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彩票中心|网易彩票手机版

飛鹿言情小說網

迷上媳婦 第一百章 無幽之京

小說:迷上媳婦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錄  舉報
  張少歡臉色冷了下來,快步朝房子里沖過去,一腳把門給踹開了,“砰”地一聲響,把里面的人都嚇了一跳。張少歡冷著一張臉,緩緩地走了進去。

  眼前的場景讓他眼中噴出一股怒火,床上躺著一個只有一塊薄布遮身的女孩,看起來年紀也就在二十來歲,雙手被捆在床頭,雙腳更是分開捆在了床尾的柱子上,此時禿頂中年人正跨在女孩腰間,雙手還撫著她的胸部。女孩眼中滿是羞辱的淚水,看到張少歡進來,她眼里閃過一絲希冀。

  “你是誰?給老子滾出去!沒看到老子在辦事嗎?滾!”禿頂中年瞪著眼怒道,剛才那一聲巨響,差點沒把自己給嚇萎掉。甩手就把剛脫下的外套朝張少歡砸了過去,同時朝外面喊道:“王臻,你們他媽的死哪去了?快給我過來!”

  張少歡冷眼盯著他,伸出手把外套甩開,一步一步地往他走過去,禿頂中年怒罵一聲,醉酒的身體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揮拳朝張少歡打過去。

  “啊!啊!。。。”

  寂靜地夜色里傳來一聲聲慘叫和哀嚎,足足持續了十幾分鐘才停歇下來,院子里突然安靜得詭異,顯得有些陰森恐怖。隨后“吱呀”一聲,宅院的大門緩緩打開,走出來一男一女,門也沒關就朝巷子外頭走去。

  “你走吧!”巷子口,男人轉頭輕聲說道。

  女孩咬著嘴唇,低頭沒吭聲。男人嘆了口氣,轉身往歸泓街走去,卻聽見身后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停了下來,身后的腳步聲也消失,回頭疑惑地看著她。

  “我沒有地方去。”女孩怯生生地說道,臉上還有著淚痕。

  男人想了想,從口袋里掏出錢包,把里面所有的錢都抽了出來,拉起女孩的手,塞了上去,“找地方住一晚,然后回家去吧!”

  轉身再次往歸泓街走去,剛走沒幾步,聽到身后再次傳來腳步聲,只得再次停下來,轉過身淡淡地看著女孩。

  “我沒有家了,我不要你的錢,我想跟著你。”女孩似乎想到了傷心事,輕聲抽泣起來。

  男人長長地嘆了口氣,點了點頭,“跟我走吧!”

  女孩笑了起來,漂亮精致地臉蛋笑起來很好看,男人愣了愣,眼神閃爍起來,轉身稍微加快了步伐,卻顯得有些凌亂。女孩趕緊跟了上去,路燈下的街道,一個女孩小跑著跟在男人身后,形成一副令人發出感觸的畫面。

  清晨,窗外透進來一絲陽光,透過玻璃在屋里的墻壁上照射處一個小人頭的模樣,那一束光線中布滿了細微地灰塵,緩緩浮動。林黥慢慢地睜開了眼睛,嘴里十分干燥,輕輕動了動身,左手臂傳來一絲痛感,卻比昨天舒服了許多。

  看了看手臂上的傷口,一條長長的血痕,涂上了黃色粉末后,都已經結了疤。林黥嘆了口氣,想起昨天和翎羽的戰斗,心里還有些懼怕,那把軍刀真的很讓自己恐懼,還會隱隱散發出刀芒。自己再次施展了催發潛能的秘術,這次看來必須得過好長一段時間才能恢復過來。

  起身來到院子里,感受著清晨微涼的陽光,林黥忍不住輕聲笑了笑,這好像是自己住進楚心如的別墅以來,第一次不是由楚心如來叫而起得這么早,看來自己是有些懶散了。

  正胡思亂想著,大門處門鈴的聲音響了起來,開了門,卻是一臉諂媚地古月樂,跨進來朝林黥笑著說道:“老大,早上好啊!會不會打擾你們啊?”

  “沒事,我也是剛起來。”林黥笑了笑,把古月樂領到院子里,看著古月樂嬉皮笑臉的樣子,心里暗罵,肯定是有事要說,卻又不敢開口。

  “老大,你還養花的啊!很高雅的情操啊!”古月樂走到院子里的一盆向日葵前,不知所云地拍著馬屁,“這可是很名貴的花,老大品味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比的,肯定花了不少錢吧?”

  為了那一條頂級的黃鶴樓,古月樂使勁地拍著馬屁,好話也不怎么會說,反正抬高老大的身價絕對錯不了。

  “二十塊錢一盆,你要的話,送給你。”林黥瞇著眼笑著說道,既然你不說,我也就不問,看看你能憋到什么時候。

  “啊?!哦,呵呵,老大,你別逗我了,要是給我來養的話,第二天就會把它給養沒了!”古月樂有些尷尬,不好意思地擺了擺手,腦中在思考著該怎么開口才能賺這么一條頂級的黃鶴樓。

  “金粉故都的生意怎么樣?”林黥笑著問道,心里也有些著緊,怕是真的出了什么問題,也就故意引出話題,不再讓古月樂在那邊不知所云。

  古月樂來了興趣,眼中的詭笑毫不掩飾,“有我在那看管著,絕對差不了,每天純利潤就有百來萬,特別是賭場的利潤,占了絕大多數,前兩天,我也請了個高手來鎮場子,技術真的沒話說!你要看到了,絕對忘不了他精彩的賭技。只是。。。”

  “有話就說吧!跟我說話還吞吞吐吐的干什么?”林黥笑著責怪道,走到一盆盆栽前,伸手輕輕撥弄著枝葉。

  “呵呵,那我就說了啊!”

  “什么事情?”林黥點了點頭,問道。

  “昨天丁一來找過我,說是有個白頭小子去酒廳找麻煩了,身手很厲害,丁一不是他的對手。他讓丁一在今天晚上之前,把所有人撤走,說是鬼菊幫要那家酒廳。”

  “白頭小子?”林黥疑惑地皺了皺眉頭,腦中閃現出刺殺周劍英時候的畫面,確實是有個白頭青年,身手也不錯,很有可能就是他。

  “是的,他是這么跟說的。老大,你看是不是該去支援他?他肯定是擋不住的!”

  林黥看了看自己受傷的左手臂,心中有些焦急,自己受傷這么重,根本不能動手,再說自己也不太方便出面,腦中在搜索著人選,最后定格在張少歡那張臉上。

  “嗯,你找一趟張少歡,讓他來安排,他知道該怎么做的!”想到張少歡,林黥臉上露出淡淡地笑意,對付白頭青年,張少歡應該可以,甚至還有可能是小覷了張少歡。

  “好嘞!我這就去找他。”古月樂笑著應了一聲,走了兩步卻又回過頭來,支吾著道:“老大,那,那個你對丁一說的話。。。”

  “我對他說過什么話?”林黥疑惑地問道,一時沒明白古月樂的意思。

  “那個,呵,你不是說,他要是再求救的話,要帶一條手臂來見你嗎?”古月樂撓著頭,尷尬地說道。

  “嗯?”林黥突然瞇著眼看著古月樂,淡淡道:“他向你承諾了什么?”

  “沒有,沒有!”古月樂笑著擺了擺手,見林黥依舊瞇著眼望自己,尷尬地豎起了一根手指,輕聲說道:“就,就一條煙了,那種黃鶴樓牌子的,你見過的,呵呵。。。”

  林黥忍不住輕笑著搖了搖頭,伸手指了指古月樂道:“你就這么點出息啊!好吧,我就成全你,告訴丁一,只要做好他本分的事情,我就不會為難他。去吧!”

  “是,謝謝老大了,嘿嘿。。。”古月樂笑著轉身離開了,掏出口袋里的寶貝煙,隨手就點上,滿臉享受地吐出一口煙霧。

  林黥搖了搖頭,古月樂雖然在黑道混了好些年,卻還保留著那份純真,真是很難得。這年頭,只為一條煙就救別人的人應該都已經絕跡了吧!也就古月樂才能做得出來。看著古月樂的背影,林黥輕聲笑了笑。

  陳家別墅里,陳思敏臉色憔悴地坐在院子里的階梯上,頭上的發絲顯得有些凌亂,有幾根垂落到眼睛上,陳思敏卻沒有伸手擼開,眼睛一眨不眨,幾根發絲在她眼中似乎不存在一般,良久,微微皺了皺眉頭,無奈地嘆了口氣,一聲嘆息中包含了種種復雜的情緒。

  “敏敏,怎么了?好好的嘆什么氣啊?”陳喬偉從大門口走了進來,剛跨進來就聽到女兒在嘆氣,忍不住輕聲問道。

  聽到問話,陳思敏緩緩站了起來,轉身往大廳里走去。剛到門口,卻被陳喬偉給拉住了,“敏敏,怎么了?見到老爸就這個樣子?生氣啦?”對于這個寶貝女兒,他確實是很在意,雖然平時不怎么在家,心里卻也經常掛念著。

  “爸,我累了,想回房休息。”陳思敏躲開陳喬偉的目光,把頭轉向一邊輕聲說道。

  陳喬偉的熱情冷卻了下來,臉色有些不豫,沉聲道:“是不是在想林黥?”

  “沒有。”陳思敏輕聲否認,腦中卻想起昨天下午的那個畫面,心里隱隱作痛。

  “敏敏,他到底哪里好了?整個京都里比他優秀的人滿大街都是。你為什么就要這么固執呢?”陳喬偉有些憤怒,就是不明白一個傻到要和整個京都對抗的孤兒有哪里可以吸引人的地方。

  陳思敏咬著嘴唇,沒有回話,心里一旦認定了一個人,哪怕他是個乞丐,她也會義無反顧地去愛他。

  陳喬偉輕輕松開了手,沉聲道:“敏敏,反正你記住,你和他永遠不會有好結果,他已經在和我作對了!你應該明白,你是我的女兒,而不是他的什么人!”

  看著女兒依舊咬著嘴唇沉默的樣子,陳喬偉冷哼一聲,離開了別墅。陳思敏靠著大廳的門,緩緩蹲了下去,眼中的淚水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雙手撫著頭,痛苦地抽泣出聲,嘴里喃喃地說著:“對不起,對不起。。。”

  來到別墅門口,陳喬偉長長地呼出一口氣,轉頭朝靠在車上的白頭青年沉聲道:“白頭,那家酒廳怎么說?”

  “小人物,今天晚上我去辦妥。”白頭青年手里把玩著小刀,低頭不屑地說道。

  陳喬偉點了點頭,臉色緩和下來,既然是個小角色,自己也就沒必要親自去,伸手招呼白頭青年上了車,朝司機道:“去老舍茶館!”

  司機應了一聲,啟動車子,踩著油門,緩緩開出了別墅區。

  京都市區的南端有一條老街,這條街上的建筑看起來有些古老,想來已經有了一些歲月了,旁邊靠著一條小河,環境顯得很清幽,老人們經常來這里聊聊天喝喝茶,這條街上的老舍茶館很是受歡迎,雖然光顧的大部分是老人,卻也顯得很熱鬧,無論是什么時候,里面都能傳來老人們蒼老的笑聲。

  靠河邊的一張桌子上坐著一個老人,就這么一個人倒是顯得很另類。老人偶爾低頭看看左手的手表,時而望向茶館門口,似乎在等著什么人。過了一會,看到門口走進來一個中年人,老人蒼老的臉上露出了笑容,朝中年人招了招手。

  中年人來到老人對面,笑著坐了下來,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淺淺地喝了一口,笑著道:“我是不是該恭喜您了?馬上就是京都市的市委書記了,呵呵。。。”

  “呵,你這次做得很好,沒有留下一絲痕跡,這都好幾天了,還沒查到兇手是誰。”老人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笑著說道。

  “您放心好了,查不到我頭上!”中年人臉上有著一貫的自信,淡淡地說道。

  老人點了點頭,“這幾天都在忙著悼念他的事情,必須得過一陣子,才會考慮任市委書記的事情,上頭也會派人下來一起商討。”

  “那您有多少把握?”

  “這邊是沒有問題,關鍵是上頭派來的人,我已經聯系你伯父了,你伯父也答應了,應該是不會有太大的問題。”老人的聲音透著興奮,仿佛大事已成。

  “那就好,伯父這人既然答應了,一定有把握做到的。”中年人笑著說道,對于自己的伯父,他有一定的了解。頓了頓,又說道:“敏敏都有十五六年沒見您了吧?我一直都沒告訴過她,您不打算去看看她嗎?”

  老人一愣,良久,望著外面緩緩流動的河水,長長地嘆了口氣,“還記得敏敏小時候特別喜歡粘在我身上,呵呵,不知不覺間小孩子都長成大丫頭了,歲月催人老啊!等過段時間再說吧,到時候你來安排。”

  “恩,好的!”中年人點了點頭,答應下來。

  “哎!當年的變故害人啊!”老人搖了搖頭,再次感嘆了一聲,端起桌上的茶,一口喝完,起身朝中年人說道:“就這樣吧!我時間到了,得趕回去。”

  中年人望著老人的背影,眼中的痛苦之色越來越濃,喝完杯中的茶,也離開了茶館。來到茶館不遠處的車邊,車上赫然靠著個白頭青年。

  京都東環處的一間教堂里,身穿白色長衫的女子坐在左邊最前排的位置上,低頭雙手合十,表情虔誠地向臺上墻壁處的十字架禱告著,旁邊站在一個矮個胖子。

  “小幽,你真的打算不留在京都?”矮個胖子低頭看著白衫女子問道。

  白衫女子緩緩睜開眼睛,看著十字架底端處的細洞,點了點頭輕聲道:“這里沒什么好留戀的,再說,做我們這行的,誰不是到處奔波?哪里有雇主,我們就到哪里。”

  “那你也沒必要去英國啊?我聯系你也會有些麻煩。”

  “那是你的事情!”白衫女子不為所動,頓了頓,又道:“兩個月,兩個月之內,我不再接受任何的任務。”

  “你這事有什么事情要去做了?需要我幫什么忙嗎?”

  “不用,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

  白衫女子起身繞過矮個胖子,往教堂門口走去。走到門口,卻又回過頭來,伸手摘下頭上的玉釵,放在手中輕輕地撫摸著,眼中露出一絲憂傷,突然抬手,把玉釵甩了出去,“叮當”一聲響,玉釵穩穩地釘在十字架上,正好封住了那個細洞,分毫不差,整個玉釵卻是沒入了進去,僅僅露出兩個晶色地墜子。

  矮個胖子看了看十字架上的玉釵,又轉頭疑惑地看著白衫女子,“你連唯一的武器都留下?”

  “有我這雙手就夠了。”白衫女子伸出晶瑩剔透地嫩滑雙手,輕聲笑了起來,轉身再要離開,卻又停了下來,“玉釵就放在那里,會有人來取的。”這才踏步離去,再也沒有回頭。

  矮個胖子搖了搖頭,輕聲發出嘆息,這些個殺手,一個個性格都極為古怪,生意是越來越難做了!再次回頭看著十字架上的玉釵,雙手合十,拜了一拜,轉身離開了。也不知道他是在拜十字架還是那跟玉釵。

  空蕩蕩地教堂里,突然響起了一聲鐘響,聲音回蕩在教堂的每個角落,久久沒有平息。窗外吹過一絲微風,十字架上的墜子輕輕地晃了晃,仿佛迎合鐘聲一般,有節奏地撞擊著。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暑期看書樂翻天,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8月24日到8月25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迷上媳婦書評:
网易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