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彩票中心|网易彩票手机版

飛鹿言情小說網

迷上媳婦 第一百三十九章 莫名的狙擊

小說:迷上媳婦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錄  舉報
  另外兩個保鏢模樣的中年男子在這時已經把路易喬治護到了身后,一副戒備地神態。林黥跟前的中年男子冷哼一聲,制著林黥的雙手依舊沒有放開,仔細地端詳了林黥良久,在林黥的腰間摸索了一陣,這才緩緩地松開了手。

  林黥摸了摸略微有些發痛的手臂,心里有些許得意,這把刀刃就是自己的皮帶一般,想要搜索出來談何容易,退到一邊和九姐站在一起,沒再往路易喬治看,免得引起中年男子的懷疑,正要拉著九姐離開,卻聽中年男子冷笑著發話了。

  “小九,還以為你會一直沉寂下去,沒想到你也出來活動了!哼,有我在這,你們也該掂量掂量!”

  林黥疑惑地看著九姐,小九是她的小名,看來這個中年男子也是從撒哈拉里出來的,和九姐應該是同一屆,兩人似乎很熟稔。

  “我也沒想到,當年在殺手界曾經盛名一時的裘影居然會該行成了保鏢!我想。。。裘影應該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九姐臉上露出淡淡地笑意,毫不退讓地和中年男子對視著。

  裘影輕哼一聲,臉色沉了下來,“你還是喜歡把話說得那么明白,有些事情知道的多了未必是好,這句話你總也學不會!”

  “裘影,我花凋血要做的事情誰也攔不住!不過,這趟渾水我沒興趣。”九姐淡淡地回道,話里帶著一股傲氣,卻是一點都不懼中年男子。

  “哼!最好是這樣。”裘影冷哼一聲,轉頭透過墨鏡冷視著林黥,林黥卻是不以為意地朝他笑了笑,心里卻是越來越迷糊,從兩人的對話中透露出來的信息,似乎很多人都沖著同一個目的來到了這里。

  九姐冷淡地笑了笑,沒再和他多說話,伸手拉著林黥繞過四人朝對面的電梯走過去。剛走沒兩步,身后突然響起了槍聲和玻璃拼碎聲,周圍的工作人員頓時發出慌亂地尖叫聲,兩人回頭看過去,護著路易喬治的兩個保鏢中的一個頭部中了一槍,太陽穴處一個巨大的孔,看著觸目驚心,緩緩地倒了下去。

  另一個保鏢趕緊拉著路易喬治蹲了下來,靠著辦公桌躲避著對面的視線,裘影一個閃身到了墻后,迅速從腰間掏出了手槍,隨意地對著窗戶外面開了兩槍。

  林黥和九姐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迷惑。路易喬治是矮個胖子安排給自己的任務,難道還會有其他的殺手插入進來?這個似乎不太可能,如果有的話,矮個胖子應該第一時間會通知自己,再說委托人也不可能會同時找兩個商家。

  透過窗戶朝對面看過去,對面的高一層樓房角落里的窗戶口上,赫然有桿槍頭露了出來,此時居然對著的是自己,林黥嚇了一跳,危急之中,抱著九姐倒在了地上,“砰”地一聲槍響,旁邊辦公桌木屑紛飛,頓時又引來一陣慌亂地尖叫聲。

  林黥莫名其妙,這怎么目標又對準了自己?!來不及再思考這個問題,感覺身上某個點上有些發熱,抱著九姐往旁邊滾了開來,又是一聲槍響!手往地上一撐,同時拉著九姐站了起來,迅速地閃到了不遠處的墻壁邊,身后同時刮起了一陣旋風,就差那么一點!

  “小子!是你得罪了什么人吧?”對面的裘影摘下墨鏡,朝林黥瞪了一眼。

  林黥微微皺了皺眉頭,狙擊槍連著對自己開了三槍,連自己都覺得是沖自己來的,可第一槍卻又明顯是朝路易喬治開的。想了想,朝臉色有些擔憂的九姐道:“你先呆在這里,我去探查清楚,我沒回來的話,你直接去酒店等我。”

  說完離開了掩飾的墻壁處,躍起跳到就近的辦公桌上,一刻也不停頓地再次跨步,幾個縱躍閃到了裘影身邊,中途又響起了一聲槍聲,子彈險險地擦著腿邊飛過。

  不理會裘影訝異地目光,林黥徑直沿著樓梯朝十五樓走去,記得這兩幢大廈是一個六十度角連起來的,天臺上可以直接跨過去。來到十五樓,樓梯口往天臺處有鐵門鎖著,林黥也顧不得許多,一腳往門上踹過去,連踹了四腳才把門給踹開,閃身進去,直奔天臺。

  從天臺處躍過去,林黥很是疑惑,這一路上再也沒聽到槍聲,正要從樓梯口鉆進去,聽到樓梯處傳來細微地腳步聲,趕緊退了出來。貼著墻壁,屏住了呼吸,悄悄地握緊了拳頭,全身的肌肉緊繃著。

  腳步聲越來越近,就在門口處卻又停了下來,失去了聲響,連呼吸都難以察覺到。林黥不敢發出一絲聲響,穩穩地屏住呼吸,心里幾乎可以肯定就是剛才的狙擊手,腦中閃過一絲熟悉感,卻又沒能想得起來。

  僅僅一墻之隔,誰也不敢發出一絲地聲響,而給對方抓住機會出手。迎面吹來一股強風,林黥的外套被吹起,隨后又重重地拍打在墻壁上,發出“啪”地響聲。

  林黥苦嘆一聲,為了顯得有風度一點,外套特意沒有扣上,這下可是害苦了自己。一把刺刀毫無征兆地刺了過來,速度極快,林黥沒有猶豫,在衣服拍打在墻壁上的一刻,腰部微微發力撞擊墻壁,跨步離開了原地,堪堪躲過刺過來的刺刀。

  扭身正對著從門口閃出來的人,一身緊身衣打扮的青年,嘴角噙著一絲冷笑,盯著林黥的眼中有著濃濃地恨意。

  林黥很是疑惑,一張白嫩地西方臉龐,自己確定記憶中沒有見過這么一個人,可他為什么就是對自己有這么濃厚地殺意。來不及再去思考這個問題,青年已經持刀朝自己沖了過來。

  微微側過頭,躲開刺向自己喉嚨的刀,腳下更沒有停頓,往側邊跨開,閃出青年的攻擊范圍,皺了皺眉頭,林黥對那把刺刀還是有些苦惱。

  青年緊追不舍,兩個跨步沖過來,揮刀纏上林黥。林黥有些無奈地閃躲著,青年用刀的手法極其純熟,左右手同時轉動著,攻擊的角度總讓林黥反應慢上一拍。

  眼見青年把刺刀改為橫握,朝自己的喉嚨上迅速劃過來,林黥伸出手堪堪格擋住他持刀的手臂,同時張開手掌,穩穩地抓住他的手臂,右手五指緊握成拳猛然朝他的眼角揮了過去。

  就要到青年臉龐時,卻被他用手掌擋了下來,緊緊抓住了。兩人冷冷對視,發力僵持著,青年嘴角突然翹起一絲詭異地弧度,持刀的手手腕微微一轉,刺刀在空中劃過一個漂亮的弧度,落到另一邊。

  青年猛然間松開抓住林黥右拳的手掌,接過空中的刺刀,毫不停頓地朝林黥的喉嚨抹過去。林黥雖然在青年松開手掌的時候右拳適時地撤去了力道,卻已經來不及回撤過來格擋,眼見刺刀就要劃過自己的喉嚨!

  危急之中,林黥膝蓋迅速地往下彎曲,同時側身把整個右手臂抬了起來,“唰”地一聲,林黥往側邊退了好幾步。右手臂的衣服劃開了一道口子,手臂上傳來微微地刺痛感,血液緩緩地從細長地傷口上流了出來。

  林黥微微皺了皺眉頭,眼中閃過一絲怒火,雙手往身后一靠,脫下外套,朝沖過來的青年扔了過去。同一時間起步沖了上去,對著被外套包裹住的青年的頭部猛地踹了上去。

  青年正好把外套給甩開,卻來不及閃躲,只能把頭側開,肩膀上結結實實地挨了一腳,整個人往后仰面摔倒在地上。

  林黥得勢不饒人,跟著過來一腳朝青年的胸口踩過去,青年往旁邊一滾,堪堪躲過!順勢單手往地上一撐,整個人翻個身站了起來,怒喝一聲,不退反進,持刀迎了上來。

  林黥冷笑一聲,剛才本想好好問個究竟,沒有太盡全力,卻不想弄得自己受傷,看來槍桿子出政權這句話果真是經得起千錘百煉的!

  往前跨一步使個假身,引得青年持刀揮了個空,自己卻瞬間加快身影,閃到了青年側邊,一肘打在他胸口,同時伸手把他回拉過來,朝他的胸口連著迅速地揮了兩拳,最后一記勾拳打在他的下巴上。

  青年噴出一口鮮血,踉蹌著往后退了幾步,隨后倒在了地上,手中的刺刀晃當一聲落在他身旁不遠處。

  青年撫著胸口粗喘著氣,看著林黥的眼中卻依然閃著濃濃地殺意,仿佛有著天大的仇恨般。林黥不屑地輕笑一聲,問道:“為什么襲擊我?”

  青年冷哼一聲,正要開口,卻又停了下來,看著林黥的身后,掙扎著爬了起來朝門口閃過去。

  林黥往前跨了一步想要把他給留下來,突然看到青年喉嚨處有條細長卻又有些彎曲的疤痕,愣了一愣,猶豫著停了下來,微微皺了皺眉頭,目送著青年鉆進門里失去身影。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優質火爆的連載小說盡在飛盧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迷上媳婦書評:
网易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