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彩票中心|网易彩票手机版

飛鹿言情小說網

迷上媳婦 第八十九章 丁一求救

小說:迷上媳婦  作者:冬天的稻草人  回目錄  舉報
  “這是什么?”看著林黥拿在手上的細小針,楚心如伸手過去想要拿過來,卻被林黥給擋住。

  “不要動它!”林黥雖然也不明白這東西到底有什么用處,不過自從從西餐廳里出來后,夏蓉就一直用異樣的眼光看著自己,在自己肩膀上把這東西拍進去的時候,手更是微微顫抖著,很有可能是有人朝她下命令了。

  小針的中間處有一塊微微凸起的地方,似乎主要的東西都在那里,林黥沒法鑒別出來是什么東西,想了想,手指忍著疼痛一捏,把小針給捏斷了,只聽一聲劈啪響,這么小的一根銀針里面似乎還有什么線路。

  林黥沒理會楚心如疑惑的目光,輕撫著肩膀上有些微麻的地方,陷入了沉思。夏蓉是夏鵬的孫女身份自己沒忘,可怎么想夏鵬也不可能真的把孫女推過來做這種事情吧?不過現在看來又并非沒有可能,唯有這個理由可以解釋得通。

  有夏鵬就少不了周劍英在后面,這根小針只是在肩膀的小塊范圍內有些麻麻的感覺,并沒有產生其他的異樣,好像也沒有毒性,既然不是要自己死,又在自己身上插上這么小的一根針,應該就是想知道自己的動靜了。

  那這個小針就是想用來竊聽的了?軍區里有個技術研究院,林黥不是什么都不明白,至少他知道軍區里的各種武器層出不窮,這么一根小小的銀針是個竊聽器也沒什么不可能的!林黥笑了笑,難怪剛才夏蓉有那么明顯的異樣,看來她在這方面還是不夠精湛啊!

  “怎么?夏蓉有什么問題嗎?”楚心如從車內鏡上看到林黥的笑容,忍不住疑惑地問出聲,語氣中有些不可思議。

  “我不敢確定。”對于夏蓉,自己一直有好感,總覺得她是個單純善良可愛的女孩子,哪怕是因為夏鵬的關系,林黥也沒想過她會來對付自己,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不過,她身后的幾個人就不好說了!”

  “她身后是誰啊?”

  “我的老對手,就是那幾個人唄!想要知道我到底在做什么,嘿嘿。。。”林黥冷笑兩聲,自己不是那么好惹的,讓你們逍遙的時間不會太久了。

  楚心如沒再問話,眼睛盯著正前方,心里卻擔憂開了,對林黥的情況很了解,在她看來,和他們斗,不是一般的危險,也許哪一天林黥突然消失了也不一定。

  “停車吧!我要下車。”林黥想了想,還是覺得自己該和古月樂幾人商量一下,辭生堂的事情很有可能暴露了,必須得商量出對策來,“我去找阿樂一趟,我讓另外兩個人來保護你,你自己也小心一點,也許因為我的關系,他們會盯上你!”

  “哦,好,好的,你也小心一點啊!”楚心如有些慌張,把車靠邊停了下來,看著下車的林黥有些擔憂,皺著眉頭道:“早點回來好嗎?我在別墅里等你!”

  林黥笑了笑,回身在楚心如臉上親了一下,“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這才下了車,閃進了人群里。良久,楚心如才把車開走,林黥從人群里回過頭來嘆了口氣,老是讓她這么擔心很不是滋味,什么時候是個頭啊?!

  金粉故都五樓賭場的休息室里,古月樂悠閑地叼著根煙,靠在桌邊的椅背上,雙腳抬起放在桌面上,樣子要多瀟灑有多瀟灑,臉上抽口煙后的表情跟吸了毒一樣的夢幻。自從把秘書酒吧的活交給下面的人后,這金粉故都就成了他的別墅一樣,這里面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樂哥,這煙爽不爽?八千多一盒的黃鶴樓啊!我姑父藏了一條在家里,從來都不拿出來,昨晚被我給順手摸了出來,嘿嘿。。。”身邊一個站著的十八九歲的青年諂媚道。

  “不錯!放兩包在這吧!”古月樂輕輕吸了一口,隨后緩緩地吐出了煙霧,臉上一副極其享受的表情,朝身旁的青年點了點頭。

  “是,是!樂哥,以后可得多照顧照顧啊!”青年從口袋里掏出兩包黃鶴樓,輕輕地放到了桌上,生怕弄壞了一般,完了還不忘要求點東西。

  古月樂淡笑著點了點頭,完全有了老大的派勢,“狗子,你現在是在哪層樓里混的?”

  “樂哥,在四樓的歌舞廳里,那刺眼的燈光有些受不了呢!樂哥,你看。。。”

  “今天開始,你就到五樓來吧!”古月樂伸手把那兩包八千多一包的黃鶴樓塞進了口袋里,站了起來,湊到青年耳邊輕聲道:“狗子,以后多點這樣的貨色啊!”

  “樂哥放心!一定,一定!”青年趕忙哈腰點頭,和他老爸說話也沒這么恭敬啊!

  “好,出去辦事吧!”古月樂笑瞇瞇地拍了拍青年的肩膀,一副老高的樣子,青年離去后,古月樂突然哇地一聲大叫,從口袋里掏出那兩盒煙,小心翼翼地放在手上,輕輕地擦拭著,十分寶貝!

  “什么事情這么開心啊?”林黥推開房門走了進來,看到古月樂樂呵呵地捧著兩盒煙在原地轉著,忍不住笑道:“兩包煙有什么好樂的,瞧你那出息樣子!”

  古月樂嚇了一跳,本想把煙藏起來,一看是不抽煙的林黥,也就放下心來,走到林黥身邊炫耀了起來,“老大,這可不是普通的煙啊!八千多塊錢一包的黃鶴樓啊!平常能抽個二十的就覺得不錯了,這他媽多少倍啊!”

  “八千多?放屁吧你!就幾根煙,還是有害健康的!能賣這么多錢嗎?!”林黥愣住了,這自己做保鏢一個月就五千塊錢,現在還是沒有工資的,就那幾根煙還頂自己一個多月的薪水,誰信啊?!

  “這你就不懂了吧?”古月樂抬頭想要表現下自己的文化,可一開口卻只說了這么一句,“其實,我也不懂!呵呵,不過價格是真的,我確實聽說過這煙,在網上看到的。”

  “好了好了!閑話不說,今天找你來有些事情要商量的。”林黥擺了擺手,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再多話。

  古月樂收起手中的煙,眼中泛著精光,“老大,接下來是想拿下哪里了?我又想到了一個好地方,叫。。。”

  “現在沒那個心思,”林黥打斷了古月樂的話,“西區有張少歡在那邊發展,那塊地方沒有鬼菊幫的人,我很放心!東區的丁一,嗯!這都是我當初沒有想好,那里鬼菊幫的人不少,我想,他應該已經被盯上了。”

  “不會吧?前兩天他還傳過消息來,說是占下了好幾個場子呢!也沒碰鬼菊幫的地盤啊!”古月樂不太相信,井水不犯河水的,他們也沒理由會盯上丁一。

  “哼哼,你等著吧!雖然丁一沒有動鬼菊幫的地旁,可他在那發展總會影響到鬼菊幫,矛盾遲早會擴大,丁一要是再有什么動靜的話,肯定會遭到打壓。”林黥走到古月樂剛才坐的位置上坐了下來,靠著椅背,伸手輕輕地敲擊著桌面。

  古月樂想了想,臉色變得凝重起來,走到林黥身后,“那,老大,你的意思是?干脆直接說吧!到底要我們怎么辦?”古月樂有些不耐煩了,這么長時間來,他已經習慣了不動腦只動手的生活。

  “時間太趕了,我來不及布置什么,雖然早之前我就做好了防備工作,可現在還不夠穩固。”林黥似乎在自言自語,又似乎是和古月樂在說話,頓了頓,突然拍了拍桌面,站起來,“阿樂,這樣吧!你隨時和丁一保持聯系,另外挑選一定人數的兄弟,一旦那邊有情況,你領人立刻去支援,同時也通知我一聲。”

  “這個你放心,我絕對辦好!”古月樂拍胸口保證,似乎想起有架打了,連血液都沸騰起來,猶豫了一下又道:“老大,那歡少那邊要不要也讓他過去支援呢?這小子可是很有一手的啊!”想起上次手被捏腫的事情,心里還有些余悸。

  “不用!”林黥再次坐了下來,緩緩道:“他是一道暗牌,除了我們幾個人知道外,沒人知道他們是哪個幫派的,關鍵時刻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老大,你好陰險啊!嘿嘿。。。”古月樂似乎想通了其中的關鍵,忍不住朝林黥豎起大拇指,“不過,老大,丁一那邊要是真的鬧了起來,我們算不算是和鬼菊幫開戰啦?那這樣。。。好像不太劃算哦!”

  “一旦開戰后,不要留活口!!”林黥眼中閃過濃重的殺機,整個人都顯得陰冷起來。

  “可是,老大,能保證嗎?這個萬一。。。”古月樂沒再說下去,好話和難聽的話他還是知道該適可而止的。

  “樂哥!樂哥!”

  林黥正要回古月樂的話,門外跑進來一個青年,神色甚是慌張,“樂哥,不好了!丁一打電話過來求救!電話那頭還有拼殺的聲音呢!”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暑期看書樂翻天,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8月24日到8月25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迷上媳婦書評:
网易彩票中心