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彩票中心|网易彩票手机版

飛鹿言情小說網

迷上媳婦 第一百六十一章 螳螂?黃雀?

小說:迷上媳婦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錄  舉報
  “林黥,你。。。”白幽女疑惑地看著林黥,臉上隱隱泛著怒氣,她就是容不得別人說史少的不好,若非是林黥,她早就動手了。

  林黥輕笑了兩聲沒說話,瞇著眼看著不遠處的史蒂文,迎著他充滿怒火的眼神,一點也沒有退讓的意思。良久,史蒂文松開握緊的拳頭,沉聲道:“你以為你是誰?奪回我失去的一切?!哼,有兩下身手就配說這話?”

  面對史蒂文鄙夷地眼神,林黥不以為意地笑了笑,淡淡道:“空口無憑,確實不是那么容易讓你信服。不過,史家在國內可并不是有多大的名氣,這種小家族還不被我放在眼里。”

  “哼。”史蒂文冷哼一聲,不屑道:“林黥是吧?和林字相關的家族,我更是連聽都沒聽過。你憑什么敢說這種大話?”

  白幽女也愕然地看著林黥,也就知道他有著比自己還高強的身手,其他的倒是一無所知。林黥輕聲笑了笑,眼神瞬間收緊:“能那么容易說出口的資本還能成為資本嗎?還是你本來就是那么無知?”

  “是我的錯覺嗎?你做這件事情沒有半點目的?天上沒有餡餅掉下來的事實,我從來就沒有忘記過。”史蒂文依舊是那副冷淡地語氣,只不過臉上略微露出了淡淡地笑意,心里已經開始對林黥有些許感興趣了,若是林黥開口就說出自己有多大的勢力,他反而會極為反感。

  “呵,”林黥望著史蒂文輕笑出聲,心里對他有了贊許,“比我想象中不那么二世祖呢!”

  “你也比我想象中的那么不討人厭。”史蒂文嘴角翹起一絲弧度,露出淡淡地笑意,往前走了兩步,來到林黥兩人跟前,淡淡地問道:“你可以給我承諾什么?”

  林黥和史蒂文對視了一會,笑了笑,指了指頭,道:“有實力的人的智慧從來都是最為可怕的,你說呢?”

  “呵,有意思!”史蒂文點了點頭,“史家如果能夠在我手中臣服,我史蒂文這條命交給你也無妨。”

  林黥露出淡淡地笑意,緩緩地朝他伸出了手,史蒂文望了望林黥,隨即輕笑著伸出手和林黥緊緊地握在一起。兩個人相視一笑,也許兩人之間算得上是有著絕對的利益關系牽引著,可這一刻的笑容卻都顯得那么真誠。

  京都西區紅粉世家娛樂城的一樓,依舊是最角落的那個位置,張少歡坐在那里,手中端著高腳杯,杯里盛了半杯白蘭地,隨著他輕輕搖晃手中的杯子,酒在杯中輕微地晃動著。只是無論怎么搖,酒都只是在杯沿處晃動,卻不會灑出一滴來。

  良久,張少歡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把杯子放在了桌上,看著依舊在杯中輕微晃蕩的酒,輕聲嘆了口氣,心里莫名地有些煩躁。再次伸手把酒杯端了起來,往嘴邊湊了過去,輕輕地抿了一口,舌頭在嘴邊舔了舔,感受著酒中的那份芬芳的味道。

  放下酒杯,抬頭望著大廳里觥籌交錯的情景,心里突然感覺很落寞。視線漸漸模糊起來,眼前的熱鬧地情景在眼中慢慢地扭曲,隨后失去了影子,腦中空白一片。

  “南哥,歡少這是怎么了?”不遠處的一個青年指了指在發呆的張少歡,疑惑地朝身邊阿南問道。

  “哎!”阿南嘆了口氣,道:“女人永遠是男人的克星,英雄難過美人關是可以理解的事情,古代的周幽王、唐太宗不都載在女人手里了嗎?歡少現在就是這樣的情況。”

  “女人?南哥,你是說歡少被哪個女人勾走了魂?”青年抓了抓頭,還是有些不太明白。

  阿南一個暴栗打在青年頭上,怒哼一聲,道:“什么勾走了魂啊?!你他媽就不會用點文雅的詞語來形容啊!整天腦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叫你多看書看了嗎?”

  青年慘叫一聲,捂著頭上被打的地方,苦著臉道:“我看了啊!可是。。。。”

  “可是什么?沒看還裝是吧?!”阿南抬手作勢又要給個暴栗,青年嚇了一跳,趕緊往后跳開了,可憐兮兮地看著阿南。

  “南哥,不是我沒看!我實在是看不懂啊!”青年苦笑著朝阿南擺了擺手。

  “上面的是英文?”阿南疑惑地問道,隨即又皺著眉頭,搖了搖頭,“不對啊!我記得我給你的時候翻看了一下,是中文版啊!再說了,奧特曼這本動漫也沒有英文版的啊!”

  “南哥,是中文版的,可我小學都沒畢業,這。。。我一個字也看不懂啊!”青年縮了縮身子,一邊往后退一邊尷尬地說道。

  “什么?!”阿南猛然間怒瞪著青年,誰知青年轉身拔腿就跑,阿南怒著一張臉,追過去,怒罵道:“你他媽給我站住!還敢騙我是高中畢業,我不打爆你個廢物!”

  兩個人在一樓的大廳里追逐了良久,阿南望著依舊如狗般快速跑著的青年,彎下腰,雙手扶著膝蓋不停地喘著氣,喃喃道:“兔崽子,就他媽會跑!當初騙我是高中畢業,害我在歡少面前說我是大學畢業,還指望你擋著點,這他媽叫我一個小學都沒上過的人怎么收場啊!”

  坐在角落里的張少歡眼神回復過來,看著大廳里追逐的兩人,突然間覺得身邊缺少了什么,往常這個時候,旁邊的座位上總會響起響亮地笑聲,這下突然間清凈了,倒是覺得心里有些空落落的,不舒服。

  輕輕地嘆了口氣,端起桌上的酒杯,仰頭一口飲盡,微微皺了皺眉頭,似乎這酒再也喝不出以前的味道了,總覺得帶著點愁懷的味道。那一次沈曼怡喝白蘭地的畫面漸漸在腦海里清晰起來。

  嘴角露出一絲苦澀地笑意,煩躁地揮了揮手,起身朝門口走去,這個位置越坐越讓自己感覺心情煩躁。

  走在西區熱鬧地街道上,張少歡望著周圍急匆匆地人群,總覺得自己和周圍那么地格格不入,疑惑地皺了皺眉頭,以前沈曼怡在身邊的時候,耳邊總會有嘰嘰喳喳地聲音,似乎自己也變得融入了熱鬧的城市里,和周圍的人群再沒什么不同。

  苦嘆著甩了甩頭,張少歡快步離開鬧市區,來到一處安靜的公園里面,對著周圍清新地空氣,深深地吸了口氣,腦中這時候清明了許多。

  “老二,你對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不遠處的樹林里突然傳來中年人略帶沙啞的聲音。

  張少歡皺了皺眉頭,剛清凈下來的心,卻又莫名地煩躁起來。抬腳正要離開,突然聽到另一人的回話,身子忍不住顫了顫,停了下來。

  “哼,沈曼怡都去倫敦和沈君如見面了,你說還能是怎么回事?”另一個尖細地聲音傳了過來。

  “老二,你的意思是。。。”沙啞的聲音有些驚訝地說著,卻沒有把下面的話說出來,似乎不太相信一般。

  “還用想嗎?!老三肯定是對這個家主的位置有意,故意讓沈君如布的疑陣呢!”尖細地聲音把話接了下來,語氣顯得極為惱怒。

  “媽的!難怪老三每次開會都那么積極地想要出頭,原來早就準備好了!老二,你愣著做什么呢?快給出出主意啊!你平時鬼點子最多了!你也不想讓別人笑話我們無能吧?家主的位置居然讓一個最小的給坐上了!”沙啞的聲音有些焦急地催促著。

  張少歡搖了搖頭,一聽這話就知道這個中年人不是塊料子,這種人被人拿著當槍使最舒服了,都不用費神,指哪打哪。

  “我這不正在想嗎?”尖細地聲音不耐煩地回道,過了一會,又道:“老大,我這人好賭你是知道的,根本就不是持家的料,我對家主的位置也沒興趣。倒是老大你,怎么說你在集團里也掛了董事的名,也沒損了集團的一分一毫,由你持家我雙手贊成!只不過,到時候你可別忘了滿足下我這雙好賭的手啊!”

  “嘿嘿,老二,咱哥倆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客氣了,要是我當家主,你愛怎么賭就怎么賭!”沙啞地聲音嘿笑了兩聲,得意地道。

  “那老大,我可就指望你了啊!你知道老頭子看我時候那個眼神,差點沒把我吃了!”

  “放心吧!我說過的話,你還不相信啊!”沙啞地聲音略微有些不滿,“快點,有什么主意快點說說!”

  “十個字:先下手為強,后下手遭殃。”尖細地聲音輕笑著說道,語氣里顯得很是自信。

  張少歡笑了笑,這人明顯是早有預謀了,這個老大可是得當槍使了。腦中突然閃過那張一直呆在自己身邊,卻讓自己漸漸習慣的臉龐,心里略微有些擔心。想了想,掏出手機撥通了一組號碼,電話接通后,對著電話那頭淡淡地說著什么,語氣似乎就和自己的兄弟講話般淡然。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暑期看書樂翻天,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8月24日到8月25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迷上媳婦書評:
网易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