦的樣式,嘰里呱啦地說著什么。

  望著這一切,林黥的心突然間抽搐了一下,早上那一幕再次在腦海中回放著。沒想到她會突然間睜開眼睛,和她面對面的對白一直都沒想好。

  也曾經站在鏡子面前去演練過無數個場景,卻一次次被自己給否認掉。最終無奈地放棄了這個念頭,唯有在她睡著時偷偷地望著她,這樣自己也許會稍微好過一點,半年來的歉疚也會減少一點。

  隨著路易喬治的舉手一呼,整個廣場頓時沸騰了,似乎也已經宣布了社會城市文明公益活動的正式開始。林黥扭過頭,不敢再去看楚心如,甚至連她旁邊的人都不敢看,內心的那一關始終無法邁過去。

  望著路易喬治和沈君如緩緩地走下舞臺,林黥抖了抖身軀,這個時候必須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不能為任何事情分了心。

  嘴角露出一抹詭異地笑容:今天所有的好戲都將要上場,到底誰會是最后的贏家!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暑期看書樂翻天,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8月24日到8月25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迷上媳婦書評:
网易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