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彩票中心|网易彩票手机版

飛鹿言情小說網

迷上媳婦 第一百一十一章 只能是平常人

小說:迷上媳婦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錄  舉報
  “鬼名都?”張少歡搖了搖頭,“沒聽說過,怎么個怪異法?”

  誰知邱應文也是搖頭,只是眼中的恐懼之色更濃了,喃喃說道:“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聽說過,卻從來沒有見到過。還沒跟老大的時候,鬼菊幫已經在京都有了很大的勢力,道上都有這么個傳聞。”

  “什么傳聞?”張少歡有了些興致,見邱應文顧著抽煙,催著問道,楚心如和古月樂也疑惑地看著邱應文,等待著他繼續說下去。

  “據說京都軍區附近,有個地下室,里面簡直跟一個鎮子一樣,很寬廣。有很多人都去找過,卻再也沒有回來,也不知道到底是死了還是活著。后來聽說鬼菊幫的老大陳喬偉進去過,而且毫無傷痕地走了出來,隨后大家就認為地下室是鬼菊幫的總部,到底能信幾分,就沒人知道了。”

  “這么神秘?邱老大,以前怎么沒聽你說過啊?”古月樂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聽起來那個地下室有鬼一樣,進去就出不來,倒是感覺陳喬偉有些邪氣了。

  “我就是不太相信這事情,說著自己都害怕!要不是老大失蹤了,鬼菊幫的內應又說沒見過老大,我才懶得說呢!”邱應文臉上還有恐懼的表情,似乎真的對這事情很害怕。

  “地下室的具體位置在哪里?”張少歡露出淡淡地笑意,問道,越是神秘的地方對他越有吸引力,以前寫劇本的時候就著重寫這方面的,有這種地方當然也不想錯過。

  “別問我,我也不知道!這事也只是聽來的,就只知道是在軍區附近。”邱應文擺了擺手,心里也有些納悶,這傳來傳去也就是沒傳出具體的位置。

  張少歡低頭想了想,過了一會抬起頭來,眼中閃過一絲決心,“好!我自己去找。另外,你們也同時試著聯系下林黥,把他可能去的地方都給找一遍!”

  邱應文和古月樂同時點了點頭,張少歡心里也有些著急,起身朝門口走去,“張少歡!”剛走到門口,卻被楚心如給喊住了,轉過身疑惑地看著她,對于楚心如,他很有好感,也許是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她表現出來的溫文爾雅吸引了他。

  楚心如緩緩走到張少歡面前,皺著眉頭,輕聲道:“張少歡,林黥的事情麻煩你了!如果他真的在那個地方,你一定要把他救出來,我。。。我向你拜謝了!”

  說完微微蹲下身,朝張少歡拜了一拜,張少歡嚇得趕緊把她給扶了起來,笑了笑道:“嫂子,你放心!他要是真在那里,我拼了命也會把他救出來!”這算是對她的一個承諾了,也是對林黥的回報。

  “好,好!你也一定要小心啊!”

  “嗯。”張少歡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休息室,心底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紅顏只為情人醉,落淚無非碎心罪。林黥啊林黥,就是為了這樣為你憔悴流淚的女子,你也應該活下來啊!

  “嫂子,別難過了!你先回家休息吧!老大的事情有我們呢!有消息我第一時間通知你。”邱應文走到楚心如身邊,輕聲勸著,看她那滿臉憔悴的神情,心都跟著她難過不已。

  “嗯,一定要通知我啊!還有,告訴他我在家里等他,我會一直等著的!”楚心如應了一聲,又輕聲交待著,見邱應文點頭,這才緩緩地拖著有些沉重地身軀離開了。

  金粉故都一樓大門口,沈曼怡坐在臺階上,雙手支撐著下巴,不時地扭頭朝里面望過去,大眼睛里滿是期盼,小嘴嘟著極為可愛,過往的人疑惑地看著她,這地方可都是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過來,哪有人會這么失了儀態,像個小孩一樣坐在臺階上啊!

  沈曼怡不理會過往人的詫異目光,偶爾有幾個猥瑣地男子過來搭訕她也不搭理,只顧扭著頭,望著大門口,突然眼中露出欣喜之色,起身朝剛出來的張少歡迎了上去,挽著他的手臂,嘟著嘴不滿道:“你怎么才出來啊?我都等半天了!門口那個服務員不讓我進去,我都氣死了!”

  “我有事情要做的時候,你就別跟過來,在紅粉世家好好呆著不行嗎?”張少歡無奈地苦笑,這女孩一刻也甩不掉,天天粘在自己身邊,這閑話估計都已經傳出來了。

  “你又不在,也沒人愿意搭理我,沒意思!”

  “你還是趕緊回家去吧!老跟在我身邊也不是事,到你家里的話,你也就覺得有意思了。”張少歡輕聲勸道,這話都說了好幾遍了,她從來就沒響應過,問到她的家人,她就一句話,“我沒家人!”

  “我煩到你了嗎?你要趕我走?”沈曼怡臉上的笑容斂去,聲音有些哽咽,一副泫然欲泣的神情。

  張少歡無奈地搖了搖頭,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沒有,我只是想,你應該回到你家人的身邊,他們肯定也都著急了。”

  “我不管!我就是想呆在你身邊,你要是趕我走,我就流落街頭去!”沈曼怡流著淚,抽泣著說出威脅的話來,卻顯得極為孩子氣,像是在跟親人撒嬌一般。

  “好好好,既然你不愿意回去,那就跟在我身邊好了!”張少歡哭笑不得,只得輕輕拍著她的肩膀來安慰。

  沈曼怡破涕為笑,挽著張少歡地手臂輕輕搖晃了起來。張少歡輕輕搖了搖頭,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以前宛然也曾經這么在自己身邊撒嬌過,也曾為自己哭,為自己笑過,如今卻伊人不再。眼神有些黯然,心底發出一聲重重地嘆息,踏步離開了金粉故都。

  京都軍區醫院里,周建國一臉抑郁地隨夏鵬走到走廊盡頭,停下腳步后,轉身怒瞪著夏鵬,冷聲道:“給我個理由!她為什么會在那里?是不是你安排的?”

  夏鵬嘆了口氣,蒼老的臉龐也顯得有些迷茫,皺了皺眉頭,說道:“建國,昨晚我一直就呆在你旁邊,你和他在打斗,我有阻止過嗎?”

  “那她為什么會出現?別告訴我你不知道原因,她是你的孫女,是你的手下!”周建國臉龐漸漸扭曲,顯得有些激動,聲音提高了幾分。

  “哎,我也只能猜測出些緣由。”夏鵬把頭扭向一邊,望著外面的公園,再次發出一聲嘆息,眉宇間有著濃濃地憂愁。

  “什么緣由?”

  “蓉蓉到現在也還是個學生,在京都大學上學,一般我都不讓她接任務。可林黥來了京都后,在陳喬偉的安排下也進了京都大學,還和蓉蓉是一個班的,兩人也認識,我這才派她去和林黥接觸。”

  說到這里夏鵬頓住了,似乎在整理思緒,過了一會才緩緩開了口,聲音卻有些低沉,“看來兩人之間的關系也超乎了我的想象,蓉蓉也有些心軟了,當初讓她加入部隊也許真的是錯了!”

  “拿這么幾句話就想來忽悠我?要不是她,林黥這個禍害早就給鏟除了!現在他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殺我爸的兇手也沒了線索!你說怎么辦?”周建國還是不相信,對夏鵬說話都已經不再用尊稱了,心里已經把這事情的責任掛在了他頭上。

  “建國,現在最重要的不是找殺你爸的兇手,而是怎么把你周家的榮耀維持下來!周老頭剛死,肯定會有不少人覬覦你們周氏企業,逸平他還嫩著呢!怎么跟那些元老董事相抗爭啊?你該擔心的問題是這個!”

  夏鵬焦急地提醒著,在這一點上,他看得比周建國要清楚多了,不說旁觀者清,就是自己多年的經歷也夠自己猜測出點情況來。

  周建國愣了愣,低頭想了想,良久,眼中的怒氣漸漸斂去,朝夏鵬點了點頭,“您說的對,我得立即去幫著逸平,不然可能真有什么事情會發生。”

  這時候又重新用起了尊稱,周建國算是直性子的人,脾氣來了的時候誰也不認,脾氣好的時候,禮儀方面也很到位。轉身快步離開了軍區醫院,顯得有些焦急。

  望著周建國遠去的身影,夏鵬眼中閃過濃濃地落寞之色,喃喃道:“周老頭,我們當年真的是做得太錯了!才會有今天的報應啊!你放心,很快,我會下去和你相聚的。”心里總是感到不安,總覺得有雙手在暗中操縱著什么,卻又隱藏得極為深,無法探測。

  走到二樓的一間病房門口,輕輕地推開了門,正要輕輕關上房門,卻聽身后傳來了一聲呼喚,“爺爺!”夏鵬愣了愣,回過頭滿臉慈祥地笑意,看著躺在床上的夏蓉,和藹道:“醒啦?感覺哪里不舒服嗎?”

  夏蓉輕輕搖了搖頭,臉色有些蒼白,自肩膀以下圍著又長又厚的紗布,微微動了動身體,卻皺著眉頭發出一聲痛苦地呻吟。

  “別動!”夏鵬趕緊過去,輕輕地扶著她坐了起來,靠在床頭,輕聲責怪道:“你這丫頭!身上有傷就躺著好好休息,非要動來動去做什么!”

  “爺爺!”

  “嗯?”

  “對不起!”

  夏鵬愣住了,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嘆了口氣,伸手撫著夏蓉的頭,淡笑著說道:“沒什么好對不起的,爺爺不怪你!這些年來爺爺心里也不好受,都是當年貪心犯下的錯啊!蓉蓉,爺爺倒是想求得你的原諒。”

  “是我做錯了,爺爺,您這是。。。”夏蓉有些惶恐,爺爺很少用這么沉重地語氣說話,在自己眼中,他是個了不起的軍人!

  “呵呵,是我的錯。自己犯下的錯,還得自己承受,讓你參合進來算什么事啊!”看著眼前可愛的孫女,夏鵬眼中忍不住泛出老淚,因為一時的貪念,卻要讓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女孩來承擔后果,心里頭著實愧疚。

  “爺爺,您會沒事的!”夏蓉這會倒是安慰起老人來了,想了想,卻又微微皺了皺眉頭,小心翼翼地問道:“爺爺,那個,他怎么樣了?”

  “自己都這樣了還擔心別人!”夏鵬輕聲責怪著,猶豫了下,還是道出了實情:“你說的是林黥吧?他失蹤了!這都一天了,也沒找到他,更沒看他出現過!”

  夏蓉明顯地松了口氣,卻又皺著眉頭擔憂起來。

  “好了,蓉蓉,別想太多啊!多休息吧!部隊里還有些事情要忙,爺爺走了啊!”夏鵬輕聲囑咐著,起身朝門口走去,在門口微微停頓了下,卻還是走了出去,輕輕把門給帶上了。

  “希望你沒事吧!”看著門被帶上,夏蓉喃喃自語地輕聲說道,隨后慢慢地躺了下去,緩緩閉上了眼睛,病房里一片寂靜。

  感覺身上有陽光照射著,特別暖和,林黥忍不住慢慢睜開了雙眼。朝四周看了看,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木床上,雖然沒蓋被子,身上的熱量卻很足。

  這是一間幽暗地屋子,唯有最角落處才有一盞微弱地燭光,有些劈啪作響。離床不遠處還有個藥架,上面擺放了各種藥瓶,一股濃烈地藥味飄進鼻子里,聞著有些怪異,似乎并不會太難聞,反而覺得是股清香。

  最右側地角落里有處階梯,房間里沒有窗戶又沒有光線地,林黥猜測應該是個地下室。微微抬起了手臂,全身都傳來劇烈地疼痛,林黥只好放棄,安靜地躺在那,看著自己手上的血跡,之前的一幕幕都浮現了出來,眼中閃過一絲悲涼之色。

  能感覺到疼痛,說明自己并沒有死,林黥有些自嘲地笑了笑,可憐自己狂言要如何如何報仇,竟是落得這么個笑話,還差點死在那片白樺林中。正想著自己這個樣子,要是讓楚心如看見的話,肯定得嚇得哭起來。突然階梯處傳來腳步聲,對話的聲音隱隱傳了過來。

  “嚴老,你確定他能活下來嗎?”這個女聲讓林黥心跳加快了幾分,眼中露出疑惑地神色。

  另一個蒼老的聲音響了起來,“活下來是沒問題,只不過。。。”

  “只不過什么?!”

  “恢復過來后,他就只能像個平常人一樣了,不能干重活,也就是說,他比正常人還虛弱那么一點。”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暑期看書樂翻天,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8月24日到8月25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迷上媳婦書評:
网易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